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十章 九黎城

天下之悬空鬼王:第十章 九黎城

要主要负责去打猎找食物供他们两个人吃。还得莫名其妙的保护好他的安全,那天他们在经一条山路的时候,遇到了几个山贼。没想起这潇定丢下他,跑的比谁都快,本来天凡看他和莫云打得时候,如果很厉害。碰上几个山贼,一同联手合作起码也可以吓走他们的。但是潇定的反应,让从永宁镇一路步行到这里,大概用了十多天。这一路上,天凡没少遭罪,他不仅要负责打猎找食物供他们两个人吃。还要莫名其妙的保护他的安全,那天他们在经过一条山路的时候,碰到了几个山贼。没想到这潇定扔下他,跑的比谁都快,本来天凡看他和莫云打的时候,那么厉害。碰见几个山贼,一起联手至少可以吓跑他们的。可是潇定的反应,让天凡一脸苦笑。他也没打算一个人硬拼。和他们周旋了一点时间,以保证潇定跑的够远,然后自己也转身跑了。不一会儿,天凡就追上潇定了。两个人边跑边笑。天凡嘲笑潇定懦弱,潇定嘲笑天凡第一次看上去那么狼狈。多亏了他们碰到了一个叫青龙的汉子,那青龙出身荒火教。潇定和天凡逃跑的时候看见了他,他正哼着小曲,迈着豪迈的八字步。一步一步的走着。天凡见他一手玩弄着路边随手摘的狗尾巴草,一手正扶着横扛在肩上的长刀,腰间还挂着双锤。一看就是荒火教的人。鹰卓除了翎羽就最熟悉荒火了,他告诉天凡,荒火战士大多是敢爱敢恨,豪爽仗义之人。是个路见不平就会拔刀相助的人。天凡希望能请求帮助,不然就过不了这条山路了。于是连忙拉着潇定停下来。然后主动走到这汉子面前说道:“敢问阁下是荒火教的义士,在下天凡,是个山野猎人,这位是我的朋友,潇定,是个书生。”。...

  九黎城门口,两个人正昂着头看着高大的城门上的题字“九黎”。这两个人,一个白冠、白衣、白裤,手拿折扇,看上去瘦弱单薄,面容英俊,皮肤白皙的像个女人,但是眉宇间透露出一股英气,是个让人映象深刻的书生。还有一个则是身穿粗麻衣服,年纪不大,但是表情淡定,透露出一种莫名的自信。也是个让人映象深刻的少年。没错,他们便是潇定和天凡了。

  从永宁镇一路步行到这里,大概用了十多天。这一路上,天凡没少遭罪,他不仅要负责打猎找食物供他们两个人吃。还要莫名其妙的保护他的安全,那天他们在经过一条山路的时候,碰到了几个山贼。没想到这潇定扔下他,跑的比谁都快,本来天凡看他和莫云打的时候,那么厉害。碰见几个山贼,一起联手至少可以吓跑他们的。可是潇定的反应,让天凡一脸苦笑。他也没打算一个人硬拼。和他们周旋了一点时间,以保证潇定跑的够远,然后自己也转身跑了。不一会儿,天凡就追上潇定了。两个人边跑边笑。天凡嘲笑潇定懦弱,潇定嘲笑天凡第一次看上去那么狼狈。多亏了他们碰到了一个叫青龙的汉子,那青龙出身荒火教。潇定和天凡逃跑的时候看见了他,他正哼着小曲,迈着豪迈的八字步。一步一步的走着。天凡见他一手玩弄着路边随手摘的狗尾巴草,一手正扶着横扛在肩上的长刀,腰间还挂着双锤。一看就是荒火教的人。鹰卓除了翎羽就最熟悉荒火了,他告诉天凡,荒火战士大多是敢爱敢恨,豪爽仗义之人。是个路见不平就会拔刀相助的人。天凡希望能请求帮助,不然就过不了这条山路了。于是连忙拉着潇定停下来。然后主动走到这汉子面前说道:“敢问阁下是荒火教的义士,在下天凡,是个山野猎人,这位是我的朋友,潇定,是个书生。”

  这汉子看有人正正经经的和自己打招呼,连忙扔了手中的狗尾巴草,将长刀竖立着拿在手中,说道:“我叫青龙,就是荒火教的弟子。你们有什么事吗?看你们慌慌张张的。”只听他声音洪亮,中气十足。一听就是个豪爽的人。

