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奇幻>万物争渡
万物争渡

万物争渡

作者:影子丿分类:科幻奇幻点击: 28214  更新: 20-11-20

万物争渡情节预览

  2591年的A县如同它的名字一样,安静而又平凡,平凡的名字,平凡的人,平凡的房屋,连花花草草都显得平凡,或许是因为平凡的环境,或许是因为人们心中不干平凡的心,人与人之间缺少了火热情感,而取而代之的是如同这灰的不平凡的雾霾似的冷漠。

  木光爱跑爱闹,一会儿在厨房里趁母亲不注意时偷拿个鸡腿,惹得母亲娇骂,一会儿趁爷爷睡着时把爷爷心爱的茶壶藏了,惹的爷爷一把把他抱在怀里,挠他痒痒,逼他拿出来,一会儿惹下大爸,一会儿打下幺爸,整栋楼都充满笑声和骂声,笑声当然是孩子的,骂声自然也就是大人的,但是大人们并不反感,反而很开心,他们希望这个孩子的跑,因为这样会让生活不平凡

  木家世代生活在这个平凡的小县城,家里不贫不富,一大家子都住在一栋平凡的房子里,虽然这栋房子对于这个小县城的人来说仅仅是一栋房子,但对于木家来说这里是他们的家。

  时间过得很快,小婴儿现在已经3岁了,家里还给他取了一个很阳光的名字,木光,大概是家里人希望他能像光一样给这个家族带来温馨,快乐,幸福,他也没有辜负大家的希望,他的调皮,他的撒娇,他的可爱都让这个家族更加的其乐融融,大家都相信幸福已经来敲门了,而这幸福就是木光。

  木光的跑变得很怪异,因为他每跑一段路,他就会蹲在地上,过一会儿再站起来继续跑,大家都察觉到了这个怪异,但是都觉得是因为孩子还小,大概是跑累了,都没太太在意,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还在跑的路越来越少,蹲着的时间越来越多,大人们心中的焦虑也越来越重,直到有一天,木光蹲在地上再也没起来,大人们的焦虑化为了心疼

  耳老笑了笑:“小壶啊,你脾气怎么还是这么暴,那个疯子真是个疯子,为了报复我竟然给我造个暴脾气的破联络机器,闲话少说,帮我连接李某某”小壶愤怒的说道:“我破机器?那全国的机器人是什么?我可是世界最顶尖的科学疯子们造出来的,我还破机器!”耳老无奈的摊摊手道:“好好好,随你怎么说,现在快帮我联系,我那孩子有危险!”小壶一惊,立刻开始联系,小壶的眼睛打出一道光,耳老面前呈现出一个立体的人,那人道:“你不是很讨厌我们吗,我现在在想到你到底遇到了什么困难你才会联系我。”耳老道:“那件事后,你们都没有一点忏悔之心?”那人道:“我们救了很多人。”耳老道:“我只知道每个人都有活着的权力,我今天也不是来和你争论当年的是非,今天我想叫你把当年的人情还了。”那人道:“你知道,我是一辈子也还不清的,说吧什么事,我尽力”耳老道:“你派艘飞船来,我孙子有不平凡的问题。”那人一惊道:“什么问题,我马上来,但是去那个地方的规矩你也知道。”耳老道:“知道,就我和我孙子两个人”那人道:“谢谢,你把他带到这里来,我马上到。”耳老点点头转身下楼

  耳老来到病房,对家人们说道:“别哭了,我带他去治病,你们回去等消息。”家人们微惊,也没有多问,因为他们知道耳老说治病就一定可以治,因为他从来都没错过,家人们点点头,低着头回去了。耳老静静的看着孙子,轻轻抱了起来,走到到天台,小壶想以前一样坐到耳老的肩头,双眼发出一道柔和的光照射在木光的身上,过了会儿,小壶说:“身体没问题,但现在却有问题,看来问题很严重”,耳老道:“不知道李某某有没有办法。”话音刚落,随着一艘小飞船停在医院天台上,医院楼下的人,附近楼里的人们,跑到天台的医生和护士们都望向这艘堪称豪华的小飞船,人们谈论着这艘飞船为什么会降临在这座平凡的小镇,猜测着天台上的老人和小孩是谁,在这座小县城凭什么登上这架象征着这个国家最权势最荣耀的飞船。

  随着生物科技的发展,每个人出生后的天赋都是可测的,人们在12岁时都会去测试天赋的等级,然后根据其等级和种类被推荐到符合自身条件的地方去学习,毕业后根据自己成绩的优劣,可以自主选择可以进入的工作单位,每个天赋的等级大致可以分为EDCBAS,在这之外还有个更高的级无上和未知级。未知级,就是至今为止无法用科学解释的天赋,也就是所谓的超能力,既然无法解释,自然无级别。当然天赋只能决定你的起点,走的轻松一点,最终的实力也得靠后天的努力和机遇。

