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灵异>恐怖列车
恐怖列车

恐怖列车

作者:夜黑羽分类:悬疑灵异点击: 6788  更新: 20-01-28

  

[+展开]

恐怖列车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恐怖列车情节预览

出了地铁,我们过了一道街,来到了一处比较偏僻的角落。  老猫和大黄把用红绳捆着的谢怀禹扔在地上,谢怀禹摔了下去,惨叫了一声。  我走上前,盯着老谢,说道:“现在这里算得上安全不?”  老谢又伸着脑袋四下看了看,笑着说道:“算,算,这里还比较安全。”  我对他已经没有什么好感了,毕竟这家伙刚才想要害死我,我蹬了他一脚,说道:“那你有什么屁赶紧放吧,要是说的东西没什么用处,我立即就弄死你。”  老谢嘿嘿一笑,说道:“林杨,你傻啊,我已经死了,你再弄我也还是个小鬼。”  我还没搭话,大黄上来说道:“那我就送你去轮回呗,反正你也是鬼了,大不了灰飞烟灭,是不是?”  老谢警惕地看了一眼大黄,又看了一眼老猫,他似乎对这两个人都颇有些忌惮。  沉默了一会,老谢终于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说道:“唉,林杨,也不知道你从哪找来了这两个帮手,还真是有两下子,好吧,咱们毕竟同学一场,我也不卖关子了,就把什么事情都告诉你吧。”  我点点头,静静地等着他说出事情的始末。  老谢叹了口气,说道:“林杨,你肯定觉得我很不仗义,都变成鬼了,却还什么都不告诉你,还骗你三番五次的跟我见面,说出来也许你不信,其实地铁里面干夜班的工作人员,少说一小半……三分之一吧,都他娘不是人。”  我一听,吓了一跳,这种事情我肯定是不愿意相信的,城里头地铁工作人员那么多,没有一万也有好几千,这家伙竟然说其中的三分之一都不是人,那不是耸人听闻么?  我哆哆嗦嗦问道:“你说他们不是人?那他们是什么,跟你一样,是鬼?”  我这么问其实只是本能反应,根本就没有把事情想成这样,但是没想到的是,老谢竟然还真的点了点头,确认了我的判断。  只听他说道:“你还真给说着了,这些工作人员里头,有很大一部分就是鬼,我就是其中之一,所以我很清楚。”  这下不光是我,就连老猫和大黄都有点不相信。他们两个是职业趟阴人,从来都是在幽冥中行走,接触过形形**的鬼。但是就算是这样,当他们听说地铁的工作人员里面有三分之一是鬼的时候,也都吃了一惊。  我还是有点不相信,觉得这是老谢在骗我,我皱着眉头问道:“这怎么可能?如果这些工作人员是鬼的话,他们如何找到工作的呢?”  老谢说道:“你先别着急,我先给你讲讲我是怎么死的……”  说完老谢停顿了一下,就开始娓娓道来:  “这个……其实前一段时间在地铁雍和宫站看到隧道里头有人抬轿子的那个值班人员,就是我,并不是我的发小。当时已经是半夜两点多了,我在站台巡逻的时候,忽然听见隧道里头有唢呐声。我那时候也是胆子大,想都不想就伸着脖子看,结果就看到了两个吹着唢呐的人开路,后面四个人抬着一个白色的大轿子慢慢地走着……”  说到这里,老谢的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看得出来这件事情就算是现在都还让他心有余悸。  老谢顿了顿,继续说:“我看到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撞鬼了,因为隧道里头绝对不会有人能够进去的,我赶紧跑,当时就离开了地铁站,钻回了我们家……然后一回家我就给我的上司打电话辞职,因为这个工作我一分钟都不想多干了,太吓人了……”  我听着点了点头,老谢说的不错,在工作岗位上撞了鬼,我要是他,我肯定也立即辞职。  只听老谢继续说道:“可是刚给领导打完电话,我一挂电话,就听见我们家门外的楼道里头有脚步声,脚步声很重,像是个大胖子……”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冒冷汗了,半夜三更的楼道里还有人走动,这本身就很吓人。  