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奇幻>秋山之光
秋山之光

秋山之光

作者:鸡蛋馄饨面分类:科幻奇幻点击: 25645  更新: 20-11-22

  地球了被逐步建立统一了,地球村的居民渐渐成了联合国的不合法市民。人类好像并也没因而而能满足,就往太阳系以外的星系开拓势力,逐步建立殖民地地。  而平均分配给华夏自治国管理的行星却是人类难以居住而又拥用者可怕的原住民的秋山之星,一次出乎意料的事故,使由华彬和其他强“咚咚咚”华彬敲响了一扇红杉木做成的木门,即使木门半掩着,华彬也不敢像平时那般随意推开。在这个年代已经很少能看到木门这种手动的低劣产品了,人们更乐忠于安全可靠的还带有人工智能的大铁门。“进!”木门的隔音效果显然不是很好,胡毅斌的声音就这样清晰的从门上渗透了出来。华彬深吸一口气,推开了这半掩着的木门。胡毅斌这个老鬼,什么事情他都可以容忍,就连之前华彬的“大破坏”,也没有收到任何处分。但是,这像禁地一般的房间却是胡毅斌的逆鳞,什么都可以容忍的他却不可以容忍别人闯进他的领地。这次华彬是被通知来的,华彬收到通知那一刻都以为自己听错了,难道这老头要把他怎么地。华彬一切都小心翼翼的,这扇门对于华彬来说实在是太陌生了,从他懂事开始到现在就没有用手把门推开过。如此厚重的木门在华彬手上就像是一片薄纸一般,用力过猛了就会被这老头分尸。推开门后,看到的景象倒是让华彬眼前一亮,这种在互联网上才可以看到的场景居然在显示中也可以看见。室内装修全是木制家具,就连那看似陈旧的办公桌也是显得如此的高贵。墙上挂着一下奇形怪状的画,还有一些……照片。胡毅斌就坐在那宽敞的老板椅上,看着华彬在他的“领地”里参观。华彬对这些照片也是好奇,因为每张照片上都有一张熟悉的面孔,那就是年轻时的胡毅斌。每张照片都是胡毅斌与各种军人的相片,还有几张是立体的,也就是前几年的照片。但是这几十张照片都围绕着一张拍立得所拍下的照片,照片虽小,但里面的人却是最多的。而华彬的好奇心也被这张小小的照片给吸引住了,想寻找出哪个才是胡毅斌。一根粗壮的手指出现在华彬的视野里,胡毅斌用着食指指出了那时还笑得无比天真的他。“2099年12月12日,第一次宇宙大战正式爆发,我们连队正好被抽中为第一批空降至秋山之心的部队。”胡毅斌也和华彬一起注视着年轻时的自己。“2099年12月13日,秋山时间0.00分,我对开始空降,安全着陆的只有我一个人。”胡毅斌也不禁回忆起了当时的场景。前一秒还和连队里的几个兄弟比试着,要是谁第一个着陆就要请客,但是第一个着陆的是自己,最后一个着陆的也是自己。无尽的黑暗,一望无际的沙漠,疯狂肆虐的沙尘暴,就像是地域一般,没有人会对此而感到怀念,包括自己。“那……为什么就你一个人活了下来。”华彬也是好奇,到底是什么让这个当时的小小兵成为了光荣的幸存者。“不知道,运气吧。”胡毅斌微微一笑,整理了一下情绪继续说道。“说真的,华彬,我也不知道是害了你还是帮了你……总之你可以去秋山了。”“什么?!”华彬多年都梦想着自己能去到秋山,但这个来得如此突然的幸福倒是让华彬不敢相信。“你还记得玄武号吧。”胡毅斌先是试探了一下华彬,华彬也是使劲点着头,谁不知道这全世界上最大的一艘航舰,令华夏人骄傲了十几年的成就。“它失联了。”而胡毅斌的后边句话倒是让华彬心里一颤。这标志着人类工业新时代的航舰居然失联了,要是事情被传出去了,又会引来全世界的轰动。“失联地点就在秋山之心,当时人类空降的墓地,至于失事原因嘛,就让你去调查咯。”胡毅斌拍了拍华彬的肩膀,好似托付重任一般。