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六章: 拥雪秦关血艳红(三)

剑气侠虹:第六章: 拥雪秦关血艳红(三)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与这支短笛一起出现在他面前的,却不是昔日的兄弟小顾,而是他的杀父大仇人洛阳王擎风侯的得力手下-"算无遗策"段虚寸!  "我一定会努力靠自己的力量报仇...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与这支短笛一起出现在他面前的,却不是昔日的兄弟小顾,而是他的杀父大仇人洛阳王擎风侯的得力手下-"算无遗策"段虚寸!

  "我一定会努力靠自己的力量报仇,不死不休。如果有天这支笛子送交给你手上,那一定是我已经死了......"苏探晴想到小顾这一句临别之言,难言的痛楚浮上心头,暗中用手轻抚挂于脖间从未离身的那方碧玉,一向如止水不波的心绪涌起了天翻地覆的巨浪,若是段虚寸此刻趁机朝他出手,只怕江湖从此就再也没有浪子杀手这个人了!

  过了良久,苏探晴方长长吁了一口气,将翻涌的情绪平复下来,静静问道:"他死了么?"

  段虚寸将苏探晴刚才的情态暗记心头,面上似也有一丝不易觉察的诧异。不答反问:"苏兄现在想必已经不会急着离去了吧?"

  苏探晴冷冷一笑,言语中隐现锋芒:"段先生既然找到了我,若是不把话说完,只怕亦无法向擎风侯交待吧?"

  段虚寸嘿嘿一笑,避开苏探晴的目光,如实答道:"顾凌云并没有死,只不过现已成为擎风侯的阶下之囚。"

  苏探晴身躯微震,顾凌云身陷洛阳是何等惊天动地的消息,江湖上却没有半点风声,摇陵堂却对此大涨士气之事秘而不宣,显得极不合情理,擎风侯到底有何所图?不过听段虚寸说顾凌云还活着,苏探晴总算暗自松了一口气,百千念头在脑海中翻转,面上却努力装做平静:"炎阳道既然是摇陵堂的大敌,顾凌云又是‘侠刀‘洪狂手下的重将,擎风侯何不一刀杀了他,岂不一了百了?"洪狂虽已身死,但炎阳道怕乱了军心,摇陵堂亦隐而不露,所以江湖上虽隐有传闻,却是谁也不知真假。

  段虚寸叹道:"千金易得,良将难求。顾凌云是员不可多得的虎将,侯爷又是个爱材的人,所以才不忍就此杀了他。"

  苏探晴心头涌上一丝希望,擎风侯既然还希望将顾凌云归降,定是以为顾凌云并不知道是他主使杯承丈杀了顾相明,不然这不共戴天的杀父大仇岂能轻易化解?而只要擎风侯尚有一丝惜材之意,便有希望救出顾凌云。想到这里,面上重又浮现出惯有的笑容:"那么段兄来找我却是为何事?"

  段虚寸嘿嘿一笑:"侯爷知道你们兄弟情深,所以想请苏兄去一趟洛阳。"

  一丝疑惑浮上苏探晴心头:他与顾凌云交往之事只有他二人与杯承丈知道,擎风侯又从何得知?而若是他已知道了当年山神庙之事,又岂会猜不出顾凌云已知道杀父真相?他心中所想当然不会让段虚寸看出来,淡然道:"擎风侯何等威势,想见我派人打个招呼即可,何必麻烦段先生亲自出马?"

  段虚寸锐目如针,紧紧锁在苏探晴的面上:"侯爷目前要做一件大事,左思右想唯有苏兄方是最合适的人选。既是请贤,自然要有诚意,说不得段某只好亲自走一趟。"说到此段虚寸微微一笑,欣赏之情溢于言表:"何况苏兄这两年名噪关中,我也是渴求一见啊。"

  苏探晴苦笑:"看来一切都在段先生掌握之中,小弟好象已经没有选择了?"段虚寸口中说得好听,先擒顾凌云于前再请贤于后,实是不折不扣的胁迫。

  段虚寸似乎看出了苏探晴心中的犹豫,沉声道:"擎风侯还说过,只要这件大事能做成,无论苏兄想要银子还是朋友皆是悉听尊便。"又放低声音道:"实不相瞒,我与苏兄一见投缘,自然也想帮苏兄这个大忙,只要苏兄果真做成了这件事,侯爷那里有我去说项,保管还你一个龙精虎猛的顾凌云!"

  苏探晴心中暗咐:放虎容易缚虎难,擎风侯好不容易将顾凌云擒住,岂会轻易放了?不过事情至此总算是稍有转机,当下假意装出深信不疑的样子:"如此我先谢过段先生。"又装做漫不在乎地随口问道:"擎风侯手下能人众多,何以竟然会来找我?那件大事段先生可否先透露一二?"

  段虚寸正容道:"反正苏兄这一趟势在必行,到了洛阳城,一切自见分晓。"

  苏探晴闭目思咐片刻,决然道:"既然如此,小弟便与段先生一起走趟洛阳吧。"

  段虚寸举杯大笑:"苏兄爽快,且容我再敬你一杯!"