  耳老的天赋就是决策,或许是因为时间太远,家里没人知道他的决策实力等级,别人问他时,他也只是摇摇头,笑笑,不语,唯一知道的是耳老年轻时在前线打过仗,最后光荣回归故里,而后便在A县养老。每天在这平凡的小县城,喝着平凡的茶,做些平凡的决定,管理着这火热的家族。

  木光很快被送到安平医院,大人们在病房外踱来踱去,没有人抱怨,也没有抽泣的声音,有的只是杂乱的脚步声,耳老低着头缓缓的说道:“这孩子出生时医生做过全身检查,我们每年也带他去体检过,结果都是没问题,但是最近却出现了问题,那就说明这问题不一般,我们要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话音刚落,病房的门开了,医生一脸疑惑的走出来,对木家人说道:“他的身体完全正常,但是却一直高烧,怎么都降不下来,我们现在只有先给他输白蛋白,提高抵抗力,看有没有好转吧。”木耳皱着眉头道:“你说实话吧。”医生说:“这样的高烧存活几率不大,建议转院或者后事,对不起我们尽力了。”尽力了这三个字很重,他代表了孩子处在生死的边缘,木家的女人们哭了,男人的眼也带着泪花,望着天,喃喃说着凭什么,为什么,耳老头离开了病房,独自一人来到了天台,摸了摸他随神带的茶壶,按下了他几十年都未再按下的茶壶低下的按钮,当他按下后,茶壶几经变形,变成了一个小机器人,小机器人看着耳老愤怒的说道:“死老头,我惹你了,几十年都不放我出来!老子一个人在里面都多闷,多寂寞你知道嘛,你还故意让那小子把我藏在马桶上,有多恶心你知道吗?”

  木老有3个儿子,各自成家了,大儿子木齐,二儿子木封,三儿子木林,今天是二儿子木封孩子出生的日子,全家人来到这小县城最好的医院-安平医院,等待着这个小生命的降临。木封安静的站在产房外,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挨个给父亲,兄弟们发了烟然后认真的点燃,父亲兄弟也认真的吸着烟,讨论着家里零零碎碎的琐事,烟气也像平常一样围绕着这个不大不小的家族,只不过这里的烟比平常的烟气似乎要乱一些,讨论的琐事也比平常也要乱一些,烟为什么要乱,大概是因为手指的颤抖,琐事为什么要乱,大概是因为讨论的不专心。产房传来的孩子的声音打破了这平常却又不平常的环境,男人的烟掉了,女人的嘴停了,男人女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产房门口的那个护士小姐,护士小姐的嘴角上扬,用标准而又平凡的微笑说道:“恭喜恭喜,喜得贵子!快去看看吧。”这时木家的眉头紧皱的眉头舒展了,木老道:“走吧,咱们去看看这么能折腾的小子长啥样。”然后木家快步走进,映入眼帘的并不是一个哭闹不停的大胖小子,而是一个闭目并且安静的坐在无菌箱的瘦小子,让人感到惊讶的并不是孩子的安静而是孩子的坐姿,这坐姿竟然让木老惊出了汗水,这是木老回归A县后第一次被惊住,也是木老除了那次大战后第一次被被惊出汗水,木老看着孩子喃喃道:“七支坐法怎么会出现在一个婴儿身上,难道我这小孙子也是未知级?”木老快步走到医生旁边,问到:“医生你好,我想问下这个出生时他就这样坐着吗?”医生道:“我也不知道,他在肚子就这样坐着,放心吧,刚刚检查了下,孩子身体没有问题。”木老心想:“但愿是个巧合,我可不想他和那些家伙混在一起。”耳老紧握的双手渐渐松开。

  木封抱着孩子,女人们扶着孩子的母亲月心,登上了私家飞船,飞回了那栋平凡的房子,又开始了他们那平凡的生活

  耳老抱着木光,缓缓的走上飞船。

  • 小县城&的家。

      木家世代生活在这个平凡的小县城,家里不贫不富,一大家子都住在一栋平凡的房子里,虽然这栋房子对于这个小县城的人来说仅仅是一栋房子,但对于木家来说这里是他们的家。

    2020-11-28 04:32:09详情点赞(0)回复(0)
  • 封抱着&子,又

      木封抱着孩子,女人们扶着孩子的母亲月心,登上了私家飞船,飞回了那栋平凡的房子,又开始了他们那平凡的生活

    2020-11-26 03:40:2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