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五章: 满坐宾朋寒剑锋(一)

剑气侠虹:第五章: 满坐宾朋寒剑锋(一)

  在洛阳城锦官街的移风馆二楼,洛阳大才子罗清才醉眼惺忪地半卧在酒桌上,望一眼窗外欲晓的天光,才知道不觉已昏睡了一夜。他宿醉方醒,头疼欲裂,张嘴喊道:"齐掌柜,再给赊一壶酒。"...

  在洛阳城锦官街的移风馆二楼,洛阳大才子罗清才醉眼惺忪地半卧在酒桌上,望一眼窗外欲晓的天光,才知道不觉已昏睡了一夜。他宿醉方醒,头疼欲裂,张嘴喊道:"齐掌柜,再给赊一壶酒。"等了半晌,却不见移风馆大掌柜齐通如往日一样笑呵呵地迎上来。

  罗清才大怒,刚要摔杯而起,又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连一个小小的酒店掌柜都如此不理不睬,莫非我罗清才真的落拓至此么?"越想越是心酸,索性将头埋在臂弯中继续装醉沉睡。眼角瞥处,却见几个店小二忙上忙下地跑个不停,而周围却是不合常情地一片喧闹之声,不知不觉堂中已是坐满了客人。

  罗清才揉揉发痛的太阳穴,心中生疑。按道理像移风馆这般讲究的大酒楼中,这一大清早根本不应该有几个客人,莫非有什么大绅豪门在此宴客么?再仔细一看,登时发觉不但几个店小二都是生面孔,这帮宾客也没一个是熟识的,更觉奇怪。不过转念一想,原也不关自己的事情,反正他一向矜高惯了,也不怕自己寒酸落泊的样子被人看到,只是嫌人多嘈杂,耳根不得清静,但他又实在是无别处可去,站起身来大喊一声:"齐掌柜,给我换个清静些的地方......"

  齐掌柜尚未答应,忽有道影子挡住了罗清才的视线,一只莹白若玉、纤细修长的手重又将罗清才按到了桌上,一个清绵笃定的声音淡淡道:"听说罗兄昨日又将刚刚卖画得来的五千两银子输了出去?"

  罗清才抬头一看,来人一身白色长襟,中年文士打扮,却并不相识。只是那声音似是颇有些熟悉,却是醉后头痛一时想不起来。索性复又趴在了桌上,喃喃道:"人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看来这话果然不假。"

  中年文士大笑道:"以你罗大才子的名望,只要开个价,财源还不滚滚而来。来来来,且让我敬你一杯。"

  罗清才苦笑道:"只可惜小弟如今身无分文,壶中早已无酒!"

  中年文士道:"那也无妨。今日便由小弟做东,罗兄尽管用酒。"

  罗清才狂士性子又犯了,双眼一瞪:"你我素不相识,我凭什么让你请我喝酒?"

  中年文士也不动气,仍是那淡然无波的声音:"天下才情皆相识,何问他朝旧色香。罗兄此语,岂不见外?"

  罗清才愣了一下,哈哈大笑起来:"说得好,只凭这两句,便值得老弟请我喝一杯。"看他样子,能请到洛阳大才子喝酒反倒似是给了中年文士天大的面子。

  当下就有店伙计送上一壶酒来,罗清才一杯下肚,清俊的脸上放出光来:"我来了移风馆这么久,却从未喝到过这么好的酒。"闭着眼睛回味片刻:"醇而不烈,清而不淡,浓而不腻,香而不醺。此应该是九十年以上火候的陈酿,必是齐掌柜压箱底的货色。"

  中年文士微微一笑:"有罗大才子这一句点评,保准齐掌柜的美酒留不到明日。"

  二人酒到杯干。那中年文士随意与罗清才寒喧着,一双隐露精光的双眸却在不断四处张望,而周围的喧闹的宾客虽是各各杯酒言欢,却亦是不住偷偷这边桌上打量。罗清才看在眼中,突然一叹:"可惜,可惜。"

  中年文士不动声色:"罗兄有何可惜之事?"