  “不瞒青龙兄,我们就在前面的山路上碰到了一群山贼,挡住了去路,现在就逃了回来,我久闻荒火教义士都是武功高强,豪爽正义之人,还请青龙兄出手相助,帮我们通过这段山路。”说完,潇定也跟着快速的点头。,天凡也是醉了,看见潇定一脸无助的样子,就在怀疑上次和莫云拼死拼活的人到底是不是他。还是自己在做梦。

  “什么!它奶奶的,还有这种事。我青龙可不能放过他们。走,反正我也要过这条山路,我来帮你们搞定他们。碰到我青龙他们是死定了。”青龙喘着粗气,愤怒地说道。天凡见他说话粗放,内心愤怒脸上就是愤怒,也不隐藏自己的内心。说实话天凡甚是羡慕这种表里如一的人,不像他自己。他现在觉得这个叫青龙的汉子甚是可爱。不觉多看了他几眼,这让他想起了鹰卓口中的伯阳,那个伯阳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荒火,是跟这个青龙一样是热心豪爽的汉子,还是与之不同呢?这时潇定看见天凡的眼神一直盯着青龙,突然有些生气。马上喊道“那快点走吧,我们还急着赶路呢。”天凡被潇定的大嗓门给拉回神来。心想,他们这一路上歇歇停停的,哪里急着赶路。便莫名其妙的看着潇定。潇定则回了他一个白眼。

  于是三人再次来到那条山路上,山贼拦住他们,青龙废话也不多说,抡起长刀直接冲到人群之中,他那长刀大概有两米长,青龙左挥右砍的,刀气纵横,形成了一个气圈,让那些手拿短刀的山贼根本近不了身,有些山贼已经被砍的头破血流。过了一会,青龙感觉打的不够过瘾。就将长刀插在原地,从腰间摘下双锤,一手一个,手臂放平,大叫”飞星震“,然后身体开始旋转起来。双锤像龙卷风一样扫击那些山贼,龙卷风所过之处,那些山贼都被打的哭爹喊娘,跪地求饶。天凡见这荒火教的招式很是刚猛。确实适合这些豪爽正义的汉子啊。

  清理了路障,天凡和潇定都十分感激青龙。青龙也不谦虚,说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找他,他必会相助。言语间带着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让天凡在心里甚是赞赏。因为青龙不是去九黎,所以在半道就分别了。这件事情之后让天凡对荒火教这一门派很有好感,就更加想去看看鹰卓口中的伯阳了。不过在天凡心中,一直对伯阳的印象是不好的,一个突然反戈于兄弟的人,不管是为了什么,都不值得让人信任。天凡想以后有机会,还是要去荒火看看的。

  就这样,他们终于来到了九黎城的城门口,天凡看着这气势磅礡的九黎城大门,两尊巨大的大象石雕落在大门两侧,有点被震撼住了,他现在才知道永宁镇为什么是个小镇了。潇定带着天凡进入城中,这个时候正是热闹之时,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街道两边的建筑也是鳞次栉比,错落有致。潇定和天凡在人群中穿梭,看着这街道上密集摊位。除了在永宁镇见过的东西,还有很多有各种各样天凡没见过的东西。像有的摊子摆着七零八碎的瓷器残片,摊主还在叫喊稀世珍宝呢,让天凡一阵好笑。还有小孩子都凑在那边的糖人摊,只见那摊主是个白胡子的老头,正捏着一个糖人,不一会儿就出现了一个凤凰的形状,也让天凡啧啧称奇。不仅是摊位,这街道上的行人也是各色各样的,有和他一样穿着简单的百姓,也有坐着轿子的有钱人家,有穿着花枝招展的女人。还看见一个背着长剑戴着斗笠的侠士。更让天凡没想到的是看见一只大象正路过他的身旁。那大象旁都拥护着一群提着花篮,撒着花瓣的侍女。大象背上的莲花式的坐垫上正坐着一个戴着面纱的女人。看那女人的眼睛,深邃有神,眸子妩媚动人。不觉让天凡看的发呆。大家也都在驻步观望呢,天凡的手突然被潇定抓住,强拉着他离开。潇定边用力的拉着天凡穿梭人群,一边说道:“你是不是刚到九黎,就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堵住了脑袋啊,你忘了你到这九黎来的目的了吗?我现在就带你去八大门派召人的驻点。”天凡马上应允到“哦。”说实话确实是刚这繁华的九黎,都忘了正事了。

  可是潇定没有直接把他带到八大门派招人的驻点,而是将天凡拉到一个街道拐角处,叫他别动,他去去就回。天凡无奈,人生地不熟的。也为了让着他,只有默默的站在那。不过他的眼睛还在观察这九黎热闹的景象。他还看见不远处一群浓妆艳抹的女人正拿着红色的丝巾招揽这客人。等到潇定回来,天凡问他那是做什么生意的,为什么有那么多漂亮的女人来招揽客人。潇定一阵咳嗽。尴尬的说道:“这个你别管,反正你不能去那就行了。”

