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有伤

有伤

作者:张仲川分类:古典仙侠点击: 2142  更新: 21-02-22

  江湖上有个突然会出现的更年轻人,他被人称作外道天尊。 伤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山路,雨下的很大。。

[+展开]

有伤口不能吃什么留疤  有伤疤可以去当兵吗  有伤风化  有伤口怎么不留疤  有伤疤能当兵吗?  有伤疤吃酱油会变黑吗  有伤疤不能吃什么东西  有伤口要忌口什么东西不留疤  有伤疤怎么样才能清除  有伤口不能吃什么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有伤情节预览

  小姑娘问:“他们是怎么死的?”

  雨似乎小了一些。

  “那就这样吧。”老辛战战兢兢的说了这句话,可暗暗的有个声音告诉他。

  驴的鼻子里出着气,蹄子在地上一下一下的踢着。

  “嗯。”

  老辛颇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店老板如蒙大赦似的抬起头来,谄媚的笑着。

  “他们……”老辛心里是记得他们是怎么死的,或许记得,然而他在临出口的时候想不来了,“他们……”

  驴儿跑得飞快,一个小半天,老辛和小姑娘已经到了县城。

  老辛面露可惜的表情,换了一种比较慈祥的声音说:“真可怜的孩子,快快过来吧,我送你去城里找一间客栈好好休息。”

