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古典仙侠>我为鬼神
我为鬼神

我为鬼神

作者:伍捕头分类:古典仙侠点击: 21536  更新: 20-10-16

  母亲的匪夷所思死亡已成了一个严禁不选择接受的事实,年仅6岁的梁书灵跟着父亲躲仇敌回到了荒芜的小牛镇。不想却碰上正道邪道两大巨头在此厮杀,父亲为护小书灵为魔头吸尽一身精血,沦落傀儡。正道仙人散尽道行拚死砍伤魔头,魔头远遁后将其送回“天地门”,不想仙地点:也不知何处。只记得这里的百姓都叫它九州。。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我为鬼神情节预览

  夕阳不知何时给这原本湿漉漉的石板道铺上了一层金纸。路上不时传来几声咒骂声,那定是哪个倒霉蛋又被石板路滑了一跤。路旁,有个小小的酒栈,名曰:小牛酒家。此时,店小二李狗剩正蹲在门槛上钓鱼儿,钓哪个鱼儿呢?自然是翠花楼的头牌王小鱼,那可是小牛镇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啊!

  九州神土,一片充满神秘和传说的土地。据一本不知来源的古书记载,自盘古开天,阴阳二气乃分,化为天地万物。其后一万三千年,才有女娲造人,而后人类生生不息、繁衍不绝。而人与万物不同,万物自然衍生,皆顺应天地法则,是为完美,固有生有灭,有盛也有衰。然人类为女娲大神为涅泥而造,虽倾尽法力却不得使之完美。此古书云:因残缺故,不入法则。故人类兴盛不衰,更有得天独厚者欲窥法则之妙,掌控天地,以求长生。

  “——小二”叫了两声。见他不醒,又连着拍他两下。“吵啥吵啥!”李狗剩一抹满嘴哈喇子说道。明显这人坏了他的好事,那是心里有一千个不情愿。揉揉眼睛,这才看清身前站着一个青衣汉子,只见他一袭劲装,一手握着柄古朴长剑,一手牵着个盘发小童,那小孩儿忽闪着大眼看着他,怯懦娇小。“你这店小二怎恁的说话?”这大汉星目剑眉里布满风霜,隐隐有怒意。这一瞪让狗剩兄有点清醒了。“啊!客官您是要”那边一拍桌子“哼!住店!”这边小二也不多说,去收拾客房去了。

  然长生之说已久矣,未闻有不死仙家,这正魔二道却早已争斗逾千年。这沃土之上,门派林立,实力为尊,其中以无涯海的天地门、镇守中原的多宝寺和西北大漠的日照城为天下正道支柱,他们刻尽己则,以降妖除魔为己任。以此为引,又不知有多少传说多少故事令风云变色!然而,在这上苍眼中,整个九州也不过一颗弹丸尔.....

  气氛一时安静下来。“爹,我想娘了!你说娘去了很远的地方,她会回来的吗?”小孩说着从兜里拿出一块小木牌,小木牌上写着三个蝇头小篆“梁书灵”。不用说,这便是他妈妈为她写的名字牌。问的是不急不缓,可在那汉子听来却如骤雨袭来,这五尺汉子居然身子一震,仿佛有有千言万语想要说出,不过转眼就又平静下来。抱起小孩,轻声说着:灵儿,你娘会回来的,她可舍不得我们呢。说着声音渐不可闻,簌簌摇曳的烛光里小孩已沉入了梦乡。汉子见小书灵睡着,微微叹了口气,招呼了小二,抱着他缓缓走向客房。只是这九尺大汉此刻印在墙上的背影却是如此佝偻瘦弱、、、、、、

  说时迟,只见白袍道人捏了个咒诀,风旋加速,隐隐有金铁之声传来,下一刻空中布满了透明小剑,向着黑袍人破空而去。而黑袍双手一震,随手扔出一根乌黑小棒,只见小棒在空中一凝,随即鬼哭狼嚎声大起,从小棒中飞出一个个鬼头与小剑缠斗在一起。斗了一会,二人法宝不绝飞出,一来而去竟斗个不相上下。梁书灵哪见过这等架势,呆在墙洞旁大气也不敢出了,但怀中的小狗不知怎地,突然吠了一声。

  “那你可得听话,不得再趁我睡觉的时候跑出来”他说到“趁我睡觉”的时候加重了语气,好像是在说他这位大侠也只有在他睡着才可能跑出去。“爹爹,你给小狗取了名字吧?”顿时这位大侠被雷哥外焦里嫩,眼看他浑然不把自己的话放在眼里。又隐隐要发作了。那知旁边一个声音响起:“哈哈!就叫你小黄吧!”他竟自顾自的手舞足蹈,完全不征询他这父亲的意见了。梁天虎眼角抽搐,狠狠一瞪这臭小子!可这一瞪他便无法移开眼睛了。

