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二十六章尴尬人遇尴尬事

巫女行:第二十六章尴尬人遇尴尬事

疼!真疼!许埘躺在床上,蜷着身子,不能动弹严禁。他的小腹自从今日被萧七砸击以后,疼到现在的。每动下身子,小腹都要像被人用刀子上下左右翻搅,他只好回小茅屋,尽量避免躺在那儿不动。这种痛是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过的。痛且有心无力,额头上连续渗出来豆大的汗珠,屡次张着嘴他的小腹自从昨日被萧七击打以后,疼到现在。。...

疼!

真疼!

许埘躺在床上,蜷缩着身子,动弹不得。

他的小腹自从昨日被萧七击打以后,疼到现在。

每动下身子,小腹都会像被人用刀子上下左右翻搅,他只得回到小茅屋,尽量躺在那儿不动。

这种痛是他从未经历过的。

痛且无力,额头上接连渗出豆大的汗珠,频频张着嘴,却喊不出来一句话,他的脑子有短暂的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

他曾走下来,试图用饮下冷水,强力克服这种痛,喝了几口,他便倒在地上,捂着小腹,像只大虾弓着腰,这样才缓解了两分疼痛。

“我也没吃坏肚子啊。”许埘又在茅厕蹲了一个时辰,双腿酸麻,也没有结果,坑里一点泄物也无。

他颤抖着双腿,缓缓起身,稍微低头,只觉得两眼一黑,硬生生撞到了前面的墙壁,脸颊贴着冰冷的土墙,身子倾斜,小腹的疼痛有所缓解。

还是得去看大夫。

许埘打定主意,喘了口气,低头去提裤子。

这一低头,他更加傻眼了。

自己双腿之间,竟然有不少的血迹!

再看看好不容易翻寻出来的长裤,上面也都是血迹,已经被浸透!

一天没吃饭的许埘看到血迹,更加头晕,踉跄倒地,栽了个狠狠的跟头。

“流血了?”许埘闭上双眼,咬着牙关默默摸了摸下面,拿到眼前,鼓足了勇气睁眼细看,“果然是血!”

“啊!”

他恍惚间觉得自己是得了什么大病,他活到现在也没有流这么多的血!

一瞬间,在他的脑海中闪过许多人的影子。

有叔叔许大脑袋,有姐姐,有衙门里的那帮兄弟们,还有若玉姑娘。

他要死了!

他不想死,不想离开亲人朋友们!

“不!”许埘发出绝望而又痛苦的纳罕,跪地指天,“老天爷,你为何要如此对待我!”

这一嗓子吼出来,他也彻底没了力气,直挺挺倒地,小腹里的疼痛愈加明显,仿佛有一双手在里面胡乱抓摸,又好像有一把生锈的刀子在你受伤还在冒血的地方频频进出。

疼!

真疼!

他的脑海里此时没有第二个字!

许埘在地上痛苦打滚了会,还是勉强打起精神,要给自己找一个出路。

他哆嗦着给自己找了长裙,僵硬的换上,随后弯着身子,一步分作三步走,慢慢挪到门口。

益寿堂的唐大夫擅长治各种疑难杂症,许埘平日里没少跟他一起吃饭喝酒吹牛,他现在难受,第一个想起的便是唐大夫。

他艰难地打开柴门,刚要走出去,却被要进来的女子撞了一下。

他没有力气抬头,被撞了一下,身子也歪到一边,整个人伏在墙上,力气全无。

“七娘子,您怎么了?”进来的是挎着花篮的邱姑娘,她看到“七娘子”伏在墙上,歪着脸,脸上煞白,一点气血也无,不免吓了一跳,跟上去不住地关心,“娘子,您是受伤了吗?”

擅长想象的邱姑娘心中泛起波澜,想着是不是有什么人嫉恨七娘子,半夜来暗杀七娘子,七娘子与之搏斗,受了重伤。

邱姑娘忙上前扶着“七娘子”,“娘子,你怎么了?”