“就我一个人?”华彬不敢相信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问道。“肯定不是咯,对于这次意外别的自治国也是高度关注,会有两人陪你同去,如果有必要的话也可以带上马克那孩子。”胡毅斌说完便递给了华彬一张纸。看也不用看,华彬就已经知道了要签生死状。秋山之星……华彬也不是一无所知的,在那颗星球上,只要脱离了人类管理区域就会死,至于怎么死的……这就像是个谜一般。“秋山人……并不是敌人。”胡毅斌看着华彬看都不看的就把生死状给签了,也打算把一些自己的经历告诉这个年轻人。“秋山人不是敌人?那还有什么是敌人?”华彬倒是纳闷了,第一次宇宙大战就是因为秋山人的反抗而爆发的吗?“我不能再说了,再说下去我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我只能告诉您怎么多,剩下的自己小心。”胡毅斌再次拍了拍华彬的肩膀,而这次却显得格外的沉重。“把这个带给马克,我想他也会去的。”胡毅斌在华彬临走前递给他另一张生死状。华彬其实也是纠结,马克虽然是个黑人,但他与自己的关系却亲如兄弟。虽然马克的朋友很多,但是华彬的朋友却只有马克一个,他不敢冒让他这个唯一的朋友冒这次险。夕阳照射在整个军事训练营的上方,橙色的光芒照射在那座象征着勇敢的雕像上,雕像的五官也被这夕阳给雕刻得十分完美。华彬就这样默默的看着那座雕像,雕像虽然没有任何的情感,但是他能给人类的东西比整天唧唧歪歪的人工智能多得多。“一二,一二,一二三四”“军官”带领着一队士兵在这宽敞的广场上奔跑着,“军官们”的履带压过的痕迹和士兵们的脚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啪”华彬就感觉到后脑勺被人拍了一下,回过头去,看到则是另一番景象。夕阳照射在马克那黝黑的脸上,真诚的笑容就像是橙色一般的热情。雕像能给我们许多的正能量,但是一个真诚的笑容却可以给我们无限的正能量.“全体趴下!五十个俯卧撑!”华彬看到马克那吃惊的表情也是乐了,马克也知道是因为自己而害得大家也要跟着做俯卧撑,很是很抱歉的对着大家鞠了几个躬。而站在一旁的华彬紧握着手中的生死状,下定决心……。

[+展开]

秋山良照真实性  保定代秋山  秋山拼音怎么写  秋山 直播  秋山心经  秋山光是帝国的  快乐101的秋山光  秋山光一  秋山光图片  秋山光和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秋山之光情节预览

  战争还没有开始十分钟,战士们都因为恐惧而呆在战壕里。“军官们”则是在一旁喊着:冲啊,不要退缩。但是没有一个人听他的,整个战场都异常的安静,除了“军官们”的喊叫,就是海鸥在远处的鸣叫。重型的装甲穿在身上显得整个人都异常的累赘,但是如果没有这重得不得了的装甲,在战场上变成肉泥便会成为现实。雷达显示器上的敌军图标在不断的靠近,显得很没有规律,刚刚的作战计划也被几个新兵蛋子给毁了。华彬调试了一下武器装备,测试了一下距离,以求最好的作战目标。整个小队也就七个人,除了那两没用的新兵蛋子也就五个人有战斗力。华彬也知道自己不可以再退了,因为后面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干涩的海风侵蚀着人们的嘴唇,粘稠的水分也随着空气粘在战士们的脸上。虽然后方就是大海,但是众人面前的却是热带雨林,灌木丛有人这么高,各种高大的树木也把阳光挡得严严实实的。