  两人正说话间,一个黑衣汉子忽进入酒店中,在段虚寸耳边轻轻说了句什么。段虚寸大笑起身:"苏兄请先随我出来一趟。"

  苏探晴应言与段虚寸走出酒店外,却见两个黑衣汉子一左一右将蒙着双眼、双手反剪的一个大胖子夹在中间,那大胖子原本还不停地喊叫挣扎,被一名黑衣人在脸上括了一记,顿时静了声,只是在这寒冬腊月间,他一张胖脸上却不停渗出黄豆大的汗珠来。而远处还站了一大群人,一面朝这边望个不停,一面窃窃私语着。

  苏探晴不知段虚寸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料想那几名黑衣人皆是他的属下,却不知这个看起来不通武功的大胖子是何人。凝神细看那几个黑衣人,皆是身手矫健,脸色木然,见到段虚寸出来都恭谨行礼,不由心中暗叹:这几名黑衣人都不过是些无名小卒,武功却也算得上是江湖二三流,看来洛阳摇陵堂果然是纪律森严,好手众多。

  一个黑衣人上前对段虚寸深深一揖:"属下按先生的吩咐特意没有封他穴道,而是任其挣扎哭叫不停,这一路上惊动了不少百姓。"

  段虚寸捻须微笑,拍拍黑衣人的肩膀以示鼓励,再上前一把揭下那大胖子的蒙面布,转头对苏探晴一笑:"苏兄可知此人是谁?"

  苏探晴先茫然摇摇头,忽然心中一动,失声惊道:"孙大户?!"

  段虚寸哈哈大笑:"苏兄果然是个聪明人,和苏兄打交道真是痛快!"

  苏探晴心中暗惊,段虚寸做事滴水不漏,必是先偷听了自己与高苦儿的谈话后,一面入酒店和自己说话,一面已派手下将这鱼肉百姓的孙大户擒了过来。

  段虚寸凑近孙大户的一张胖脸上,微笑道:"你可知我们为何要将你抓来?"

  孙大户一路上被那几名黑衣人强拉硬拽,吃了不少苦头,看到段虚寸一付文士打扮的样子,料想是个讲理的,如若见到了救星,颤声道:"我......不知我孙梦龙如何得罪了先生,还不知道先生怎么称呼?"

  段虚寸寒声道:"你记住,我叫段虚寸,来自洛阳。"

  孙大户虽非武林人物,却也知道这个惊天动地的名字。他刚才正在家中吃茶,却被几名黑衣人不问情由地擒走,身边数十名素日威风的保镖全被打得断手断脚,知道对方来头极大,却还是未料到竟然是洛阳摇陵堂的段大先生亲至,这一惊非同小可,大叫道:"段先生饶命,贵堂若是需要银两,我马上叫人奉上......"他的嗓子本就哭喊得嘶哑,此刻拼命叫来更如杀猪般难听。

  段虚寸嘻嘻一笑:"我摇陵堂岂会平白无故要你的银子。"面容一整:"你平日渔肉百姓,将一众佃农逼得走投无路,可曾想到会有今日?"又对远处的一大群围观百姓高喊道:"孙大户多行不义,今日便由摇陵堂与浪子杀手苏探晴联手为民伸冤替天行道!"

  远处百姓大声叫好,更有不少人在风雪中跪了下来。

  苏探晴心中暗凛:段虚寸此手玩得漂亮,既提高了摇陵堂的声望,又可收买人心,还令自己不得不暗中承情。最高明的是他并不以此向自己示好,而是已然谈妥去洛阳的计划后方使出这一枚棋子,此人心机变化之快、谋算之深,皆是平生仅见,不愧是摇陵堂中仅次于擎风侯的二号实权人物!

  孙大户心知大限将至,面露出恐惧之色,哭喊道:"段先生饶命,我家中有数万两银票,还有一些古玩玉器,你若是想要,尽可拿去......"

  段虚寸笑道:"你平日巧取豪夺那许多的银子,此刻才知道是不能救命的么?"手腕蓦然一翻,一物忽从袖中弹出。

  孙大户的哭喊声曳然中断,一道寒光由段虚寸的手中射出,刺入他的胸膛,又迅捷无比地收了回去。孙大户双手被缚无法按住伤口,只是大张着嘴,长长倒吸了一口寒气,身体不停扭动,忽又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惨叫,胸前迸出一股血箭。

  围观的众人何曾见过这样的凶杀,发出经久不息的一片惊呼声。他们根本未看清段虚寸是如何出手的,简直犹如施魔法一般,有几个村民已经跪在地上叩起头来。

  在场诸人中,只有苏探晴看清了段虚寸弹出的是一把莹光四射的绿色小剑,剑刃入胸即回,因为剑锋极薄极快,所以血液却并不立刻涌出伤口,而是随着孙大户泄出最后一口长气方才如泉喷溅。

  段虚寸仿若无事地拍拍手,回过头来朝苏探晴宁定一笑:"苏兄,此间事情了,我们已可上路了!"伴着他镇定自若的语声,那喷于空中的千百点血花才随着漫天飞舞的雪片一点点地散落下来。

  血艳红,雪纯白。

  而看到段虚寸谈笑间杀人的这一刻,苏探晴才忽有一种感觉:摇陵堂中最可怕的人,或许并不是擎风侯!

剑气侠虹

剑气侠虹

作者:时未寒分类:古典仙侠点击: 22723  

  • &一下眼

      小晴惊道:"我刚才不小心撞了一下左边这个神像,他,他好象眨了一下眼睛......"

    2020-12-03 09:56:04详情点赞(0)回复(0)
  • 门蓦然&冷风吹

      "依呀"一声,庙门蓦然打开,夹杂着雨点的冷风吹入,庙中烛火摇摆不休。

    2020-12-02 09:21:24详情点赞(0)回复(0)
  • 成了一&野地覆

      伴随着着隐隐的雷声,零零落落的雨水越来越多,慢慢织成了一张密密匝匝的水网,漫山遍野地覆盖下来,仿似把整个江汉平原都笼罩在氤氲的水汽之下。

    2020-12-02 03:45:3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