许埘张着嘴,喉咙像被人掐住,发出的声音沙哑难听,“我快要死了——”

他捂着自己的小腹,不断的低头看向自己的两腿之间。

邱姑娘也带着疑惑的眼色,看向“七娘子”不断暗示的地方,“七娘子”两腿之间不断有鲜血顺流而下,所穿的裙子也被鲜血染指,雪白的裙子一大块红色的印记。

“娘子,您来月事了,是不是家里没有布条了?”邱姑娘问道。

许埘的眼睛瞪得像铜铃,小腹的疼痛瞬间减少了三分,他抓住邱姑娘的手,微微一惊,“月事?”

女子每月会来月事,这个他是知道的。

如此说来,他没病了!

许埘脸上的丧气一扫而光,挺直了腰板,没病就好。

邱姑娘像看傻子样看着面前的“七娘子”,“娘子,要不我回去拿些布条?”

许埘点点头,连忙道:“快去,快去!”

处理完这个事,他要去找萧七算账!

坐在衙门影壁后面的萧七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她拿出随身携带的手帕擦了擦,心里嘟囔着这个许埘是不是身体有病,老是打喷嚏。

一旁嗑瓜子的于敏看着萧七文雅的动作,连连笑着,拿瓜子皮扔向萧七,“三哥,你还带着手帕啊,拿袖子一擦不就行了,手帕还得洗。”

萧七瞪了一眼于敏,“手帕要洗,难道衣服不用洗了?”

中途进来的苏铁闻言,道:“洗啥啊?穿着就是。”

于敏笑道:“我们捕快整日里风吹日晒,衣服天天洗天天脏,用那功夫不如打打牌。”

萧七不答这话,将手帕收好,又向于敏发难:“你那瓜子皮别扔在地上,这里是衙门,让人看见多不好。”

于敏一愣,笑道:“我们三哥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文绉绉的,说话磨磨唧唧,跟个娘们似的。”

苏铁道:“你这才发现?”

萧七叉腰,微微颔首,道:“我这也是为你们好。”

苏铁与于敏俱是一愣,而后哄堂大笑,“三哥,你是不是被鬼附体了?”

“谁被鬼附体了?”夏小山从外面大跨步进来,眯着眼笑的花枝乱颤,“老三,你猜谁来找你了?”

没等萧七思考,于敏与苏铁便率先脱口而出:“是若玉姑娘来了吧?”

每次若玉来,总会让夏小山来报信,她和夏小山住一个村,自小认识,夏小山呢,每次进来总是浮现出非一般的笑容,像恶霸遇见美人的笑。

“她来找我干嘛?”萧七一头雾水。

苏铁嚷嚷着:“三哥,你别装糊涂啊,她来干嘛,你不知道,我们谁知道?”

于敏也笑道:“你们每月不都得见一次吗,每次都腻腻歪歪好几个时辰,谁知道你们干啥呢?”

夏小山推着萧七往外走,嘱咐道:“别让若玉姑娘等急了。”

萧七被推到了衙门外,不远处果然站了个姑娘。

身段修长,清丽秀雅,略略走近,其丽容俏影更加清晰,萧七只是看了一眼,便已经将这姑娘清丽脱俗的容颜牢牢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萧七定了定神,试探性的问道:“若玉姑娘?”

巫女行

巫女行

作者:作家AhRjJh分类:富豪总裁点击: 14027  

  以舞降神、与神沟通者为巫女。许埘没想起,自己有天会和十分讨厌的巫女互换身体。这个讨人厌的巫女还明明那么有人气,真是是妇女之友,他这个粗人每天要耐着性子负责接待这些哭哭啼啼的女人,倾听一个又一个令人令人发指的故事。变为他的巫女萧七则每天倜傥逍遥快活,可以得到县令赏识,升迁涨薪,名利双收,眼瞅着就得为妻他心中的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许埘急了:我会觉得这样很好。萧七淡定:我会觉得这样十分好。表面:性格她坚强冷面非常热心巫女x莽撞率直本性善良真诚捕快看似:关爱和弱势人群心理治疗师vs县大队不非常优秀骨干许埘心中郁郁,此时他正在一间满是杂物的小木屋四处搜寻,屋里厚重的灰尘与扑鼻的霉味让他防不胜防,用衣袖捂住鼻子,还是惹得他喷嚏连连。。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