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013洁癖

把酒话桑竹:013洁癖

话音未落,一股好闻的皂角香划过鼻端,迟子鱼只会觉得手腕上一阵生疼。栖行云正攥紧了她的手腕,目光锐利如暗夜里的鹰隼,就那样直直地盯着她,眸子里满是对她的厌恶。迟子鱼栖行云正攥紧了她的手腕,目光凌厉如暗夜里的鹰隼,就那样直直地盯着她,眸子里满是对她的厌恶。。...

话音未落,一股好闻的皂角香掠过鼻端,迟子鱼只觉得手腕上一阵生疼。

栖行云正攥紧了她的手腕,目光凌厉如暗夜里的鹰隼,就那样直直地盯着她,眸子里满是对她的厌恶。

迟子鱼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她又忘了他残暴的本性,真是……给了一颗糖就高兴地忘记身份了。

迟子鱼缩了缩手,没什么作用,于是有些急了。

“滚。”低沉的声音不怒自威,下一刻便松了钳制她的手。

迟子鱼却怔怔地后退了两步,理了理烦躁的思绪,她识趣地闭嘴回到那个地铺。

乖乖铺好被子,乖乖躺下。

闭上眼睛假装一切太平。

“我不喜欢有人碰我的东西,你记着。”过了很久,床上那个人突然轻轻开口道。

包括他睡惯了的床……

迟子鱼就淡淡地“哦”了一声,“我以后不碰就是了。”

栖行云便又翻了个身。

这晚上迟子鱼睡得很不好,一直在翻来覆去。

当然,她知道栖行云那家伙也没睡好。

她翻身的时候他也翻身了。

反正翌日晨起,两个人都默契地顶了一双熊猫眼,一看就是夜里失眠多梦。

迟子鱼突然就特别舒心了。

她昨晚上真的是被栖行云吓到了,看他那么恼火,她甚至以为栖行云那时候会突然从床上跳起来揍她一顿。

所以她后来都不敢再乱说话了,也不敢再质疑栖行云的一切行为。

在栖家,她首先要考虑的事情,还是活命吧。

嫁都嫁过来了,再寻死觅活的她自己都觉得矫情。

况且,目前看来嫁栖行云比嫁杨地主肯定是要好那么一丢丢的。

迟子鱼就着一盆清水梳好头发,轻轻抹上桂花头油,用银簪子挽上妇人发髻。

桂花头油有黑发润滑的效用,气味清幽,村里大部分人家都是用桂花头油护发的。

而像大姐迟子姜那种娇贵的城里人,最看不起的就是用桂花头油的。

迟子鱼知道自己的婚后生活肯定是不能和迟子姜相比的,也不想比。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人比人,气死人。

她还是安安生生地过她的小日子就是了。

这个时辰还早,太阳没出来,夜雾还没散去,但云水村已经有了些白天的光亮。

栖家的厨房里已经有人开始忙活起来了,乒乒乓乓的,今天刚好轮到老大媳妇陈香做饭。

陈香是个勤劳肯干的,不管是不是轮到她做饭,总之每天天不亮就跟着婆婆王氏起来干活了。

迟子鱼也没急着去厨房里献殷勤,新嫁的妇人,理应在婆婆面前勤快些的,这样能给婆婆一个好印象,婆婆也会亲待自己。

但放在栖家,就不是这个情况了。

迟子鱼早就听说过栖家的形势,知道王氏对自己的两个儿媳妇尤其苛刻。

一个好吃懒做的二儿媳妇郭金莲不被婆婆待见,勉强能说得过去,然而勤劳孝顺的大儿媳妇陈香也受到同样的待遇。

足以证明这是婆婆王氏的问题。

迟子鱼可不想再步前面两个嫂子的后尘。

把酒话桑竹

把酒话桑竹

作者:禾禾分类:言情甜宠点击: 7123  

  很久以前,小鱼儿就据说村里有个种地的糙汉声名狼藉,多年来无人敢嫁。被糙汉骗财骗色后,小鱼儿我以为眼睛一闭,一睁,一辈子就混过去的了。但是,不久以后,小鱼儿就意外发现这个糙汉迟家坐落在山腰上,低缓幽碧的青石窄路走过院门,弯去了云雾深处。。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笑眯眯&去,明

    姜氏就迟来福一个儿子,对他总是笑眯眯地有求必应,“来福啊,你可放一百个心,杨地主家的聘礼绝对跑不了,等小鱼儿回来我就把她关屋里去,明天就让杨地主过来接人。”

    2021-06-20 01:56:22详情点赞(0)回复(0)
  • 忐忑,&娶柳儿

    迟来福又是激动又是忐忑,“真的啊,那太好了!我终于有钱娶柳儿了!”

    2021-06-20 09:08:02详情点赞(0)回复(0)
  • 子鱼的&已经嫁

    姜氏便打起了幺女迟子鱼的主意,上头两个女儿已经嫁出去了,全家唯一有机会换大钱的,就剩下迟子鱼了。

    2021-06-19 04:55:3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