老谢继续说道:“我当时已经是惊弓之鸟了,听见脚步声更是吓了一大跳,然后就有人敲门,我当时简直已经吓傻了,坐在我家客厅里头连动都不敢动。”  我赶紧追问:“然后呢?”  老谢道:“然后门外的人就开始撞门,一下一下的撞,撞得很用力,我觉得我们家门马上就要被撞坏了,我也不知道是脑子进水了还是怎么了,就跑过去开了门……一开门我就傻了,我看到刚才在地铁隧道里头吹唢呐的人站在我家门口,他镶着一口大金牙,手里头拿着唢呐,一双眼睛里头没有瞳孔,全都是眼白……”  我听得浑身冷汗直冒,赶紧打断他,说道:“你别说的这么详细,直接说发生什么了就好……”  老谢便继续说道:“好吧,那个吹唢呐的直接就走了进来,对我说我既然看见了他家主子,那就得替他办事了……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脑袋一昏,什么都记不住了……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你猜我看见了什么?”  我听他讲的这么恐怖,哪里还有心情猜啊,我只能问道:“看见了什么?”  老谢叹了口气,说道:“我看见我自己的尸体,就躺在我的脚边……那种感觉别提多奇怪了,真的是让我自己觉得无法接受……我足足发呆了一整天,这才意识到我可能是死了,现在的我,只是一只鬼。”  我被老谢的话说的毛骨悚然,他的经历也太可怕了些,自己莫名其妙看见了隧道里抬轿子的人之后,竟然就被鬼上门害死了……  我想了一会,问道:“老谢,那个吹唢呐的鬼跟你说的让你替他主子办事,他主子到底是谁?”  老谢听到这个问题,看了我一眼,然后露出了谨慎的表情,说道:“往后你就知道了,我主子的名讳,我可不敢说。”  我没想到老谢竟然还这么胆小,这与他初中时候大大咧咧的性格很不一样,我不好追问,只得问别的:“那然后呢?你怎么又回到地铁工作了?”  老谢苦笑一声,说道:“说也奇怪,等我死了之后的第七天,只好是回魂夜的晚上,我忽然接到了我原来的领导的电话,我当时也不知道我变成鬼之后竟然还能接电话,领导似乎也知道我现在不是人了,他语气很平静,告诉我让我明天去地铁值夜班,还说这是主子的意思……”  “又是主子?这主子究竟有多大的神通?竟然还可以命令阳间的人?”我越听越觉得奇怪,因为让一个死人去地铁里面工作,这种事情是我万万想不到的。  老谢苦笑了一声,说道:“实话告诉你吧,这座城市远远没有你认识的那么简单,这个城市不光有表面上这些人在管理着,其实在地底下,还有另外一群人在一起管理这座城市……我当时在地铁隧道里头不小心看见的那个轿子里的人,也就是我的主子,其实就是地下管理者之一……”  说到这里,老猫啧了一声,显然是觉得自己得到了想要的信息。他和大黄这一次过来其实就是为了调查那个地铁隧道里面的人,而老谢显然是个知道内幕的人。  但是老猫很有耐心,他并没有追问,而是静静地等着老谢继续说。  果然,老谢继续说道:“那个轿子里的人,也就是我的主子,应该是他通知了我在地铁工作的领导,然后我的领导又转述给我,让我明天去上班。到现在为止,我并没有见过我的主子,但是我偶尔听同事们说过,我的主子很厉害,千万不能惹到他……”  我听到这里,已经大略明白了老谢死亡的整个经过,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那个主子是谁了。  当然,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老谢为什么要害我。  一想到刚才老谢差点把我推下站台,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我又踢了他一脚,说道:“那你他娘的为什么刚才想要害死我?说!”  老谢苦笑了一声,说道:“真不是我想要害你,只不过你已经知道了我的秘密,知道我不是人了,为了让你保密,我只能把你也变成我的同类……你也看到了,其实死了之后,跟活着也没有太大的不同,只不过不能看见阳光,不能和家人在一起……不能……”  我打断他,骂道:“他娘的这就叫跟活着没有太大的不同?简直是哪都不同好嘛?”  