“目标。五百米。”没有感情的人工智能就像导航仪一般,不断着捕捉从雷达里传送出来的信息。“准备战斗。”华彬突然把枪提了起来,这个平常的动作倒是让那两个新兵蛋子手忙脚乱的,恨不得给上几脚。“军官们”也不在呐喊,他们的任务完成了,也该回撤了。这些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也只会在那旁观,连挡子弹都吃力。大家都把神经给绷紧了,没有了那些已经被听腻的呐喊声显得更加诡异了。“目标。两百米。”“最后检查。”华彬一声令下,大家都纷纷的拉开了保险,用着人工智能系统辅助的检查了一遍。“目标。一百米。”这个距离已经非常近了,但是周围的一切都是静悄悄的,海风吹过,留下的是一身的鸡皮疙瘩。“目标。五十米。”“开火!”华彬和另一个黑人队员同时喊出,大家也是条件反射般的扣动了扳机四处扫射着。敌人的方位除了模糊的雷达显示,其余的一无所知,只好盲目的射击着。“哒哒哒”枪身不断的往人的身体输送后坐力,比心跳的跳动还要来的猛烈,来的刺激。枪声响彻整个海滩和森林,华彬看了看雷达上的目标只消失了一两个,也就考虑到在这战壕里呆下去的后果。二话没说,就往森林里跑去。其余那四名战士也跟了上来,丢下了两个新兵蛋子开始疯狂的奔跑起来。华彬一边扫射着密密麻麻的灌木丛,一边看着雷达上的数据,几个红点快速的扑向了那两个蓝点,而那两个蓝点代表的就是那两新兵蛋子。小队只剩下五人,除了华彬外,大家都像疯狗一般四处扫射着,丝毫不顾及子弹的数量。“突突突”厚重的枪声从树上传来,立刻击倒了三名队员。这倒是让华彬倒吸一口凉气,居然躲在树上,实在是太阴险了。经过了五分钟卖力的奔跑,华彬也终于看到了自己希望看到的那东西。一个不大的铁箱子标着雷电的图标,华彬向后看了看,最后一名黑肤色的队员也因为来自树上的子弹而倒下了。华彬还在努力奔跑着,一边奔跑一边解除着身上的装甲,装甲的重量把华彬的速度给降了下来,他就快要到终点了也不顾死活的脱掉了这用来保命的玩意。从右腿的皮带中抽出一把战斧,跨过一根倒下的树桩后,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战斧抛向那铁箱子。“砰”战斧硬生生的砸破了铁箱子的外壳,将里面的一切都给切断了。巨大的火花从铁箱子里四溅出来。“嗡嗡嗡”森林里的一切就像没了能源一般停止了工作,华彬看着不断从树上掉下来的机器人也是抹了一把冷汗。结束了,好久都没有这么刺激的实弹演习了,原本还以为可以轻松应对呢,到最后也不得不用小聪明来解决啊。华彬一边感叹着,一边往那黑人队员方向走去。那黑人厚实的嘴唇还在因为疼痛而不停的抖动着,由于装甲被装有电击系统的子弹给击毁了,厚重的装甲就像没用的铁皮一般压着那黑人。“马克,我做到了。”华彬蹲下身子,拍了拍马克的肩膀说道。马克艰难的抬起头对华彬笑了笑,太阳光正好照射在马克的眼睛上,使他想努力睁开又被大脑的反应给控制住了,这个滑稽的表情倒是让华彬哭笑不得。此时,一辆吉普车急速驶离过来,带起了一片肮脏的泥土,一个漂亮的刹车停在了还在不停冒着火花的铁箱子旁。从车上下来了一位穿着少将军服的老人,虽然以年过花甲,但是笔直的腰板就像对蔑视他的人一种警官。“华彬!你为什么要破坏电箱!”那老军人说完就要扑过来把华彬揍一顿,还好被他的警卫员给拉住了,因为这老人家连钢板都踢得弯,何况是人。“为了完成你给我的任务。”华彬站起来就是一个标准的军礼。随后老军人也不说话了,华彬则是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两人就这样对视着,就连缓缓赶上来的医疗人员也觉得奇怪。