  突然间,场中黑袍人身体向着书灵掠了过来。白袍道人一惊也飞了过去,伸手去救却已来不及了。黑衣人哈哈笑道:“白云老道,你我此刻就要分个胜负了吧!等吸了这孩子的魂魄和精血,我就集齐了九九八十一个傀儡!有了这“百鬼阵”你又能奈我何!”说着他已张开那血红的嘴,像是要择人而噬。“不要!”只见梁天虎不知何时已赶到,只见他拔出长剑冲向了黑袍人。

  他跪下大声呼唤着她的名字。然而,过了许久,可能是女子最后一口气还没咽下,徐徐的说道:“对不起!天哥!我不能在照顾你和灵儿了。。。”“不,我不许你说这些!”女子缓了缓气,又说:“天哥,我死以后,你们就搬走罢、、、、不要想为我报仇,我错在先的、、、、”

  地点:也不知何处。只记得这里的百姓都叫它九州。

  那是个雨夜、、、雨下的很静。漆黑的夜空隐隐传来雷声,似有一种不详的感觉隐隐袭来。

  床旁书灵他娘坐在灯烛前缝缝补补,一直以来,很多个夜晚她都是如此。她总是这般安静的坐在那,而他就坐在对面看着她。在他眼中,她就是一幅画啊!总也看不够、、、他每次看的出神的时候,她总会含笑嗔他一下。灯光也无法遮盖那秀美的容颜,床上小书灵呼呼睡眠。而他就这样看着他的妻子。“如果能一辈子都如此那该有多好啊!”他心里想。

  而她此刻却如一只飞蛾扑火般飞入了雨幕之中,他闭上了眼睛,一如他一直以来默默的坚持。突然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响起争吵声!!他再也按捺不住,推开门。只见三个黑袍人站在雨里,地上还跪着一个美妍女子,正是他的娘子。四人听见开门声俱都望来,女子面色大变下,开口叫道:“天哥,快回去。”那三人突然噶噶大笑,有如鬼哭般:“既然出来了就拿命来吧!”一向刚硬暴烈的梁天虎就要夺门而出,却突然眼前一晃,就觉一股携着恶臭的巨力涌来,然后就人事不知了。

  此事过后,梁天虎严厉的警告了小书灵。这天夜里,小书灵半夜给尿憋醒了,起来一看,发现一只带在身边的小狗不见了。焦急之下,也顾不得父亲的教诲就推门出去找寻了。出门之后就呼唤了起来,一会儿叫“小黄”,一会儿又叫“小灰”,这狗没取名他就这般叫了一通。睡着的人被吵醒了,只惹得一阵牢骚。

  突然他一拍脑袋若有所思,料想道这些天他天天追着自己要娘,必定是偷偷沿着来时的路去寻他娘了。本来他并不会想到这一层,这孩子天性胆小,连见到生人都I吓得不敢说话,哪敢独自去寻人呢?但也许正是这几天自己的严厉和漂泊,竟逼的这孩子做出这般决定了。一念到此,他便沿着大道往来路走去。只见今时路上却多了些身着道袍手握宝剑的年轻道士。只见其中两个正耳鬓靠近小声说着什么“仙长到此、便宜行事”之类的,眼见梁天虎向他们看来,立即罢言也向这边往来。

  第二天一早,李狗剩伸伸懒腰、拍拍屁股正打算坐在门槛完成昨日的钓鱼大业,突见一个黑影袭来,不是梁天虎又是谁!“小二,可曾见过我那小儿?”梁天虎一脸焦急道。“没,我、、、人呢?”这“我”字还没说完,“黑影”就又消失了。梁天虎今早一觉醒来却发现身边的孩子不见了,就出现了刚才的一幕。梁天虎在街上见人就问,一想到娘子那天晚上对自己的托付,就心急如焚。

  缓了口气,便又徐徐说道:“师傅、、、师傅他老人家答应我以命抵命才保住你们,你们可要逃的远远的,莫让他、、、抓到、、不过他老人家性子古怪。。。说不得。。。说不得。。什么时候会再回来。。”断断续续,渐不成声,最后、、、终不可闻。

  时间:不知几何。

  慢慢的、、、他的思绪又飘回到了那天夜里。

  因为一直以来,他都像守护着一个秘密一样的守护着她、、、、她有时也会问他,为什么不问她的来历?他总是淡淡的说,我只要知道我爱你,就、、、足够了。那时她笑颜如花!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