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八章 出手

天下之悬空鬼王:第八章 出手

是少惹为妙。避过火球的天凡回过头望去,看见离处,一个穿着锦罗绸缎,头发束起的少年,那少年唇红齿白,星眉剑目,一根锦带,无风自飘,从少年的颈后缠到腰间,真像传说中的神仙啊。抬头一看那个俊美的少年手拿着一个镶着宝石的木杖,嘴里咏唱的什么,然躲过火球的天凡回头望去,看到不远处,一个穿着锦罗绸缎,头发束起的少年,那少年唇红齿白,星眉剑目,一根锦带,无风自飘,从少年的颈后缠绕到腰间,真像传说中的神仙啊。只见那个英俊的少年手拿着一个镶着宝石的木杖,嘴里吟唱的什么,然后随手一挥,数个火球凭空飞出,落向他前面几十米处一群身穿白色盔甲,手拿大环刀的士兵。那些士兵根本无力招架,被火球砸的七零八落,四处乱跑。那少年随即哈哈大笑道:“哈哈,你们这些蝼蚁,敢挡云麓仙居的路,现在知道我火炎珠的厉害了吧”。那云麓少年本来英俊的脸,被这放肆的大笑被扭曲的变恐怖了。。...

  “云麓仙居“这名字天凡还是听过的,鹰卓口中所说的大荒八大门派之一,之所以叫仙居,是因为这个门派的武功很是奇妙,他们能像神仙一样,能凭空召唤出大自然的火、水、风三种属性的元素,用来攻击对手。也像翎羽一样是个远程攻击者,但是他们的攻击是元素的攻击。鹰卓告诉他,这每个云麓仙居的人都是很强的,也因为他们武功心法的原因,也都被平常百姓视为神仙的后裔。但他们也常常以神的身份自居,大多都是高傲,傲慢之人,还是少惹为妙。

  躲过火球的天凡回头望去,看到不远处,一个穿着锦罗绸缎,头发束起的少年,那少年唇红齿白,星眉剑目,一根锦带,无风自飘,从少年的颈后缠绕到腰间,真像传说中的神仙啊。只见那个英俊的少年手拿着一个镶着宝石的木杖,嘴里吟唱的什么,然后随手一挥,数个火球凭空飞出,落向他前面几十米处一群身穿白色盔甲,手拿大环刀的士兵。那些士兵根本无力招架,被火球砸的七零八落,四处乱跑。那少年随即哈哈大笑道:“哈哈,你们这些蝼蚁,敢挡云麓仙居的路,现在知道我火炎珠的厉害了吧”。那云麓少年本来英俊的脸,被这放肆的大笑被扭曲的变恐怖了。

  天凡看到这一切,顿时呆住了。他从刚刚发生的事情中得出了好几条信息。

  首先,刚刚那个大火球根本不是针对他和潇定而来,而是那个少年误抛的一个火球不小心砸到这边来了。

  其次,那个少年施展那个叫“火炎珠”招式的时候,天凡根本一点都不感到惊奇,以前只是听鹰卓口头上说的召唤元素,还不知道。现在亲眼看见。这、这不就是天凡在九州世界时候最普通的一种法术“火球术”,这个法术,在九州随便一个人就可以毫不费力的使出,根本不需要什么吟唱、念咒。在天凡眼里那根本不是什么厉害的东西。关键是,在这个叫大荒的世界,没有灵气,怎么会出现九州的法术仙术呢?天凡一脸的不懂。

  还有,就是被火炎珠打的惨不忍睹那些士兵,那穿的衣服和使用的招数,分明就是天凡十岁少年在这个世界遭遇父母被杀,全村被屠的凶手。是的,在十岁天凡的记忆里,就是那么一群身穿白色盔甲,手拿大刀的士兵样的土匪,袭击了他的村庄,他的父母也是被他们所杀。虽说那些士兵不是少爷这个灵魂的仇人,而是这个天凡身体的仇人。这些士兵被虐,天凡还是越看越解气。

  综上所述,一个惹不起的云麓仙居,一群算半个仇人的士兵。都是自己不喜欢的。天凡想,还是少参与进去的好。于是马上回头抓住潇定的胳膊,向另一个方向快步走开。

  可是,没想到的是,这个文弱书生潇定,也不知道什么回事,刚刚本来十分畏惧那个云麓仙居的人的,看见那云麓少年在戏耍那些士兵,这个时候怎么拉也拉不走,他一动不动的盯着那个云麓少年戏谑那些士兵,,脸上的表情从刚开始的畏惧慢慢的变成愤怒。突然好像下定什么决心一样,气哄哄的向云麓少年那边跑去。

  天凡劝了潇定几句的,可是潇定根本听不进去,对他的劝告不管不顾,径直向云麓少年那边去了。天凡没办法,也拦不住他,就由他去了,自己反而走向另一个方向。潇定回头看见天凡没跟过来,也松了口气,他认为天凡跟过来可能是死路一条,潇定还真以为天凡是个纯粹的猎人,心想“这小子,还是蛮聪明的,知道惹不起,就直接走了。也好,省的我还要分心保护他。”