  有伤,莫名的痛,我分明什么也看不见,但就是能感受到身体上,那淌血的伤口制造的伤痛。我想要看看那伤口。白色的光射进我的眼睛里,逼的我睁不开眼,所以我需要点时间。这点时间我该做什么呢?回响!回想。这是哪?我是谁?我在干嘛?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那我又知道什么。当我的眼重新睁开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还在战斗!战斗在继续,敌人还在,我也未倒,只是伤口有点疼,这疼痛入心扉,估计又有几个肋骨断了吧。你们是谁?我想说话,但发现嘴里含着一口血,若是张嘴,我就会忍不住的吐出来。这很难看。如果我真的在战斗,在敌人面前吐血真的很难看。所以我没有张嘴。想说的话也没有说,想问的问题也没有问。我就用眼睛看着,对,看着,眼神里,分明带着我的疑问。我第一眼看见的是站在我面前不足十步的男人。一个“壮”字,绝不足够形容他。他的身上的肌肉盘桓,估计是花了很长的时间练成的,虽然也可能使用了特效药,这世上存在着几种能让人在短时间练出肌肉的特效药。但这人并没有用,因为他的眼里有一份冷静。那是对自己的身体相当自信的冷静。用了特效药的人虽然在短期内成功了,花的时间还比别人少,但是他们缺少了冷静,他们的眼里只有狂热,狂热者炫耀。而他不同,这个肌肉男不仅有着常人没有的隐忍和冷静,还有对战斗十足的经验。我忽然感觉到我胸口的气息流通的并不顺畅,如果我的判断没错的话,这是被重拳击中造成的伤,而这一拳应该来自这个肌肉男的拳头。嗯哼,果然是足以开山裂石的一拳。第二眼我看向右边,是一个瘦子,像根竹竿,他真的如同竹竿一样站的笔直,阳光照射到他的身上形成的影子细的如同一条线。我注意到他的腿,他绝对拥有极高明的轻功,因为他的脚并没有踩在地上,他从一开始站在那里就没有把脚踩在地上。他的手背上有暗器,暗器已露,说明我身上的伤口中有几道细小的伤口是被他手背上的暗器伤的。准确而又快速的割开我的血管,手法高明而又不拖泥带水。那么我的腹部那道足以让我看到自己的肠子的刀伤是谁干的?这时,我才注意到头顶上方有影子下来了,是一把大刀,大刀大的足以遮住冲击到我身上的阳光,如果腹部的伤真的是这柄刀伤的,那我真的庆幸只看到了肠子。我被大刀罩进了黑暗。原来我已经被围攻到要死的地步了。要不是我真的疼的受不了,我就真的死了。肌肉男没有想到我会拖着重伤的身体,躲开大刀致命的一击,大刀几乎已经封死了我周围十步以内所有生路。但我偏偏在大刀劈下来之前,一跃跃出了十一步。所以肌肉男惊到了,虽惊不乱,他快速的反应,快速的出拳。拳头在我的眼前炸出一道绚烂的火光。好凶猛的一拳!我伸指,食指与中指相并而出,指头在肌肉男的手腕上轻点,肌肉男的拳头就在我的鼻子前面停了下来,本来应该还有些拳风,我也让他静止了。然后我又伸指,迅雷般封住了肌肉男所有可以利用的肌肉。肌肉男倒下,我也跟着倒下去。一阵风恰恰拂过我背脊,令我背脊有些发麻。我抖了抖身子。倒下去的身体凭空又弹了起来,紧接着有一阵风掠过我前身,弄的我肠子痒痒的。右指弹出,金属器碰撞声起,我借势向左飞出。顺便一运劲从指端射出一道内劲,无声无息的破空而出,等我在空中漂亮的翻转时,那道内劲正中一人响起了竹竿落地的声音。我忍不住笑起来,左手落地,阻了阻我的去势,我又不得不继续翻飞而去,接着退开五步,堪堪避过了劈过来的大刀。大刀在地上劈出伤痕,我的眼前还飘着烟尘。烟尘未散,大刀继来。是谁挥舞着如此庞大的凶器,在狂乱之中,徒作杀神。我看不见,我只看见了大刀,因为我必须要避开他,我不想死的像一名上了断头台的犯人,也不想死的像在战场被腰斩的士兵,更不想被斩去双腿在失去行动能力的瞬间又失去了生命。所以我尽力去躲。在飞舞的刀光中躲,在狂乱的刀风中躲,我恰恰躲过刀锋,又要小心刀背。这刀上满是杀机,这刀法真的厉害,这已经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刀法了。只可惜!可惜他遇见了我。在几百斩足以把我劈成碎片的刀法中,我终于看见了他刀法中的漏洞。于是我出手了,化身一枚小小的银针,穿越了空间,在绝不可能穿越的刀舞中,闪现在大刀的背后。轻轻的伸指,我笑着在心里默念,第三个……突然,手指像是碰到了薄铁,而我也忽然想起了什么。剑颤而作声,剑鸣穿梭了时间,令所有的事物都静止,我也静止着,脑子嗡嗡作响,然后我感觉到我的心口破了一个洞,风和沙尘卷了进来,却也堵不住涌出来的血水。我退开两步,用手捂住心口,嘴里的那口血终于的还是吐了出来。原先我一直想忍到战斗结束,现在战斗也算是结束了,虽然是以我的失败告终,但是这口血吐了出来还真是爽。“你手上的是什么剑?”我说。大刀背后站着一位白衣的青年,英俊帅朗。“游龙剑。”“你是天山的剑客?”“师承魔女白发。”“好剑,好剑法,为何杀我?”“你应该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白衣青年抬了抬额,剑眉之下一双冰冷的眼。他用这双眼睛宣判了我的死刑。“人死之刻会忘记很多事情。”我苦笑。“人死之前也会想起很多事情,但我却什么都想不起来,连初恋那么美好的事情也想不起来,据说还会想起吃奶时的感觉,就连这种感觉都没有,告诉我,我是谁?”“你是外道天尊!”……

  这么大的雨,老辛的咳嗽基本只能在自己的耳朵边响着。

  老辛一脸嫌弃的看了一眼店老板说:“我怎么会有这么难看的儿子,我的儿子早死了,他跟老婆子是一起死的。”

  两个矮子说了一声“是”。俯身磕了一个头,乘马而去。

  天上的云在翻涌,又厚又黑,天光已经下不来了。

  驴开始叫唤起来。

  店老板的笑容硬在脸上。

  老辛看的有点呆,不自觉的流出了眼泪。他擦了擦了眼泪,对驴说:“快走快走,这会你没理由偷懒了,你想让我这个糟老头子淋雨总不敢让美丽的小姑娘淋雨吧。”

  小姑娘也是一笑道:“无妨,这时候有一件衣服就好了。”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