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古典仙侠>武侠风云榜
武侠风云榜

武侠风云榜

作者:打进美国分类:古典仙侠点击: 4857  更新: 20-11-21

  一段血海深仇,再掀天下血雨腥风。报仇之路,却生情爱。因缘缘灭,错生错世,碟恋终身变。只希望来生,不做报仇郎,以你伴永远是。 武侠风云榜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十年前的一幕幕如残影般,在独孤隐的眼前不断的闪现。屠杀,冷笑,一张张狰狞的脸孔,一个个倒下的族人,鲜血染红了桥边的小溪。幼小的独孤隐,在仆人的保护下躲在了断崖下的洞穴里。他死死的咬着嘴唇,双眼通红,无声的唾弃让人心寒。天呀!一个年仅八岁的孩童,就要面对族人的惨死,而无可奈何。为了能够保存独孤氏一脉的血脉,旁边的仆人哭泣着,拉扯着,死死的不肯放开他们的少爷。。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武侠风云榜情节预览

  夜静的可怕,当所有人进入梦乡后。一个个戴着诡异面具的蒙面人,手持圆月弯刀,身穿黑色夜行衣。他们飞快的窜入飘渺庄,在无声无息中,杀死巡逻的弟子。那矫健的身法,凌厉的眼神,给人一种无形的恐惧。

  “少爷!”一个声音在独孤隐耳前响起。独孤隐侧脸看去,依旧是上次的那位黑袍老者。他眼神中充满杀气的,冲着独孤隐做了个杀的手势。独孤隐顿时,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当中,多年的仇恨是时候报了。当年宇文浩然带领武林人士,灭他独孤满门。今天该是他血债血偿的时候。正当,独孤隐想要下令时,他突然发现,有一个充满仇恨的眼神,正恶狠狠的看着自己。独孤隐双目和它对视时,心中顿时一阵悸动,那梦魇再一次涌入大脑。多少年了,他始终无法摆脱那仇杀的场景。宇文秀的眼神,像极了当天自己看到族人被杀时的眼神。

  老爷临终前的嘱咐,他们不敢忘。独孤家对他们恩德,他们不敢忘。为了少爷,他们只有放下出去拼命的心,苟延残喘着。一切都是为了将来独孤氏的复仇。

  哼!以为自己是谁,倚老卖老你以为我斗不过你。那老东西在时,你是他师弟,我还敬你三分。老东西不在了,我还怕你。再加上我有人相助,想到这,宇文风更是满脸阴笑,一副志得意满之态。根本没将师叔,刚才那些话放在心上。

  宇文秀就这样一直呆滞着,任随叫她也不搭理,整个人好像变了似的。师兄弟们也开始焦急起来,因为随着庄主的离去,整个缥缈庄开始不安起来。有些外门弟子,甚至已经打好包袱离去了。还有更令人担心的是,庄主离去,谁来主持大局。

  “小师妹,你没事吧!”宇文正看到伤心的小师妹,不禁出言关心起来。宇文秀楞楞的抬头,看着宇文正。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也许此时此刻,只有二师兄才能替他遮风挡雨。“大师兄!庄主刚刚被人杀害,各大门派还不知晓,你就匆忙登位,恐天下武林豪杰不服。可否等各大门派前来吊唁庄主之时,再对外宣布由你接位,你看可好。”

  雪依旧飘落着,只是那赏雪的人却离开了,留下的只有点点鲜红的血迹。

  “闭嘴!宇文青你这个势力小人,滚到一边去。大师兄,你难道忘了我父亲对你的恩,忘了我们这么多年师兄妹之情吗?以前那个和善的大师兄哪去了。”宇文秀声声含泪,让在场的众师兄弟皆为之动容。

  可见,缥缈庄无人能够敌的过宇文风。宇文秀疼苦的摇了摇头,她万万没想到,那个曾经一直老实和善的大师兄,今天居然露出了这样丑恶的面目。父亲在时,大家一起练武,一起偷跑出去玩耍。父亲责骂下来,一起争着领错。虽然有些时候,会因为父亲偏爱其中一些弟子,而闹的不愉快,但那时年幼的她认为是,师兄弟之间在武学方面的攀比。没想到现在却是这样,为什么?为什么?前几天还跟他一起嬉闹的师兄,因为父亲的离去,居然公然抢夺起庄主的位置了。难道父亲一手创立的缥缈庄,就这么毁于一旦了吗?

  当她刚刚踏进主殿时,一个身影如离铉的箭般,飞快的从身边飞过。只听“砰”的一声,那个身影便重重的撞在大殿外的柱子上。晃荡的震动,如地震般。所有弟子,皆瞪大双眼,满脸不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因为苍狼师叔,可是号称缥缈庄第二高手的人物,怎么一下子就被大师兄击败,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嗨!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当入室弟子”两个起夜的外门弟子,正迎面走来。黑衣人刚刚杀死一个巡逻的弟子,正准备离开,一不小心撞到了死去的巡逻弟子的剑。清脆的声响,打断了起夜弟子的聊天。他们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蒙面的黑衣人,嗖的一声!飞快离去。他们赶忙跑来查看,发现地上躺着两个巡逻弟子,鲜红的血液从颈处渗出。两人顿时傻眼了,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号称武林领袖的缥缈庄,也敢有人偷袭。