  只是天凡根本没有走,他只是站在很远地方看看事态的发展而已。

  潇定慢慢的由跑到走,路过一个士兵的尸体的时候,他捡起士兵身旁的大刀,走向云麓少年。潇定本来就瘦弱,矮小,现在又拿起一把和他差不多高的九环大刀,大刀刀身比他的胸膛还宽,更显的他羸弱,渺小。这时,潇定已经走到云麓少年的前面,双手紧握刀柄,眼睛正愤怒的盯着云麓少年。云麓少年也是一脸逗趣的看着潇定,难道这羸弱的书生还想挑战我不成?少年感到可笑,于是说道:“这位秀才是要干嘛啊,你没看见我在教训一群不识好歹的狗吗?你凑上来又是怎么回事,我都看不懂了。哈哈哈......”

  潇定却是一脸坚定“莫云,你不要太嚣张了,你这样滥杀无辜,就不怕别人找上你吗?”

  “欧哦!你知道我的名字?那你就认识我喽,那你肯定也知道我是云麓仙居最有天赋的弟子喽,你应该还知道没什么人可以惹我了,这群喽啰挡了我的路,竟然还要我让道。我可没受到这么大的侮辱啊。今天我就是想教训教训他们。怎么了?”那个叫莫云的云麓少年得意洋洋的说道。

  “那今天我就惹你了!”话还没说完,潇定就提着九环刀冲了上去。说实话,天凡还真没想到,潇定竟然可以使用大刀。那莫云看见书生冲了上来,也是笑笑,身体快速的往后移。不让潇定追上来。那莫云移动的时候双脚动都没动,好像真是神仙一样飘着动的。莫云和潇定拉开了一点距离,于是快速的吟唱咒语,随后随手一挥法杖,一个火球冲向潇定。潇定也不慌张,,将刀竖在自己身前,火球“轰”撞到了大刀刀身,根本没伤到潇定一分一毫。天凡越发的感到惊喜,没想到潇定是个身怀武功的书生啊。于是更加集精会神的看了。

  莫云看见火球被挡,也没太多的惊讶,一个认识他的人,绝对是在八大门派里混得还行的。否则一般人连云麓仙居的人都可能没看到过,看到了也以为是神仙来了呢。莫云也不着急,他又向后移动,这次,他边移动边吟唱,吟唱一完,莫云肩膀上飘起了三朵静静燃烧的火焰,那火焰只有蜡烛的火焰那样大小,只是莫云看见三朵火焰出现,就自信的笑了笑,随后,距离再次拉开了一点。简单的吟唱,又一只火炎珠飞出来,只是这次的火炎珠看上去大了好多,速度也快了不少。潇定看见火球飞来,便用同样的方法,去挡住火球。没想到这次的火球威力巨大,火球虽然挡了下来,但是巨大的冲击力将潇定连人带刀掀翻在地。潇定可没那么轻易放弃,他顺手抓起身边的另一把刀,扔向莫云,那扔出去的刀在空中回旋翻转,带着一定的气流冲向莫云。这时莫云有些惊讶了,他看着大刀飞来,有点狼狈的一个翻滚,才勉强躲过去了,飞云断?莫云心想,他居然会飞云断,刚刚的狼狈让他感到有点羞辱,心中也燃起怒火,这时他来了战斗的兴致,就在潇定爬起来提到冲过来的时候,莫云一脸冷笑,也站这不动,就在潇定靠近他十米左右的时候,他突然法杖一点,咒语也没唱,潇定就感觉自己的脑袋被一股冷水包裹,昏昏沉沉的,动弹不得。他知道,自己是中了莫云的“水入梦”了,这水入梦是云麓仙居水系一派的招式,大多是控制,缠绕为主。现在自己不小心中招,也怪自己太莽撞了。莫云见人已中招,马上开始吟唱,一个火球凭空而出,砸向潇定,潇定此时不能动,被火球砸中,顿时胸口剧痛,周身温度灼人。没想到中一次云麓的火炎珠,就这么痛苦。莫云好像还没玩够,他慢慢走到潇定面前,顺脚想潇定手旁的大刀踢开。“哈哈,我才知道你为什么打扰我戏耍那些士兵了。现在看到和神作对的下场了吧。哼!‘飞云断‘。不知好歹的家伙,还搞得我那么狼狈,再尝尝我的一个“火三昧”,这可是比火炎珠更大的大火球哦。哈哈哈哈,去死吧。“

  潇定知道自己逃不了了,看见莫云正吟唱着长长的咒语,就知道,挨到这招估计就死定了,于是就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了。

