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四章: 筹谋定计笑谈中(二)

剑气侠虹:第四章: 筹谋定计笑谈中(二)

  段虚寸听得冷汗直冒,再不敢多言。直到擎风侯的目光重又回到桌边的卷宗上,方才暗自长舒了一口气。  -知交好友:宜秋楼主"白发青灯"郭宜秋、弄月庄主"剑底弄月"萧弄月、"不...

  段虚寸听得冷汗直冒,再不敢多言。直到擎风侯的目光重又回到桌边的卷宗上,方才暗自长舒了一口气。

  -知交好友:宜秋楼主"白发青灯"郭宜秋、弄月庄主"剑底弄月"萧弄月、"不胜一醉"卫醉歌、"盗霸"司马小狂......

  看到此处,擎风侯又自顾自地笑了:"所谓知交好友,无非都是惑人眼目的。到了真正的生死关头,能为朋友做到两肋插刀又有几个呢?"

  段虚寸眼睛望着擎风侯落在墙上不断颤动的影子,不敢再插言。

  擎风侯继续道:"卫醉歌不过是一名好酒贪色之徒,无足挂齿;萧弄月沈陷于风花雪月,终难成气候;司马小狂身为‘七色夜盗‘之主,这些年倒是闯出了一些名堂,但疏于浮躁轻狂,亦不必放在心上;倒是郭宜秋身为炎阳道护法之首,其宜秋楼的实力亦不可轻忽。若是真与凌云寨联手来犯,却也不能轻敌。段先生对此可有什么想法吗?"

  段虚寸这才开口:"刘渡微一死,渡微阁已散,炎阳道实力本就与我摇陵堂不分伯仲,如今其五大势力已去其一,只凭宜秋楼、凌云寨、淡莲谷与弄月庄,若是来犯洛阳,我有把握令其弑羽而归。"

  擎风侯正色道:"杀敌一万,自损三千。若是我摇陵堂一举击溃炎阳道,且不说一些对摇陵堂素来不服的江湖各帮盟,单是少林、武当、华山、峨眉等这些自命名门的大派就足够我们应付的,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要与炎阳道起太大的冲突。"

  段虚寸露出迷惑的表情,沉声问道:"侯爷的意思是......"

  擎风侯不答,呵呵一笑,反问道:"摇陵堂的军师是你,且让本侯先听听段先生有什么主意?"

  段虚寸心头暗叹:有这样一个睿智的主子到底是祸是福?自己这个军师还有用吗?他的心里很不舒服,面上当然不敢流露出任何的不满。思咐良久,正待开口,却被擎风侯举手止住。

  擎风侯将手里的卷宗掷在桌上,斜靠在虎皮椅上,游移的眼光终于定在段虚寸的身上,问出了段虚寸一直等待回答的问题:"刘渡微带来的真是洪狂的首级吗?"

  段虚寸深吸了一口气:"属下找人细细察看了,确是洪狂无疑。"

  擎风侯一哂:"洪狂既死,区区一个顾凌云何足道哉!"

  段虚寸垂手肃容道:"但顾凌云从金陵府一路长途奔袭,终追杀刘渡微于舞宵庄前,若是不除此人,对我摇陵堂的士气实在是大大的打击。"

  擎风侯眼中精光闪烁:"刘渡微这种弑主叛将,本侯若容他只怕会令天下人齿冷,杀之倒也无妨。届时只要将洪狂的首级示众于洛阳城头,足以令我摇陵堂士气高涨,再一股作气灭了炎阳道,试问天下谁还敢不服?"

  段虚寸见擎风侯刚刚还说不要轻易与炎阳道冲突,现在却又显露出与刚才言语绝不相符霸气,莫非在试探自己的心意?他有种明悟于心的暗惊,咳了一声,勉强陪笑道:"侯爷高明。不过依属下之见,我们现在实应缓兵不动。"

  擎风侯哦了一声,目光炯炯望来:"为何要缓兵不动?"

  段虚寸小心翼翼地道:"这几年属下从多方入手,也只不过收买了炎阳道五大护法中的刘渡微,趁洪狂酒后不备暗下杀手,这才一举奏功。而那郭宜秋、顾凌云、柳淡莲、萧弄月四人都是极忠心于炎阳道之士,洪狂一死,这几人必将聚众前来报仇,其含哀兵之势,携复仇之志,若我等现在冒然进击,纵破敌于前,只怕摇陵堂也会损失惨重......"说到此处,段虚寸不免有些得意,拈须微笑:"依属下的看法,若是我们引兵不动,紧守洛阳,只要先挫去了炎阳道的几分锐气,洪狂既死,群龙无首,届时敌人就将不战自乱矣......"

  擎风侯拍案大笑:"本侯早知这才是段先生的真正想法,却偏偏不说出来,可是怕会功高而震主吗?"

  段虚寸这才醒悟刚才的失态,按捺下心中略微的悔意,重又垂目而立:"段某只知报效侯爷,不敢稍有异心。"

  擎风侯点点头,凤目中露出一丝令人不敢逼视的精光:"你放心,只要本侯一朝大权在握,断不会亏待先生。"

  段虚寸低着头,犹觉得擎风侯的眼光就像是一支可刺穿胸膛的利箭,也不敢抬起头来,只得唯唯应承。

  擎风侯沉吟良久,面色阴晴不定,一开口却是出语惊人:"若是依你看,洪狂一死,郭宜秋与顾凌云谁能坐正炎阳道盟主的位子?"