  接下来,潇定带着天凡继续逛下一条街,也不知道潇定刚刚单独去了别处的那一段时间里,从哪里弄出一袋钱出来。大概八、九十银。他带着天凡买了冰糖葫芦,吃了糖人,还打包了两个肉包子。路上边走边吃。天凡如愿吃到了一直想尝尝的冰糖葫芦,虽然没有想象中的好吃,但是心里是一顿满足。潇定看在眼里,心里也是一阵满足。

  因为八大门派的召人时间还没到,大概还有三天吧。潇定也就带着天凡去看了看地点,知道怎么走就行了。又带着天凡去各个店铺逛,也是为了满足天凡的好奇心,他想喝茶就喝茶,想去酒店吃烧鹅就去酒店吃烧鹅。潇定带的那点钱足够花了。天凡经历了这么多,首先是心满意足,其次是觉得这金钱真是个好东西,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很是方便。心中想着什么时候去拍卖行看看,将蛇舌兰给卖了,换些钱来。

  就这样,不知不觉到了晚上,街道上的人也越来越少。潇定和天凡正坐在一个城中池塘边的亭子内休息。两人正打算着是不是要找个客栈睡上一晚。就在这时,天凡远远就看见两个身穿白色盔甲,手提大刀的士兵正向他们走来。他们其中一人,留着络腮胡子浓眉虎眼,年龄较大。大概四、五十岁,但是步伐有力,走路噗噗作响,不怒自威,气势非凡。一看就是个高手。看见他们朝这边走来,就知道是冲着他和潇定而来。天凡认为他们是不怀好意的的,于是起身,握弓。按平常来说,天凡是不会轻易的将向他走过来的人当做是不怀好意的,像第一次遇见的潇定,还有青龙。但是,这两个士兵穿着打扮,走路姿势,分明就是和当年袭击小天凡的村庄下村、杀死小天凡父母的土匪如出一辙。小天凡的记忆是夹杂的仇恨注入少爷天凡的脑袋里的。所以,此时的天凡是仇视这些人的,在他的思想里,只要看见这同样打扮,同样感觉的人都觉得是坏人。可是有点奇怪,这样打扮的的人,总是能看见。

  这时,潇定也站了起来。但他的眼神却是不舍......

天下之悬空鬼王

天下之悬空鬼王

作者:天凡蝎子分类:古典仙侠点击: 28688  

  一个玄幻世界的大门派的少爷,就无数疼爱于一身,无数更高级功法资源任他可以选择,却因为可以选择了一部不明白(哪个世界的功法练习而匪夷所思不幸身亡。但幸运的人的事,带着自己得记忆复活到一个武侠世界平凡普通少年身上。便这位少年带着仇恨刚毅成长,成了这个武侠世界令人闻风而动这件事已经在九州大陆传的沸沸扬扬。说北海逍遥门历代门主都是男丁一脉单传,正当是逍遥门最繁荣的时候,逍遥门门主逍遥凌的儿子逍遥君也是像他的父亲,祖父一样是个天资极高的天才,逍遥凌对他甚是宠爱。在这件事发生之前,大家都称呼逍遥君为“少爷”。对啊,他是一代盟主的儿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他想要熟练什么样的功法,逍遥凌都会帮他找到,少爷想要一门行如风,快如电的身法,“神行教”门派的教主将他门派的不传秘法神行步传授给少爷;少爷想要缥缈无影的剑术,“幻剑阁”阁主便亲手传授少爷幻剑术;少爷在十三岁的时候看中了一位倾国倾城的歌女,父亲逍遥凌也是以万金将歌女赎回来当少爷的剑侍。这位少爷其实也是一个通事,明理的人,也不会因为自己的身份而桀骜,骄横。这也是大家都很愿意叫他少爷的原因吧。这位少爷平时温文尔雅,向来安静,只是他特别喜欢奇特的东西,像他要学的神行步、幻剑术都是他不小心知道的奇特道法,一时兴趣盎然,才不得不向别人提出要求。至于那个歌女,这是少爷突然对韵律感兴趣后,才求着父亲将歌女赎回。也正是因为喜欢奇特的东西,让这位少爷遇到大祸。。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能就这

      只是,少爷不可能就这样轻易的没了,他要在一个叫做大荒的武侠世界重生了!请关照下章。

    2020-10-23 06:03:3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