  就在莫云刚刚吟唱完,正要举起法杖的时候,一只无羽箭悄然而至,那箭不偏不倚的正好射中莫云手中法杖上那个硕大的宝石上,只听“噹”的一声,宝石居然直接脱离了木法杖,掉到一旁的草丛之后。莫云顿时傻了眼了,他正要弯腰去找那颗宝石,一只有羽箭”咻“射了过来,直接从他的手臂与身体之间的间隙穿过,莫云吓的一身冷汗,竟不敢动弹。他们云麓施展招数可离不开那带宝石的法杖的啊,过了一会,见没有箭再飞过来,他回身望向箭射来的方向,大概五百多米的地方,只见一个十五、六岁,长头发服服帖帖向后梳着,耳边鬓角还扎着野辫子的普通少年,那少年身穿粗麻衣服,手拿着弓箭,嘴角上扬,笑着望向他。莫云气愤的喊道;“你是谁?敢坏了我的好事。“

  天凡手拿着弓,慢慢的走了过来,他边走边说道:“不好意思,打搅你了,只是你刚刚要杀的人是我的朋友。我可不想看到我的朋友被杀死。”

  “哼,你可知道我是谁,我是云麓仙居掌门梦鲲最得意的弟子,你知道你把我法杖弄坏的后果吗?”

  “我知道,可是那又怎样?现在你没了法杖,就是个废人,我现在想怎么杀你就怎么杀你。你死了云麓仙居掌门最得意的弟子就是别人了。”现在天凡一脸调笑的看着莫云。

  “你,你居然敢威胁我,我......”莫云发现没了武器,竟没有什么能威胁到眼前的这位少年了。

  “你怎么样,你有没有发现,你除了云麓的武功之外,已经没什么可以让别人屈服你的了,你没有必要那样赶尽杀绝。给别人一条生路就是以后给自己一个机会。”

  “别废话,”莫云受不了天凡一脸笑笑的表情和说教的语气,他可受不了别人在他面前高高在上的样子。于是愤怒的说道,”要杀就杀。“

  “放心,我是不会轻易杀人的,我在为自己以后留个机会呢。你走吧。”

  “你要放我走?”

  “当然。”

  “好,我会记住你的,此次羞辱我莫云记下了,来日我必加倍奉还。”说完转身就向永宁镇方向走去。

  天凡见他有点不知悔改,感觉就这样放了他,有点可惜了。于是随手拔起旁边的一根马尾草的草杆,搭在弓弦上,然后对着正在快速走的莫云的颈背,边射出去边叫到“小心箭!”

  莫云听见叫声,回头一看,只见一只“箭”飞了过来,吓的跌坐在地,还脸朝着天,四脚并用得在地上后退了几步,看样子真的是吓的不轻。此刻天凡放声大笑了起来。莫云知道自己被耍了,便狠狠的盯了天凡一眼,然后连滚带爬的跑走了。

  此时受伤的潇定看见莫云被戏耍,也跟着笑起来,只是因为受了伤,笑的时候,直接带着自己的胸口剧痛。狠狠可咳了几口血出来,天凡听见咳声,连忙将潇定扶着坐起来。

  潇定看看天凡,勉强的忍着疼痛,微微笑道;“谢谢你,救了我。”看来潇定受的伤不轻,说话的声音都变得轻轻柔柔,软绵无力了。

  ...................................................

天下之悬空鬼王

天下之悬空鬼王

作者:天凡蝎子分类:古典仙侠点击: 28688  

  一个玄幻世界的大门派的少爷,就无数疼爱于一身,无数更高级功法资源任他可以选择,却因为可以选择了一部不明白(哪个世界的功法练习而匪夷所思不幸身亡。但幸运的人的事,带着自己得记忆复活到一个武侠世界平凡普通少年身上。便这位少年带着仇恨刚毅成长,成了这个武侠世界令人闻风而动这件事已经在九州大陆传的沸沸扬扬。说北海逍遥门历代门主都是男丁一脉单传,正当是逍遥门最繁荣的时候,逍遥门门主逍遥凌的儿子逍遥君也是像他的父亲,祖父一样是个天资极高的天才,逍遥凌对他甚是宠爱。在这件事发生之前,大家都称呼逍遥君为“少爷”。对啊,他是一代盟主的儿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他想要熟练什么样的功法,逍遥凌都会帮他找到,少爷想要一门行如风,快如电的身法,“神行教”门派的教主将他门派的不传秘法神行步传授给少爷;少爷想要缥缈无影的剑术,“幻剑阁”阁主便亲手传授少爷幻剑术;少爷在十三岁的时候看中了一位倾国倾城的歌女,父亲逍遥凌也是以万金将歌女赎回来当少爷的剑侍。这位少爷其实也是一个通事,明理的人,也不会因为自己的身份而桀骜,骄横。这也是大家都很愿意叫他少爷的原因吧。这位少爷平时温文尔雅,向来安静,只是他特别喜欢奇特的东西,像他要学的神行步、幻剑术都是他不小心知道的奇特道法,一时兴趣盎然,才不得不向别人提出要求。至于那个歌女,这是少爷突然对韵律感兴趣后,才求着父亲将歌女赎回。也正是因为喜欢奇特的东西,让这位少爷遇到大祸。。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