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六章: 拥雪秦关血艳红(一)

剑气侠虹:第六章: 拥雪秦关血艳红(一)

秦岭,自古以来就是关中与蜀地间的几道天然屏障。古老的历史传说,曾有一只七彩凤凰从九重天之上坠掉入凡间,在秦岭边一个山洞中修练千百年后终成正果,重回天界。虽无法可考其真假,但坐落在秦岭脚下的落凤城却因而而故得名。连续2数天不停地的大风雪已将秦岭全部覆盖了古老相传,曾有一只七彩凤凰从九天之上坠落入凡间,在秦岭边一个山洞中修炼千年后终成正果,重返天界。虽无从考证其真假,但座落在秦岭脚下的落凤城却因此而得名。。...

  秦岭,自古便是关中与蜀地间的一道天然屏障。

  古老相传,曾有一只七彩凤凰从九天之上坠落入凡间,在秦岭边一个山洞中修炼千年后终成正果,重返天界。虽无从考证其真假,但座落在秦岭脚下的落凤城却因此而得名。

  连续数日不停的大风雪已将秦岭覆盖了一层白茫茫的幕布,而那鹅毛般的雪片仍是不断地从阴沉的天空中缓缓飘下,落地也不化,再被寒若刀锋的狂风一吹,飞舞的雪片来回冲撞着,令整个世界一片混浊,仿佛大地与天空都已被染成了纯白一体。

  在这酷寒的隆冬时分,百姓们都躲在家中生火取暖,穿梭于陕蜀两地的来往商客亦早已驻足不前,就连深山老岭中的野兽大都进入冬眠。而在那落凤小城中的一家酒店中,却依然有两位奇怪的客人。

  一个年轻人坐在酒桌边自顾自地饮酒,他面容白净,模样十分俊秀,一笑起来就露出腮边两个圆圆的酒涡。奇怪的是虽在寒冬腊月中,他却仍只穿了一件单衣,似乎丝毫也感觉不到寒冷。更奇怪的是在他面前还半跪着一个衣衫破旧的中年庄稼汉子,生活的艰辛已令他瘦削的双肩都已塌陷下去,就像一对变了形的辘轳,显得十分单薄可怜。

  店主人看出蹊跷,生怕沾惹上什么麻烦,将一大坛酒放在那年轻人的桌前后就远远躲在了一边。偌大个酒店中,便只有这年轻人与那跪着的庄稼汉子,甚是冷清。就连小店外那场风雪似乎也不忍见,呼啸着从门缝里往店内钻入。

  只听那庄稼汉子对着那年轻人哭诉道:"这孙大户是落凤城中一霸,巧取豪夺下抢占了大片的耕地,复又转租给我们。可年初说好只抽三成的地税,还与我们立下了字据,可刚刚到了秋后,那字据上却变成了抽七成的地税。他姓孙的便是欺我们这些庄稼佃农不通文字,好不容易辛辛苦苦做了一年工,到头来莫说留些小钱过个好年,就是连还他债务都还不够。他孙府的打手看我家中再无什么值钱的物品,便连一间遮挡风雨的木屋也要拆去抵帐......"

  年轻人仍如秋水一般沉静,那庄稼汉子絮叨个不停他听在耳中却犹若未闻,脸上也不见半点不耐烦。只是不断地把一杯杯的酒倒入口中,目光游移在不知名之处,似是望着窗外漫空飞雪,又似在想着什么心事。隔了良久,方叹了一口气:"为何我总是不能静下心来饮一杯酒呢?"

  那庄稼汉子生怕年轻人置之不理,急声道:"大侠你可千万莫要怪我多事,实在是被那孙大户逼得没有半分活路,所以才来求大侠给我们做个主......"

  "不要叫我大侠。"年轻人冷笑道,悠然喝下一杯酒,对面前的庄稼汉子视若不见:"做大侠的急公好义,替天行道,得闻不平之事就要不顾生死。我不是大侠,我只是个浪迹天涯的浪子。"

  庄稼汉子连忙改口道:"我刚才无意间在城中听人说起大爷是个有本事的人,这才前来相求......"