老谢连忙说道:“好好好……就算你说得对,可是你这不是也没死嘛,我要是真心想要弄死你,刚才在站台推你的时候就应该用上全力了,我现在的力气有多大,你应该知道吧?”  我点点头,老谢这话说的不错,他在站台中间制服我的时候的确力量很大,如果他推我的那一把是用上全力的话,我已经掉下站台了。他为何会忽然变得这么大力气?难不成就是因为他现在变成鬼了?  而且,这家伙的主子究竟是谁?这一切跟他的主子是否又有关系呢?  这时只听老谢忽然阴测测地冷笑着说道:“呵呵……林杨,你自己想一想也许就能发现,其实就算我不杀你,你也活不了几天了……”《恐怖列车》 第十三章 斗鬼 免费试读我的第一反应是,大黄好猛啊,这个老太太怎么着都是个“黑”鬼了,那可是厉鬼的级数,再加上她年岁渐长,肯定比萌二白厉害得多。之前对付萌二白尚且都费了这么大的力气,这个老鬼肯定更不好惹。但是老猫立即拉着我退开了几步,看老猫的意思,大黄应该可以自己一个人对付这只鬼。我连忙跟着老猫后退,而大黄则与那个老鬼打到了一起。从我这个距离来看,那只鬼的轮廓已经很不清楚了,我隐约可以看到她一双手在空中扑腾着,就像是个溺水的人,然而浓郁的黑气随着她的双手朝着大黄涌去,大黄渐渐已经被淹没在黑气之中。我低声问老猫:“老猫,大黄一个人没问题么?”老猫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大黄身手很好,是正统道玄的传人,不会有事。”我一听,不由得有点奇怪,问道:“大黄不是你的徒弟么?为什么说他是正统道玄的传人?”老猫笑了笑,说道:“我们两个只是搭档,他说是我徒弟,不过是开玩笑的,不能当真。”我这才明白俩人的关系,其实本来也是,大黄和老猫的年龄相仿,只差十岁,如果真是师徒关系,那老猫十几岁的时候就要做人师父了。大黄和那个老太太越战越激烈,老猫似乎觉得我们的距离还是不够安全,当即便拉着我又后退了几步。我们几乎已经退出了整个坟场。而我从现在的位置看过去,发现自己已经看不太清楚那只鬼了,黑夜之中,似乎只有大黄一个人拿着桃木剑在那里怪异的跳着。我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听过的一个鬼故事。据说我小时候住的村子有一次坟地闹鬼,村长就花钱请了一位高人过来,那位高人也是拿着一把桃木剑,在村边的坟地里跳了一整夜,大家不敢走近,在远处围观,一整夜都没有看到鬼,只看到那个高人在坟地里面跳莫名其妙的舞。等到后半夜的时候,那位高人忽然倒地毙命了,七窍流血,死的很惨,大家都不知道他是为什么死的,因为从始至终都只是他一个人拿着剑在跳舞。只有村里的狗一直对着那位高人附近狂吠,还有一个小男孩说那个高人其实一直都被一圈人围着……我当时觉得这件事情很蹊跷,现在终于明白了事情的脉络。因为当年的那个高人,从始至终都不是一个人在乱跳,而是在和厉鬼搏斗,到最后到底毙命也不是毫无来由,而是不敌恶鬼,力竭身亡了。想到这个故事,我就开始由衷的担心大黄,虽然老猫说大黄应该没问题,但是那只厉鬼显然也不是省油的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看到大黄的动作已经明显的开始显得缓慢而疲惫,我赶紧问老猫:“老猫,大黄他真的没有问题么?”这时候我才发现,其实老猫的脸色也不好看。在我的印象中,老猫的脸色从来没有变成过这样,他一直都是很淡定,很冷静的一个人,但是现在我竟然能够看到他脸上的冷汗了。我一下子就明白了,现在的情况只怕是有些不妙了,大黄可能也不是那个陈年老鬼的对手。可是我却无可奈何,因为我根本就不懂如何跟一只鬼去搏斗。老猫等了一会,开始翻自己的背包,我看他又拿出来了一捆红绳,我问道:“老猫,我有什么能帮忙的么?”老猫摇了摇头,说道:“你在这等着,什么都不要管。”说完之后,老猫手里拿着红绳,就朝着大黄那边冲去。我看到老猫的身影奇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冲了过去,然后我听见了一声惨叫,显然是那只老鬼发出来的。然后老猫举着红绳,似乎是在捆绑她,但是因为离的太远,我根本就无法看到那只老鬼,她整个轮廓似乎都是隐藏着的,就像是空气。我看见那条红绳上开始冒起阵阵黑烟,然后有一股焦臭的味道传来,我赶紧大声喊道:“怎么了老猫?”