  罗清才望着杯中澄碧美酒,再叹一口气:"可惜这杯好酒,我却偏偏无福消受。"

  中年文士眼眉一挑:"这又是何故?"

  罗清才三叹:"别人都道我的眼睛毒,能看常人所不能。却不知我更有一项绝技。看在这杯美酒的面子上,我且告诉你个秘密。"他装腔作势地放低声音道:"我的鼻子更厉害。"

  中年文士不解:"你闻到了什么?"

  罗清才脸露厌恶之色:"我这个人最烦人打打杀杀,可偏偏却闻到了一股刀兵之气。"

  中年文士奇道:"为何我没有闻到?"

  罗清才先指指满堂宾客:"我罗清才去过多少酒店青楼,却从未见过这般小心翼翼的客人,每吃一口菜饮一杯酒都要看看你的眼色。"再一指从身边走过去的一个店伙计:"我也从未见过天下哪一个店小二能把盘子端得如此稳当,莫说盘中的菜肴,便是杯中的酒也不晃一下。"他凑近中年文士的脸,笑嘻嘻地缓缓道:"这个店小二实在是太像一个天生的店小二了,所以我怎么也不相信他是做店小二的。"

  这一句似通不通的话却让面容一直如古井不波的中年文士皱了皱眉:"都说洛阳大才子虽是才高八斗,各门各项杂学异业无一不精,却是不通丝毫武功的,莫非是错了么?"

  罗清才倨傲一笑:"我只是眼睛和鼻子比别人好一些,再加上心思敏捷罢了,岂会什么武功。"站起身来一拱手:"多谢兄台美酒相待,这便告辞。"

  中年文士呼了一口气:"不送!"转头叫来一个伙计,小声吩咐了几句,堂中一下子又热闹了几分,而几名店伙计亦开始装得脚步虚浮。

  罗清才却不立刻离去,瞪了中年文士半天,竟复又坐下:"我不走了。"

  中年文士叹了一声,没有说话。罗清才续道:"看这般情景,你们必是要对付什么人,我虽不喜刀兵之气,却最是好事,说什么也要看看这热闹再说。"他的酒意似乎一下子全然无踪,嘿嘿一笑:"你必是听过我难惹的名头,知道赶不走我,又怕我吵闹起来坏了你们的好事,方才请我喝酒稳住我。也罢,看在那杯美酒的份上,我便卖你个面子,只看热闹不说话可好?"

  中年文士拿罗清才无法,只得颌首。

  罗清才仔细看了看中年文士的脸:"你是段先生还是风门主?"

  中年文士终于面现惊容,点点头道:"我是风入松。罗兄又如何看破我的易容?"原来这中年文士便是洛阳王擎风侯的结拜兄弟、摇陵堂中梳平门主风入松。

  罗清才十分得意,又倒了一杯酒下肚:"我并未看出风兄的易容之术。只是在洛阳城中能这般不知不觉将移风馆的伙计全都换掉,又能令吝啬小气的齐掌柜拿出这么好美酒的,除了摇陵堂的人,还会是谁?许沸天昨日才与我赌了一场,我必不会认不得他的声音,安砚生那个莽夫也断无可能装成文士,只有段虚寸与你才有可能。"

  风入松心中暗惊,这个罗大才子凭着学问四处招摇,原本未放在他心上,可今日一见,方发觉此人竟有这般明察秋毫的洞透力,实在是大不平常。正想再以言语相试,忽听左边桌上的一个客人轻轻打个呼哨,知道要等的人已来了,连忙振作精神发出暗号,再笑眯眯地盯住罗清才的眼睛,轻声道:"罗兄既然看出来了我也就不相瞒,不过若是我无法完成侯爷交待的任务,在场的包括罗兄怕都脱不了干系。罗兄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应该如何做!"