  年轻人皱了皱眉,打断庄稼汉的哭诉:"那都不过是些不能轻信的江湖谣言,唉,你要我如何?给你些银两,还是一剑杀了那个什么孙大户?"

  庄稼汉子一呆,他本于走投无路下听到有人说到这落凤城中来了一位很有本领的年轻人,这才不顾一切前来,至于应该如何为他作主,其实心中却没有半点主意。听年轻人如此问,不禁茫然,复又要继续跪下磕头,却被年轻人一把揪了起来:"你可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这一跪,岂不把银子都跪跑了?"他微微一笑,悠然道:"你既然知道我是个有本事的人,想必也听人说起我做什么的。"

  那庄稼汉子被他一把揪住,半分也挣扎不得,喃喃道:"虽然听人说大侠做得是博命的勾当,却一向会为我们这些穷苦人家仗义出手。"

  年轻人面不改容:"你只说对了一半。我是个杀手,虽然偶尔也会杀几个恶人,但那也是有人出银子,我亦有挣这个银子的能力。如此而已。"

  "银子!我有,我有......"庄稼汉子悲呼一声,仍是跪在地上,手忙脚乱地从怀中摸出一个小包,哆嗦着从小包中取出麻绳串起的二三十文铜钱,上前一把拽住年轻人的衣衫:"这是我们一众佃农好不容易凑上的一些铜钱,大爷先请收下,也莫要嫌少,日后我们都给你做牛做马......"

  年轻人苦笑,轻轻拨开庄稼汉子的大手,将铜钱放回他怀中,再细心地抚平被他抓皱的衣衫:"你可知道这件衣服值多少银子?我若是只为你们打抱不平,又如何养活自己?何况你们又给那孙大户签下了字据,我岂可不分青红皂白?"又柔声道:"你先回家去吧,以后可要先看清白纸黑字的文书,这才不怕他抵赖!"

  庄稼汉子将心一横:"反正被那孙大户逼得走投无路,我高苦儿估摸着也熬不过这个冬天,大爷若是不肯答应我,今日我便死在此处吧。"

  年轻人不为所动,冷然哼道:"那也由你好了。我苏探晴若是如此轻易就应人所求,这浪子杀手的名头也太不值钱了吧。哼,一个杀手,若是没有了原则和规矩,那就什么也不是了。"他似乎打定主意再也不理高苦儿,从腰间摸出一把翠绿的玉笛,在手中把玩着。

  "叮"得一声,随着苏探晴掏笛子的动作,一块碎银随之从他怀中跌落在地上。年轻人叹一口气:"也罢,这银子便权当送与你,先过了这个冬天再说。"说罢横笛在唇边,轻轻吹了起来。

  这个看似不通半点人情的年轻人正是当年的小牧童苏探晴。时隔数年,当日的顽童如今已成长为一个俊秀挺拔、身怀绝技的年轻人。他得了杀手之王杯承丈的倾心相传,再加上过人天资与勤勉练功,虽不过区区十三年的时光,却已是以濯泉指法与铁石心肠誉满江湖,成为关中一带声名最是响亮的多情浪子、冷面杀手。他既是名动江湖的杀手,自然再不是当年身无分文的穷家孩子,如今执在手中的玉笛亦早非昔日自制的木笛。

  不过他身为杀手,一向极少以真面目示人,想不到竟在落凤小城中被这庄稼汉子高苦儿认了出来,心中觉得十分诧异,只恐其中有诈,所以坚持不允高苦儿的请求。

  笛声虽然悠扬动听,可那高苦儿却如何听得进去。他也不捡那锭碎银,仍是对苏探晴苦苦哀求道:"可是那孙大户不但拆了我的房屋,还抢了王三的老婆,我们一些苦兄弟结伴去他府中,又被他那些如狼似虎的家丁打了出来......"