可是老猫和大黄谁都没有理我,大概也就是几分钟之后,老猫和大黄忽然开始朝着我快速的跑了过来。大黄满脸是汗,一边跑一边说道:“快走!林杨,跑!离开这里!”说着他们俩已经跑到了我的跟前,我赶紧跟着他们往外跑,我们三个速度极快,玩命的向着村子里跑去。一直跑了十多分钟,他们这才停了下来,老猫警惕地回头看看,说道:“还好,那老太太没跟上来。”我大口地喘着粗气,我问老猫:“怎么回事?你们刚才没有制服那个老鬼?”老猫点了点头,大黄说道:“这老鬼道行很深,不是一般的角色,我跟她斗了这么久,一直处于下风。”说着大黄把胳膊伸出来让我看,我看到他胳膊上密密麻麻的有很多条狭长的伤口,如果不出所料的话,这些伤口都是刚才那个老鬼的杰作。我赶紧问道:“怎么办,这些伤不要紧吧?会不会感染?”大黄啐了一口,说道:“呸,丧气,肯定不会感染,就是他娘的疼得慌……”老猫看了看周围,说道:“不行,这里太邪,阴气很重,又是白家的底盘,我看白家根本不可能和咱们和解了,咱们赶紧走吧。”大黄也点头说道:“没错,那老太太只是白家的一员,要是其他白家的孤魂野鬼也都来了,咱们今天晚上就得死在这里。”我听得后背发麻,赶紧问:“可是现在是不是没有公交车了?”大黄说道:“应该还有夜班车吧,反正不能在这个村子里头过夜。”说完我们几个赶紧就走着山路,往远处的公路走去。大黄一边走一边告诫我:“林杨,一会走山路,不管发生了什么,千万不能回头,有人叫你也不能答应,后背发冷也不能看,知道不?”我点了点头,这个道理我明白,我也是在农村长大的,从小村子里头就有很多鬼怪的传说。比如晚上走路,尤其是山路,千万忌讳回头。有时候有人走着走着,就觉得有一双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这个时候是万万不可以回头的,因为那双手很有可能不是人,如果你回头的话,会被鬼吹灭了生命之火,一下子就死过去,或者直接被鬼上身。现在我们仨肯定已经被白家的老鬼们盯上了,所以一会走山路的时候,肯定有不少危险。这时候,老猫从自己的背包里面掏出来一截漆黑的东西,然后用打火机点燃,那东西烧着了之后,发出一股清幽的香味。我这才明白,原来这是一截檀香。大黄指了指老猫手里的檀香,对我说道:“看,檀香驱鬼,虽然在山路上檀香散的快,作用不大,但是聊胜于无,咱们也有个依托。”我点了点头,忽然想到后背的血手印,于是问道:“大黄,你说我背后的那个血手印,会不会就是刚才的老太太印上去的?”大黄摇了摇头,说道:“不像,你这个血手印一看就是男人的手掌,那个老太太的手没有这么大。”我听罢皱起了眉头,问道:“那这手印到底是谁印上去的,会不会是白家的人?”大黄说道:“不知道,可能性并不太大,你别忘了,你后背印上手印的时候萌二白还没有被咱们驱散,那时候白家跟咱们也没有过节,他们没理由给你下了个血手印……”我也是越听越糊涂,怎么想都想不明白有什么鬼会给我按下了个血手印,可能这件事情只有跟地铁里的鬼打交道的老谢才能弄得清楚。说着说着我们已经走出了很远,远处山村子里隐约有星星点点的灯光亮着。然而山路上却始终都是漆黑一片,只有我们三个手里手电筒的光芒在黑暗中照明。老猫走在最前面,我在中间,大黄的位置稍微有些靠后。因为山路不算宽阔,所以我们三个排开了一字长蛇阵。公路就在三里地之外,照这个速度走下去,我们再走十几分钟就能到了。然而就在这时,大黄忽然“**”了一声,指着地上说道:“林杨,我跟你说件事情,你可千万别害怕啊……”我被大黄的语气说的毛骨悚然,赶紧问道:“啥事,你告诉我。”大黄又说道:“林杨,你先做好心理准备,一会不管我告诉你什么,你都要冷静,千万不能回头,知道不……”我听着大黄的话,心里头更是寒气直冒,现在我只觉得我自己的肩膀沉沉的,但是却不像是有一双手按着,倒像是背着个很重的背包一样,那么大黄要告诉我的,究竟是什么事情呢?这时大黄指了指我脚下的影子,说道:“林杨,你看一样,你自己的影子……”我低头一看,当时就吓尿了,只见我的影子上面,肩膀的位置,竟然又多出了一个人的影子,看样子那个人应该正骑在我的脖子上,两只手怪异的摆动着……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