  段虚寸思索道:"郭宜秋这些年来袖手山野,摆出一付渐要退隐江湖的样子,若是炎阳道欲重立盟主,只怕舍顾凌云而无他人。"

  擎风侯叹了一声:"顾凌云虽然年轻,但胆识过人武功高强,加上此次千里追杀刘渡微之举必是大得人心,日后当是我摇陵堂的劲敌。"他目光一转,望定段虚寸,缓缓问道:"若是顾凌云回到金陵,先得到郭宜秋的支持,再按兵不动,待得坐稳了炎阳道盟主的位子才重整旗鼓来犯洛阳,段先生可有把握退敌么?"

  段虚寸凝色道:"洪狂身为武当俗家弟子,炎阳道一向深得武当少林等名门大派的支持。如果炎阳道不起内乱,再加上各方势力的支援,纵使我摇陵堂能退敌,只怕损失也必十分惨重。"

  "原来段先生也是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擎风侯先是嘿嘿一笑,面色忽就变得冷竣而漠然:"顾凌云如此招摇地直闯洛阳,以你的情报网必是早早得知,却一不派人接应刘渡微,任由顾凌云长驱直入洛阳城;二不传令追杀顾凌云,任其扬长而去,到底是何道理?"

  段虚寸轻声道:"侯爷说得是,让顾凌云杀了刘渡微,这的确是属下的失误......"

  擎风侯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刘渡微刺杀洪狂之事必是极为机密,一得手即直奔往洛阳,你来不及派人事先接应他也情有可原;而顾凌云实在来得太快,事起突然,救不得刘渡微亦怪不得你......"说到此处,擎风侯面色一变,大掌重重拍在桌上:"只是你既已知道了顾凌云来了洛阳,而且就在舞宵庄前杀了刘渡微,却仍是好整以遐地给我祝寿,而不对此做出相应的安排,本侯可不愿意看到你有这样的失策!"

  听着擎风侯冷冰冰的语气,段虚寸却是面色不变:"侯爷尽可放心,属下早有了定计,管叫顾凌云回不了金陵府。"

  擎风侯眼中神光一闪:"你有杀顾凌云的把握?"

  段虚寸先点头,然后又摇摇头:"凌云一刀虽是傲视江湖多年,但所谓强不能久,刚极易折,要杀他亦是容易。"他面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加重语气缓缓道:"不过这一次,属下却是要将顾凌云生擒于侯爷帐前......"

  擎风侯一愣,哈哈大笑起来:"若你不是‘算无遗策‘段虚寸,本侯必当你空口白话,推出去斩首了。"

  段虚寸倒是胸有成竹的样子:"若非如此,属下怎么会宁任顾凌云这么轻易地直杀入洛阳城中?"

  擎风侯沉思片刻,冷然道:"像顾凌云这样的人,是绝计不肯降我的,你为何要费这么大气力生擒之?"

  段虚寸眼视桌上的卷宗,措辞小心:"在顾凌云的好友名单中,侯爷似乎还漏看了一个人。"

  "哦。"擎风侯重新拿起卷宗,眼光停在最后的一个名字上:"苏探晴!?"

  "不错。正是被人称为‘钓水无染,濯泉摧心‘的浪子杀手-苏探晴。"

  "果然是他!"擎风侯一向古井不波的脸上亦有了一丝震动,愕然道:"这个苏探晴出道不过一两年,名头却着实很响。不过他一向在关中出没,据说是做杀手营生的,又怎么会与江南金陵府的顾凌云有交情?"

  段虚寸道:"他二人如何攀上交情倒真是一个难解之迷,但此消息确是一点不假,而且绝对是过命的交情。据属下估计,应是顾凌云少年流落江湖时与苏探晴相识,结为莫逆,不过真实的情况怕唯有局内人才知。"

  擎风侯似是心有所感,眼望空处,叹了一声:"说得也是,亦只有少年时的扬扬意气才能有百年不渝的生死相知吧!"段虚寸从未见过擎风侯有这般萧索落寞的神情,一时不敢再说下去。

  擎风侯忽有所觉,淡淡笑了笑:"先生为何要本侯特别留意这浪子杀手苏探晴?所谓百闻不如一见,他虽是名噪关中,手头上却未必有什么真材实学。而且比起郭宜秋、萧弄月、卫醉歌、司马小狂这几人来,似乎也不够份量。"

  段虚寸低声道:"顾凌云一向以神出鬼没的行踪见长。侯爷可还记得顾凌云与豫中独行怪盗秦南的那一战么?"

剑气侠虹

剑气侠虹

作者:时未寒分类:古典仙侠点击: 22723  

  • &一个好

      "嘘!"红衣男孩笑嘻嘻地以指按唇:"不要乱叫,给你一个好啦。"他的手中不知怎么变戏法般又多出一个苹果,抬手扔给小牧童。

    2020-11-26 10:24:18详情点赞(0)回复(0)
  • 吹得相&判若云

      小顾闻言,接过那笛子细看。果然与一般的笛子不同,竟只有五个孔眼。放于唇边,憋足了气力一吹,竟然只发出"呜呜"的暗哑之声,与刚才小晴吹得相比简直判若云泥。

    2020-11-27 11:44:34详情点赞(0)回复(0)
  • 上去,&伙?

      小牧童下意识地接过苹果,一时也觉得腹中饥饿,刚要忍不住咬上去,幸好及时止口:这一口下去,岂不就成了他的同伙?

    2020-11-25 10:08:21详情点赞(0)回复(0)
  • 紧张起&自动,

      刹时庙内的气氛紧张起来,破旧的帘幔无风自动,湘北三怪各运足功力,打算趁来人不注意一击必杀。

    2020-11-25 10:40:0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