  罗清才听了风入松这番暗含威胁的话,只是耸耸肩膀,曼声吟道:"追欢买笑须年少,逢场落得掀髯笑。来来来,请喝酒!"

  楼板一响,移风馆的大掌柜齐通陪着一个二十出头高大魁梧的年轻人走上楼来。

  那个年轻人身着暗青色短袄,剑眉朗目,腰胯长刀,龙行虎步地行上楼来,双眼警惕地往四周满座宾客一望,微微皱了皱眉。

  齐通大声笑道:"今日生意忒好,堂中都是满座。不过好在后楼尚有雅座,客官请随我来。"带着年轻人往楼后厅走去。

  这个年轻人正是昨夜在舞宵庄前愤然一刀格杀刘渡微的顾凌云。正如段虚寸所料,他杀了叛徒刘渡微后遣人骑着他的宝马"渡雪"假意返回金陵,自己则是趁夜再度潜入洛阳城,伺机欲要伏杀摇陵堂的一位大将。不过他虽有疑兵之计,却何曾想到自己的行藏早已全都落入了段虚寸的算计中,如今的移风馆中已是危机四伏。

  齐通带着顾凌云行至罗清才桌前时,罗清才眼睛一亮,忽然举杯站起身来:"这位兄台请留步。"顾凌云应声驻足,脸露犹疑之色。

  罗清才微笑道:"小弟见老兄虽是一脸风尘却仍是难掩英雄之相,忍不住奉上一杯水酒聊表敬意,还请兄台莫怪我鲁莽。"

  风入松怎料到罗清才会有这般举动,心头大恨。但若是此刻贸然发难,却没有十足把握生擒顾凌云,万一稍有闪失让顾凌云逃了出去,擎风侯一怒之下,自己尽管是擎风侯的结拜兄弟,只怕也难保颈上人头。只好面上努力装做若无其事,心里却大骂这个一向疏狂的洛阳大才子多事。

  顾凌云望一眼罗清才,傲然点点头,抱拳道声谢,接过杯来一饮而尽。他生性豪爽,更是艺高人胆大,此次来洛阳城追杀刘渡微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是以虽是昨晚在舞宵庄与摇陵堂诸多人朝面,却仍是只换衣而不易容。此刻一杯烈酒下肚,豪气迸发,目光炯炯有意无意扫一眼怔在一边的风入松,旁若无人地哈哈一笑,跟着齐通大步朝后厅行去。

剑气侠虹

剑气侠虹

作者:时未寒分类:古典仙侠点击: 22723  

  • &出一个

      "嘘!"红衣男孩笑嘻嘻地以指按唇:"不要乱叫,给你一个好啦。"他的手中不知怎么变戏法般又多出一个苹果,抬手扔给小牧童。

    2020-12-04 04:30:07详情点赞(0)回复(0)
  • &稍大了

      小顾喜道:"真巧,我也正好是八岁......"二人互通生辰,竟是同月而生,只是小顾稍大了几天。一时彼此心中都更觉亲近。

    2020-12-03 06:52:53详情点赞(0)回复(0)
  • 自私重&听这神

      小顾吓了一跳,他记得父亲说过这三人十分自私重利,若不收钱便不取人命,本来尚稍安心,谁知听这神像如此说,心头鹿撞,心想若是不明不白死在这里岂不是冤枉?

    2020-12-04 02:36:36详情点赞(0)回复(0)
  • 唇翕动&却是说

      正玩闹间,小晴突然钉住脚步,像是见到什么不可思议之事一般手指神像,嘴唇翕动几下,却是说不出话来。

    2020-12-03 08:51:46详情点赞(0)回复(0)
  • 道:&"若是

      右边那神像不放心地续道:"若是让那煞星发现了,岂不坏了大事。"

    2020-12-04 12:19:1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