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七章案发现场

巫女行:第七章案发现场

“夫妇一体,同心协力其利断金,做为妻子,不能够被人嫌弃丈夫的贫困,做为丈夫,也不能够被人嫌弃妻子的丑恶,更更何况她为你生了两个孩子,让你有了后代……”男人很不不耐烦,被打断了许埘的话,“生孩子有什么了不得?是个女的就会生!她能给我生孩子,是她的福气,这两个小这男人愈加靠近许埘。。...

“夫妇一体,同心协力其利断金,身为妻子,不能嫌弃丈夫的贫穷,身为丈夫,也不能嫌弃妻子的丑陋,更何况她为你生了两个孩子,让你有了后代……”

男人很不耐烦,打断了许埘的话,“生孩子有什么了不起?是个女的就会生!她能给我生孩子,是她的福气,这两个小兔崽子刚生下来的时候,这两个老不死的还要跟他们家姓,我教训了他们,才随了我的姓。等哪天我不行了,躺在那儿了,这两个小兔崽子肯定又改回他们家的姓了。都不跟我姓,算什么我的后代?哪天得把他们卖了!”

这男人愈加靠近许埘。

嘴里的臭气熏天。

许埘不禁流露出厌恶的神情。

“这位大哥,您还想不想过好的日子?还想要继续住在这种破旧肮脏的房子里吗?”

“怎么?你看上了我,要给我一条发家致富的路?”男人咧着嘴,大言不惭。

许埘被这话恶心的明天的饭都不想吃一口。

他连连退后,“别人给不了你发家致富的路,只有你自己能给你这条发家致富的路,就看你想不想了。”

那男人大笑:“谁不想发家致富?你且说说看,是条什么路?我该怎么走?”

许埘朝后瞥了一眼,只见张伍芳从地上爬起来,艰难的挪到父母跟前,低声哭着,血与泪混在一起,流到地上。此情此景,让人心酸。

他的心也像是被刀子扎了一下,再看面前的这个男人,满脸横肉,一身酒气,实在看不出有什么能让人留恋的地方。

他想,张伍芳遍体鳞伤,鼻青脸肿,尚且有几分动人之色,更别说其性格坚韧,一直在外谋生,撑起整个家,比起男子也不遑多让,这个男人属实配不上她。

怪只怪张伍芳当初选错了人,找了这么个王八蛋。

他按下内心诸多骂人的话,尽量保持克制。

“一个家要想富起来,首先得看这个家里的男人行不行,作为一家之主,男人要担起重任,好好劳作,或是在外面找个活儿,多多赚钱。妻子在家里操持,养蚕纺织,男主外女主内,互相配合,这样才有好日子。”

那男人大为不屑,朝地上吐了口唾沫,“美人此言差矣!好好劳作,赚不到几个钱,辛苦种的地得来的粮食大部分都要上缴,面朝黄土背朝天,汗流了满身,到头来糊口而已,有什么意思?人就活几年,不恣意享乐怎么对得起自己呢?这日子过得好与不好,都是注定了的。那些有钱的官宦人家,既不劳作,也不出外谋生,照样过得和和美美,不用担心吃了上顿没下顿,我们这样的人家种一辈子的地也赶不上人家的一口粮。”

说到兴起,男人掐着腰,对着“美人”口吐飞沫,彰显自己的博学。

“远的不说,就近来说,咱们茌平衙门里就有这么个人,整日不学无术,斗鸡走狗,气死了老爹,气走了老娘,差点把自己姐姐卖到南边。别说外出谋生,安稳种地了,就是一个子也赚不来。现在呢,人家命好,县令跟人家爹是拜把子的兄弟,把那小子弄进衙门里,当了个捕快。每月混日子似的,也能拿个一两银子呢。这天底下,能说理吗?说理能把你说死。”

许埘满脸不悦,眯起双眼,打量着这个口吐芬芳的男人,越看越不爽。

“对,这小子叫许埘!他老子也是个游手好闲的主,听这儿的老人说,他老子年轻时还是这茌平的一害,整日做坏事,只做过一件好事,那就是把西山上吃人的老虎给打死了。自那以后,得到百姓们的称赞,才有所收敛,干点人事了。仗着一张好脸皮,娶了媳妇,在县衙混了个师爷的差事,虽是师爷,不干师爷的活,整日里坐在衙门口吹嘘,或是盯着人家大姑娘小媳妇看。就这样的人,还拿着朝廷的俸禄。他被儿子气死,也算是报应了。”那男人继续道。