“小聪明……”老军人用力的点了点头便回到了吉普车中,而他的警卫员倒是竖起来食指点了点华彬。这次回去肯定要吃处分了,真是的,这叫战术好吗,为什么这些老古董总是一块咬定这是小聪明呢。华彬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自己带领的队员被一个个的抬上医疗车也是内疚,要是在真正的战场上,或许抬上的就不是医疗车,而是专门来收尸的车了。华彬看到大家都收拾的差不多时,也是没大没小的坐上了那老军人的车。“胡老,我什么时候去秋山……”华彬坐在副驾驶上把头扭向了后方问道。胡毅斌,也就是这个老军人的真名,他虽然没有什么功名,但是参加过秋光之战的战士能当上总教官这个位置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去了三万人回来只剩下三十多人。“呵!你想去秋山?年轻人赶紧去找个好点的工作,好好活着吧。”胡毅斌轻笑一声,华彬也知道,每次问他秋山的问题都会这样,不知道这个老糊涂在卖什么关子。2095年8月10日,也就是世界统一的日子,在这个星球上的人们都开始逐渐的成为联合国的合法市民。一致对外的人类及其的强大,开始往太阳系以外的星球发展,而巨大的秋山行星也被分配给了华夏管理。秋山就像是个累赘一般,在这颗行星中根本没有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还有着可怕的原住民。由于人类的入侵和殖民,被迫着秋山的原住民们开始反抗人类的统治,也就出现了被人们称为第一次宇宙大战的战争,又名秋山之战……

  “咚咚咚”华彬敲响了一扇红杉木做成的木门,即使木门半掩着,华彬也不敢像平时那般随意推开。在这个年代已经很少能看到木门这种手动的低劣产品了,人们更乐忠于安全可靠的还带有人工智能的大铁门。“进!”木门的隔音效果显然不是很好,胡毅斌的声音就这样清晰的从门上渗透了出来。华彬深吸一口气,推开了这半掩着的木门。胡毅斌这个老鬼,什么事情他都可以容忍,就连之前华彬的“大破坏”,也没有收到任何处分。但是,这像禁地一般的房间却是胡毅斌的逆鳞,什么都可以容忍的他却不可以容忍别人闯进他的领地。这次华彬是被通知来的,华彬收到通知那一刻都以为自己听错了,难道这老头要把他怎么地。华彬一切都小心翼翼的,这扇门对于华彬来说实在是太陌生了,从他懂事开始到现在就没有用手把门推开过。如此厚重的木门在华彬手上就像是一片薄纸一般,用力过猛了就会被这老头分尸。推开门后,看到的景象倒是让华彬眼前一亮,这种在互联网上才可以看到的场景居然在显示中也可以看见。室内装修全是木制家具,就连那看似陈旧的办公桌也是显得如此的高贵。墙上挂着一下奇形怪状的画,还有一些……照片。胡毅斌就坐在那宽敞的老板椅上,看着华彬在他的“领地”里参观。华彬对这些照片也是好奇,因为每张照片上都有一张熟悉的面孔,那就是年轻时的胡毅斌。每张照片都是胡毅斌与各种军人的相片,还有几张是立体的,也就是前几年的照片。但是这几十张照片都围绕着一张拍立得所拍下的照片,照片虽小,但里面的人却是最多的。而华彬的好奇心也被这张小小的照片给吸引住了,想寻找出哪个才是胡毅斌。一根粗壮的手指出现在华彬的视野里,胡毅斌用着食指指出了那时还笑得无比天真的他。“2099年12月12日,第一次宇宙大战正式爆发,我们连队正好被抽中为第一批空降至秋山之心的部队。”胡毅斌也和华彬一起注视着年轻时的自己。