  苏探晴笛声不停,如若未闻。眼神透过酒店破旧的布帘,望向远方被雪覆盖的巍峨青山,那笛声似也透着一份怨意。

  高苦儿实在拿他无法,忍不住破口大骂:"什么大侠,什么为民仗义,依我看统统都是狗屁不如的东西!"

  苏探晴停下笛声,脸上露出一份透着顽皮的笑容:"我早说过我不是什么大侠,你现在才明白么?"

  高苦儿气极反笑:"也罢。既然苏大侠不肯替我们找个公道,我便去和那姓孙的拼了这一把贱骨头。"说罢站起身来大步往酒店外走去。

  苏探晴右脚轻踢,那锭碎银飞出去正击在高苦儿的腿弯处,高苦儿闷哼一声,一跤坐倒在地。只听苏探晴寒声道:"那孙大户如此丧尽天良,老天爷迟早会给他一个报应,你又何苦去送死?"

  高苦儿愤声道:"孙大户欺压我们许多年,如今更是变本加厉。反正总会被他逼死,早些迟些又有什么分别?"

  苏探晴似是想起了什么往事,自言自语般喃喃道:"莫非天下有钱人都是这般么?"再望定高苦儿的双眼,轻轻叹道:"我知道你骂我只不过是想激我去杀了孙大户,替你们出这口恶气。不过你要记住,我是杀手,一向只为两种东西杀人,一种是朋友,一种是银子。"他苦笑一声,一字一句道:"可惜这两样东西你都没有!"

  一个清朗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他没有,我有!"

  苏探晴眉尖一扬,却见一位四十余岁的中年人一挑门帘,昂首而入。但见来人眉清目朗,隆鼻丰神,颌下三缕长髯,虽是一付儒雅文士的相貌,眉目间却大有一份华贵之气。他亦是如苏探晴般一袭单衫,想必是赶了远路而来,额间尚微微见汗。进酒店后先对苏探晴拱手一礼,再望着高苦儿笑道:"你这痴汉子还不快走,面冷心热的苏大侠已然答应了你的请求,只是怕你被连累,方才假意不允。"

剑气侠虹

剑气侠虹

作者:时未寒分类:古典仙侠点击: 22723  

  • 要乱叫&知怎么

      "嘘!"红衣男孩笑嘻嘻地以指按唇:"不要乱叫,给你一个好啦。"他的手中不知怎么变戏法般又多出一个苹果,抬手扔给小牧童。

    2020-11-26 12:01:46详情点赞(0)回复(0)
  • 得腹中&就成了

      小牧童下意识地接过苹果,一时也觉得腹中饥饿,刚要忍不住咬上去,幸好及时止口:这一口下去,岂不就成了他的同伙?

    2020-11-27 07:59:18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这般&一阵狂

      夏日的雷阵雨总是这般说来就来。本还是一片万里晴空,一阵狂风忽就吹来了几朵低沉的乌云。喷吐着热浪的炽阳刚刚才钻入几乎垂到头顶的云层中去,几滴雨水就似约好了一般落在干涸的土地上。

    2020-11-25 10:09:38详情点赞(0)回复(0)
  • 己的原&留下什

      "哎哟!"小牧童捂脸大叫。其实并不疼痛,只是眼角瞥见掷中自己的原来是一枚吃剩的果核,虽然脸上雨水横流,未必留下什么狼狈的印记。但凭白无故被人以果核掷中,心中感觉实在是很窝囊。

    2020-11-25 09:45:15详情点赞(0)回复(0)
  •   黑&腕发力

      黑衣人乍然遇险,却是处变不乱,不退反进。一直按在腰间的右腕发力拔剑,一道灿亮的光华刹时将整个小庙照亮。

    2020-11-28 02:19:25详情点赞(0)回复(0)
  • 人玩闹&男孩问

      两人玩闹了一阵,小牧童咽下最后一口糕点,含糊不清地向红衣男孩问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住在附近么?"

    2020-11-26 05:22:35详情点赞(0)回复(0)
  • 从未听&名字,

      小顾奇道:"郭夫子是什么人?我从未听过这个名字,是你的师父么?"

    2020-11-26 09:53:3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