  就在此时,一阵热浪袭来,烤的众人皆满头大汉。唯独宇文风身旁皆是阵阵寒风,热浪根本靠近不了。看来!这小子是修炼了本门以外的功夫,尽然连我火气劲,都伤不了半分。师兄真是养虎为患。嗨!也是这小子,隐藏的极深。平时看不出来,等发现后已是尾大不掉。进入大殿的师叔宇文苍狼,看到宇文风如此实力,心中也是盘算许久。

  当年,那场杀戮。自己好像也有这种撕心裂肺的伤感,对方看我的眼神,不正是当年我看那群人的吗?不!我没错。独孤隐极力平静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去想那些妨碍他复仇的事。幼年的时候,独孤隐是善良的天真的。可是那场灭族大战,彻底让他遮掩起自己善良的心思,复仇成了这些年,他的梦魇。每每想到那些凄惨的场景,心中总是无法平静。“爹!”宇文秀死死的,抱住宇文浩然。那悲切的神态令人心碎。“你为什!为什么!要伤害我爹。”宇文秀浑身颤抖着,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冷漠,又不失英俊的男子。旁边的众弟子,有的呜咽的哭泣着,有的满脸仇恨的看着独孤隐。

  惊惧中的两名弟子,呆了一会后。便跌跌撞撞的,向庄主住处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喊叫着“快来人呀!有人夜袭缥缈庄”惊恐的喊叫声,吵醒了大部分弟子,而夜袭的黑衣人,也有暗杀转为光明正大的杀戮。在月的光华下,一个个还没来得及,拿剑的弟子。便在刀光剑影中,惊恐得死去。那惊惧的眼神,让匆忙赶来的弟子,不免有点不寒而栗。

  “不要!不要……….复仇,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满身是血的宇文浩然,断断续续的声音,打断了众人的思绪。“不!我要杀了他”宇文秀那仇恨的目光中,燃烧着熊熊烈火。“听话!秀儿”宇文浩然用尽全身之力说完后,便断气身亡。父亲、庄主、师傅缥缈庄的众人,顿时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恐慌,以及悲切当中。因为他们引以为傲的缥缈庄庄主宇文浩然,就这样离去了。

  “走吧”声音还未传来,老者便感觉一阵风,从身边飘过。风中那淡淡的清香,还透出点点的寒意。

  反观,此时的宇文浩然,眼神中充满着愧疚。两行清泪划过,苍老的脸颊,是什么让他如此伤感。半响!宇文浩然淡淡的一挥手说道“出招吧!贤侄。”听到这一句,缥缈庄的众弟子愕然了,什么时候庄主变得如此气虚。他们开始有一种莫名的担忧,庄主很可能要命丧于此。

  慢慢的,那些黑衣杀手,终因寡不敌众,在众弟子的围攻下,退至练剑平台上。但他们却无所畏惧,依然眼眸如剑般,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弟子。就在大家僵住的时候,一道气劲,如电般射向其中一个黑衣人。只听嘭的一声!一个人黑衣人应声倒下,众弟子皆心喜如狂,纷纷跪拜下来,口中高喊“恭迎掌门”。黑夜中,一个身穿锦袍的男子,从空中飘落下来,眼眸之间充满着凌厉的霸气。黑衣人那厮杀的眼神,在锦袍男子缓缓降落时,就以开始变得猩红。作为一个独孤家的子弟,当年一役,让他们永世难忘,血腥的杀戮,亲人疼苦的哀嚎,原本宛如皇宫的独孤山庄,刹那间变成了一座死城。他们手中紧紧攥着带血的弯刀,这是独孤家独有的兵器,名曰圆月弯刀。独孤家子弟人手一份,以证明自己那高贵的身份。

  “少爷”苍老的声音,在不远处传来。打断了独孤隐的思绪,独孤隐冷冷的回头看去,只见一个浑身黑袍的老者,在不远处微微的鞠躬。独孤隐冲着老者微微一笑,那冷冷的神色中透露出点点温馨。见状,老者默然了,那黯淡的伤感突然涌上心头。多少年了,原本开朗活泼的少爷,因为家族的仇恨,变的如此冷漠。这一切,都是那些所谓的正派所干出来的,他们口蜜腹剑,阴险毒辣。老者越想越恨,滴滴鲜血从嘴唇处渗出。

  宇文秀静静的看着宇文风离去,那个熟悉的背影,让她充满了怨恨。但是她又无法忘怀,昔日里他们这些人的快乐生活。虽然,大师兄宇文风有点阴冷,但是大家相处还算和谐。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到底是为什么?她在思考,同样也在挣扎,到底该恨谁。

  • 中,杀&气不断

      多少年,在断崖之巅的隐忍。多少年,为了复仇,他们受着常人所不能忍受的苦。这次回来,血洗缥缈庄,就是他们复仇的第一步。那凌厉的双眼中,杀气不断外泄,让人心颤。

    2020-12-03 01:59:04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每一&,而气

      终于,一个翩翩少年在雪花快尽时,从空飘然而至。俊美的脸庞,另人窒息,冷酷而厮杀的眼神更令在场的每一个人,胆寒。一个风景如秀的缥缈山庄,就因为一个人的降临,而气温骤降。

    2020-12-03 04:04:37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脸庞&。

      漫天白雪,樱树花开。独孤隐一个肌肤胜雪的貌美少年,独自站在断崖之巅。寒风凌厉,吹拂着他的秀发。冷峻的脸庞,通红的双眼,滴滴晶莹的泪花随风飘散。

    2020-12-03 09:25:31详情点赞(0)回复(0)
  • &荡,然

      “今晚子时,血洗缥缈庄。”冰冷的声音在空中回荡,然而人却消失不见了。

    2020-12-03 02:27:3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