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三章: 雪夜追袭风云动(三)

剑气侠虹:第三章: 雪夜追袭风云动(三)

只观摇陵堂的名字,就已可可以看出与金陵府的炎阳道势不两立。而江湖人刀头舔血的日子过得久了,谁不想博个好功名以正出身贫寒!为朝廷所支持的摇陵堂在江湖上虽是正式成立不久,却也定是有其强悍的被吸引力,一时之间亦有许多江湖豪杰争相投靠,与炎阳道双方对峙立于。起先初时摇陵堂羽翼未丰,尚对炎阳道摆出谦恭的姿态,时日一久,势力此消彼长,双方终于日渐交恶,已是势成水火,再难相容。。...

  只观摇陵堂的名字,就已可看出与金陵府的炎阳道势不两立。而江湖人刀头舔血的日子过得久了,谁不想博个好功名以正出身!为朝廷所支持的摇陵堂在江湖上虽是成立不久,却也自是有其强大的吸引力,一时亦有许多江湖豪杰竞相投奔,与炎阳道对峙而立。

  初时摇陵堂羽翼未丰,尚对炎阳道摆出谦恭的姿态,时日一久,势力此消彼长,双方终于日渐交恶,已是势成水火,再难相容。

  而这一次,身为摇陵堂断续二先生之一的段虚寸等得就是来自炎阳道的一份"寿礼"!

  蹄音由远而近,在暗夜中显得犹为震耳。

  安砚生虽是摇陵堂三主之一,却也不甚清楚这个一向号称智计无双段虚寸的谋略,听得蹄音杂乱,唯恐有敌,当下便要跳出阻喝。

  段虚寸抬手止住安砚生,面呈微笑:"安兄不必惊慌,你可知来的人是谁么?"

  蹄音更近,顺着风雪直灌入在场数十人的耳中。眼利的人已可看见是一匹黑马载着一位灰衣人飞驰而来。

  安砚生并不是如他外貌那般粗豪,眼见灰衣骑者渐近,并不惊慌迎上。仔细想了想段虚寸的话,仍是不明所以,轻声道:"请先生明示。"

  灰衣人的身影已在数十丈外,座下黑马一声哀鸣,终于不支倒毙。灰衣人一跃而起,望都不望一眼垂死中挣扎的马儿,一手从背上取下包袱,一手抚着肋下长剑,仍是以那稳定而不变的节奏与步伐向前行来。

  段虚寸微微一笑,手捻长须,对安砚生悠然道:"这身灰衣你或许不熟悉,这把无鞘的‘卧龙剑‘你或许认不出来,但那节奏如一的‘渡微步‘总应该是识得吧?"

  安砚生吃了一惊:"刘渡微!?"

  旁边的十数人亦是一起动容失叫,在这凛凛寒风中听起来格外惊人。

  炎阳道已与摇陵堂势不两立,刘渡微身为炎阳道五大护法之一,竟然会于此风雪之夜出现在洛阳,这个消息已足以让在场的任何一个人惊呼了。

  段虚寸脸露得意之色,一阵大笑:"安城主不妨再猜猜刘渡微手上的包袱中是什么‘寿礼‘?"

  一听是炎阳道护法刘渡微夜闯舞宵庄,安砚生掌中本已握紧了成名兵刃"归心鞭",只待段虚寸一声令下就要出手,但听得段虚寸朗朗笑声,心头泛起一片迷茫:"我,不知道!"

  刘渡微越行越近,众人看着他那一张毫无表情木讷中透着肃杀的脸,均是心头暗惊,几个胆小的已抽身往后退去。

  段虚寸放声狂笑,声震数里。又忽然收住笑,语气淡淡,语意却是石破天惊:"若是我没有算错,那个包袱中就应是炎阳道盟主‘侠刀‘洪狂的项上人头!"

  众人大哗。"侠刀"洪狂-这个江湖上谈之色变、闻之意动、俨然已是江湖盟主、武林大豪的人头,竟然会出现在洛阳王擎风侯的寿宴上吗?

  洛阳大才子罗清才曾经在酒醉移风馆后说过一句话:"这世上的外号大多都是假的,诸如什么灭天剑绝地刀之流,就连我这个洛阳大才子也是假的。但只有一个人的外号却是一点不假,他就是摇陵堂的段虚寸!"

  这世上也许还是有人不相信罗清才品的诗、评的画、相的马、观的剑,但对这句话却是没有一个人有异议,虽然-这只是一句醉话。

  段虚寸外号人称"算无遗策",那么这一次他真的没有算错吗?

  众人心头对此已来不及有疑问。因为就在此刻,变故忽起。

  一匹全身火红、四蹄雪白的高头大马蓦然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那马来得极为突兀,就似是从风雪中凭空变出的一般。更为突兀地是那马上的骑者。但见他内是一袭藏青色短衣,外披的黑色大氅迎风飘舞,两道剑眉斜飞入鬓,一双虎目灿若天星,左手执缰,右手却是一把明晃晃的大刀,杀气腾腾、不容分说地冲入众人的眼眉间,就若是从深沉夤夜里、浑蒙天空中杀入凡间的索命无常!