“许老爷子不是气死的,吃西瓜太多撑死的。”许埘皱着眉道。

“西瓜有那么好吃吗?人怎么会吃西瓜太多而死呢?”男人不信。

许埘冷漠道:“你可以试试。”

他现在一点都不想拯救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只想这个男人赶快死。

男人摸着眉眼,装作腿站麻了,歪向许埘,许埘眼快,躲过了。

男人扑了空,很扫兴。

“美人,你真想帮我发家致富,就来当我媳妇,你我同心协力,一定能发家致富。”

男人很嫌弃的转过身,看了一眼张伍芳,随后将目光锁定在眼前的“美人”身上,口水差点流出三千尺。

“这个女人很碍事,先把她卖了,她还有几分姿色,能赚点钱,我们拿这笔钱去南方好不好,那儿听说有许多出手阔绰的客人……”

“你的孩子怎么办?”许埘压住心头怒火,咬着牙问。

“卖了,再生就是,他们就是赔钱的玩意。”男人笑着,“这儿有个戴大善人,卖给他,能卖个不菲的价钱。”

“还有这对老人,也就是你的父母,他们该如何是好?”许埘握紧拳头,已经很想给这个男人几拳了。

“这老不死的,埋了就是。他们又不是我的父母。”

男人说着,大胆的摸上眼前“美人”的***笑着:“有了你,我什么都不要,天王老子来了也不管用。”

许埘嫌弃的撇开男人的手,男人抓紧不放,还在脸上蹭来蹭去,露出浮夸的表情,“这手,好嫩……”

“啊!”

许埘刚嫌弃的闭上眼睛,身边的这个男人就大喊一声,旋即松开了他的手。

他疑惑的张开眼睛,却发现这个讨厌的男人直挺挺倒下。

跟他昨日一样倒下。

身后站着的是一个手持木棍,满脸愤怒的女人。

“你……”

许埘眼前浮现出了自己倒下之前的情景,也是有个手持木棍的女人,站在一边,只是那时候看不清脸。

此情此景,多么熟悉!

是这个女人打伤了自己!

许埘见到男人没什么反应,连忙去摸男人的口鼻,没有任何气息。

“你……杀人了——”他怔怔的看向张伍芳。

巫女行

巫女行

作者:作家AhRjJh分类:富豪总裁点击: 14027  

  以舞降神、与神沟通者为巫女。许埘没想起,自己有天会和十分讨厌的巫女互换身体。这个讨人厌的巫女还明明那么有人气,真是是妇女之友,他这个粗人每天要耐着性子负责接待这些哭哭啼啼的女人,倾听一个又一个令人令人发指的故事。变为他的巫女萧七则每天倜傥逍遥快活,可以得到县令赏识,升迁涨薪,名利双收,眼瞅着就得为妻他心中的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许埘急了:我会觉得这样很好。萧七淡定:我会觉得这样十分好。表面:性格她坚强冷面非常热心巫女x莽撞率直本性善良真诚捕快看似:关爱和弱势人群心理治疗师vs县大队不非常优秀骨干许埘心中郁郁,此时他正在一间满是杂物的小木屋四处搜寻,屋里厚重的灰尘与扑鼻的霉味让他防不胜防,用衣袖捂住鼻子,还是惹得他喷嚏连连。。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查看,&奉上清

    便不去查看,引着身后的女子进了正房,招待她坐下,奉上清水代茶。

    2021-07-26 01:19:42详情点赞(0)回复(0)
  • 告奋勇&清这一

    作为茌平县长大的好男人,又是一众捕快中的佼佼者,许埘自告奋勇,说自己会查清这一切。

    2021-07-27 09:20:59详情点赞(0)回复(0)
  • &来,人

    可到后来,人们发现巫女并不管用,她们的舞蹈不能换来上天的怜悯,世上的灾祸越来越多,巫女这个官职随即被废除。

    2021-07-28 07:17:24详情点赞(0)回复(0)
  • 穿着整&不堪,

    看上去是个干净利落的姑娘,日日穿着整洁的衣服,没想到这东厢房却肮脏不堪,堆满杂物,也不想着清理打扫。

    2021-07-27 10:43:18详情点赞(0)回复(0)
  • 县官也&官本人

    县官也将此事全权交给了许埘,准许他随意调动衙内的所有人员,除了他县官本人。

    2021-07-25 09:04:54详情点赞(0)回复(0)
  • 却以我&妻之情

    大老爷却以我和他生有两个孩子,尚有夫妻之情为由拒绝,还让我回去跟他好好过日子。这样的日子有什么好过的?他打断了我父母的双腿,扬言我再敢替和离,就要斩断我父母的手掌,把孩子扔到河里!”

    2021-07-26 12:35:1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