“2099年12月13日,秋山时间0.00分,我对开始空降,安全着陆的只有我一个人。”胡毅斌也不禁回忆起了当时的场景。前一秒还和连队里的几个兄弟比试着,要是谁第一个着陆就要请客,但是第一个着陆的是自己,最后一个着陆的也是自己。无尽的黑暗,一望无际的沙漠,疯狂肆虐的沙尘暴,就像是地域一般,没有人会对此而感到怀念,包括自己。“那……为什么就你一个人活了下来。”华彬也是好奇,到底是什么让这个当时的小小兵成为了光荣的幸存者。“不知道,运气吧。”胡毅斌微微一笑,整理了一下情绪继续说道。“说真的,华彬,我也不知道是害了你还是帮了你……总之你可以去秋山了。”“什么?!”华彬多年都梦想着自己能去到秋山,但这个来得如此突然的幸福倒是让华彬不敢相信。“你还记得玄武号吧。”胡毅斌先是试探了一下华彬,华彬也是使劲点着头,谁不知道这全世界上最大的一艘航舰,令华夏人骄傲了十几年的成就。“它失联了。”而胡毅斌的后边句话倒是让华彬心里一颤。这标志着人类工业新时代的航舰居然失联了,要是事情被传出去了,又会引来全世界的轰动。“失联地点就在秋山之心,当时人类空降的墓地,至于失事原因嘛,就让你去调查咯。”胡毅斌拍了拍华彬的肩膀,好似托付重任一般。“就我一个人?”华彬不敢相信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问道。“肯定不是咯,对于这次意外别的自治国也是高度关注,会有两人陪你同去,如果有必要的话也可以带上马克那孩子。”胡毅斌说完便递给了华彬一张纸。看也不用看,华彬就已经知道了要签生死状。秋山之星……华彬也不是一无所知的,在那颗星球上,只要脱离了人类管理区域就会死,至于怎么死的……这就像是个谜一般。“秋山人……并不是敌人。”胡毅斌看着华彬看都不看的就把生死状给签了,也打算把一些自己的经历告诉这个年轻人。“秋山人不是敌人?那还有什么是敌人?”华彬倒是纳闷了,第一次宇宙大战就是因为秋山人的反抗而爆发的吗?“我不能再说了,再说下去我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我只能告诉您怎么多,剩下的自己小心。”胡毅斌再次拍了拍华彬的肩膀,而这次却显得格外的沉重。“把这个带给马克,我想他也会去的。”胡毅斌在华彬临走前递给他另一张生死状。华彬其实也是纠结,马克虽然是个黑人,但他与自己的关系却亲如兄弟。虽然马克的朋友很多,但是华彬的朋友却只有马克一个,他不敢冒让他这个唯一的朋友冒这次险。夕阳照射在整个军事训练营的上方,橙色的光芒照射在那座象征着勇敢的雕像上,雕像的五官也被这夕阳给雕刻得十分完美。华彬就这样默默的看着那座雕像,雕像虽然没有任何的情感,但是他能给人类的东西比整天唧唧歪歪的人工智能多得多。“一二,一二,一二三四”“军官”带领着一队士兵在这宽敞的广场上奔跑着,“军官们”的履带压过的痕迹和士兵们的脚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啪”华彬就感觉到后脑勺被人拍了一下,回过头去,看到则是另一番景象。夕阳照射在马克那黝黑的脸上,真诚的笑容就像是橙色一般的热情。雕像能给我们许多的正能量,但是一个真诚的笑容却可以给我们无限的正能量.“全体趴下!五十个俯卧撑!”华彬看到马克那吃惊的表情也是乐了,马克也知道是因为自己而害得大家也要跟着做俯卧撑,很是很抱歉的对着大家鞠了几个躬。而站在一旁的华彬紧握着手中的生死状,下定决心……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