  安砚生虽不识得此人相貌,却是熟悉他手中那一把名动武林的长刀,脱口惊呼一声:"顾凌云!"

  顾凌云!-他便是炎阳道五大护法中武功最为超卓、刀法最为狂横、心志最为坚毅、杀气最为凛傲的"凌云一刀"顾凌云!

  段虚寸一惯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上终现惊容,身形冲天而起,直朝尚在三十步远的刘渡微迎去,口中犹是急急下令:"拦住他!"

  顾凌云座下红马神骏异常,再经他的全力催迫下,便若一团红光腾云驾雾般直欲飞天而起,仅一眨眼的功夫距离刘渡微只有三丈。一声怒吼,刀光似电,从三丈外便向刘渡微直射而来......

  刘渡微木讷的脸上现出一丝恐惧,再也顾不得施展行步从容节奏一致的"渡微步",加急迎向飞身而来的段虚寸,口中大叫:"段先生救我!"

  摇陵堂的实力在这一刻终于全面爆发,楼墙上忽就现出几百身影,机弩箭、短袖针、铁莲子、碎心剪、毒蒺藜、斩妖钹、敌乱珠、烦恼丝、玉落镖......一时成百上千的暗器、明器、奇门兵刃全向顾凌云袭去。

  可这一切,都没有挡住那一刀!

  那一刀划过了三丈的距离,就若一幅跃舞长空的匹练,就若一条咆哮风雪的巨龙,就若一道划亮天穹的流星,就若一腔澎湃冲撞的野性,就若一道沸扬膨发的仇焰......

  -准确无误地、激情四溢地、酣畅淋漓地、痛烈嚣张地劈在了刘渡微的后颈上。

  嘶吼的风雪似乎也在这一刻乍然停止。直到长啸吟空、直到豪情炸放、直到血雨激溅、直到刀光敛散,晶白的雪花才随着漫天的鲜红与那一颗尚不及瞑目的头颅从空中缓缓缓缓地落下地来。

  狂风仍在呼啸,大雪仍在飞舞,刀光一闪而逝,奔马飞驰未停。一股强大的震憾力从在场的每一个人心底泛涌起来,时光也似在这一刻定格。

  段虚寸也不例外,奔出的身子蓦然立定,呆望着刘渡微的无头尸身就在自己十五步外、在这冷酷无情的冰雪上踉跄着,一时竟然忘了发令让手下继续攻击。

  所有的人都不由朝后退开几步,呆立当场。这不计生死、不计得失、傲狂天地、飞身博命的一刀,已经每个人的心中种下了恐惧的影子,似乎面前的顾凌云是永远无法击败、无可侵犯的地狱煞神......

  顾凌云一刀奏功,连人带马直冲过来,在离众人几步处猛然勒缰,红马长嘶一声,人立而起,激起大片风雪,众人纷纷往后退避。那一刻,每个人的心中只想速速逃离这灭天绝地的一刀,只想躲开这凛若天神的黑衣赤马。

  时机稍纵即逝。待得众人稳住心神,却见得顾凌云已掉转马头,疾驰入漫天的风雪中,终于完全被黑暗吞没。刘渡微的无头身体这才倒在地上,泉涌出来的鲜血随着尸体的跌撞在纯白的雪地上洒下令人心悸的一路艳红!

  一声朗笑从半空中传来,震醒了每一位犹在惊恐中的宾客。"且让他去吧!呵呵,既然已有了洪狂的颈上人头,本侯寿辰主菜已至,即便开宴,诸位皆请入庄。"

  洛阳王擎风侯发话,谁敢不从,众人望着无头的刘渡微手上尚紧紧握着的包裹,带着五分忐忑、三分惊惧与二分疑惑哄然入庄。

  与此同时,几匹快马悄然从舞宵庄后驰出,分为几路直奔洛阳城而去。

  而此刻,随着顾凌云隐约远去的马蹄声,那一声悲愤的长啸仍似在半空中回荡着,沉沉砸到在场每一个人的心里:"炎阳道顾凌云诛杀叛徒刘渡微于洛阳舞宵庄!"

剑气侠虹

剑气侠虹

作者:时未寒分类:古典仙侠点击: 22723  

  • 要乱叫&苹果,

      "嘘!"红衣男孩笑嘻嘻地以指按唇:"不要乱叫,给你一个好啦。"他的手中不知怎么变戏法般又多出一个苹果,抬手扔给小牧童。

    2020-11-28 03:38:06详情点赞(0)回复(0)
  • 跳,手&"

      "算什么帐啊?"红衣小孩笑道:"我刚刚吃到一半,你突然就闯进来吓我一跳,手一抖就把果核扔了出去。"

    2020-11-27 05:14:23详情点赞(0)回复(0)
  • 到神像&背后,

      左边那个神像将两个孩子一手一个拎到神像背后,口中问道:"邓老大,那个煞星肯定会来这里么?莫要我们装神弄鬼一番却等个空,岂不是让江湖上笑话我们湘北三怪。"

    2020-11-27 05:57:5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