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11章 你行,有心计呀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第11章 你行,有心计呀

果真,吴秋生拉住陈扯清,把她往包厢的沙发上一推,然后把包厢的门狠狠地地关上门,锁上。然后象一个疯子一样扑向陈扯清,三下两下将她的衣服撕成了两半。现在她遇上的吴秋生都接着象一个疯子一样扑向陈扯清,三下两下将她的衣服撕成了两半。。...

果然,吴秋生拉住陈扯清,把她往包厢的沙发上一推,然后把包厢的门狠狠地关上,反锁。

接着象一个疯子一样扑向陈扯清,三下两下将她的衣服撕成了两半。

以前她遇到的吴秋生都很吓人,但前几次明显没有这一次的恐怖,这是一个疯子才有的行为,他疯了,肯定是疯了。

如上一次一样,陈扯清打算用精神转移法来减轻自已的痛苦,她努力去想一些自已愿意回想的事情,希望把自已的注意转移到不痛苦的事情上。但她发现自已做不到,因为这一次确是太痛苦了,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

时间非常的漫长,好象一过了一个世纪,他才从她的身上下来。

已经被吴秋生吓得脸上没有了血色的陈扯清迅速地逃开,冲进卫生间,蹲在卫生间的一个角落里,浑身瑟瑟发抖。

与前两次不一样的是,这次结束后,吴秋生并没有像是回避垃圾一样,迅速的从她所在的地方撤离。

而是用一种杀人一样的目光,看向了卷缩成一团的陈扯清,嘴里恶狠狠地对陈扯清说道:“你要是不怕我像刚刚那样往死里弄你,你尽管到爷爷那去告我……”

吴秋生好象还想说什么,但却突然停了下来,自已陷入了一种迷茫中。许久,才回过神来,咬着嘴唇又盯了陈扯清一会,便发出一阵很冷很恐怖但却很短暂的笑声。然后,他就扬起手,整理了一下衣衫,拉开门,大步地走出了卫生间,走出山庄,坐上他的车,消失在大街上。

看着吴秋生已经从自已的视线消失,脚步声远去,陈扯清才敢抬起头,向外门看去,她又把门重新关上,再次反锁,因为她怕此时有人闯进来,看到她这样的衣裳不整的样子。

她被吴秋生硬拽进包厢里来的时候,丁圆圆的包落在了外面,此时的她身边连个手机都没有,根本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

她不确定楼下的聚会散了没有,不敢随便地出去,怕被人撞到,看到已经几乎是赤身裸体的自已。

洗手间浴缸旁,有一扇小窗户,陈扯清一个人在洗手间里盯着那扇窗户,一直看着外面的天色从黄昏变成漆黑,洗手间的门外终于有了动静。

敲门的是来打扫房间的服务生,陈扯清从她的话语里知道聚会已经散了,现在这里除了她,已经没旁人了。

她才算放下心来,她让服务生给自已借来一套女装,穿服务生给人衣服,迅速地逃离。

回到别墅,陈扯清连晚饭都没吃,直接上楼洗澡睡觉了。

说是睡觉,其实哪里睡得着,她闭着眼睛,胡思乱想了许久,不知道怎么回事,脑海里就想到了下午吴秋生临走之前,扔下的那句话:“你尽管让爷爷去我那住……你不怕我往死里整你的话…”

你尽管让爷爷去我那住……只是短短的十秒钟,陈扯清就搞明白了状况。

原来就在陈扯清拿到丁圆圆的包包准备离开时,吴秋生接到的电话是爷爷打来的。爷爷在电话里的意思是要到别墅去住一段时间。

这一段话被吴秋生误认为是自已跟爷爷商量好的,请爷爷到别墅里去监视吴秋生。怪不得吴秋生生气,如果爷爷真去了别墅住,那吴秋生就没有了任何自由,他就必须天天的回别墅去住,完成他做丈夫的责任,而这是吴秋生最怕的,也是陈扯清最怕的,因为无论是陈扯清还是艾天娇都不是吴秋生的所爱,陈扯清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已经发现了吴秋生不仅不爱艾天娇,其实他是不爱任何人,他惧怕婚姻,象得了一种叫做婚姻恐惧症的病。

她这一天在吴秋生的面前又是把酒洒在他的袖口,又是撞入他的怀中,又是闯入他单独在的房间,想必他早已经认定她是为了纠缠他,而故意做出了这一连串的巧合。

所以,爷爷的电话无疑是火上浇油,彻底点爆了吴秋生的脾气。

陈扯清受尽了吴秋生的污辱,不仅身体上受到了伤心,更是心灵上的伤痛,更多的是心头疼。

不久前她故意躲到美国去,以为可以避开这一切的麻烦,不让吴秋生再误会自已,可是她想不到这样会让事情发展的越来越糟糕。

现在回来了,却出现了这阴错阳差的一幕,使她所有的努力,不仅没有任何的意义,相反更让吴秋生变本加厉地伤害自已,更加深了他对自已的猜忌,陈扯清的心更是受伤。

没过几天,爷爷真的搬过来住了。

陈扯清不敢再往下想下去,她反复地揉搓着剧烈疼痛的两边的太阳穴,希望能减轻一下自已的头痛症状,可是她却发现她现在所有的努力都没有什么实际的效果,疼痛的伤害就象是一个恶魔一样仍然在纠缠着自已,不肯放过她。

老天爷,你这是怎么了,我有什么错?我不过是想通过自已的努力,还清家人的欠债,供我弟弟上学,尽一个做姐姐的责任而已,我有什么错?你为什么要这样处罚我?

此时的陈扯清只能怪起了老天爷来了,认为是老天爷的不公,把这一切的不幸降临到自已的头上。

不行,我还要想办法逃开,不能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现在自已的身上了。

她发现她再也无法承受这一切了。

想了很久,陈扯清脑子里有了一个还算是清晰的思路。

她从床上起来,来到柜子前,打开她在嫁入这个家时带来的那一个箱子,找到了一大摞剧本,她把剧本抱回到了床上,一一摊开,挨个翻看了起来。

盯着那些剧本,翻来覆去的研究了大半夜,真的从里面发掘出来了一个好剧本。

一线导演,一线编剧,一线男演员,一线投资公司……最重要的是,这部剧的拍摄时间,原计划是后天。

“嘻嘻…老天爷谢谢你,给了我一线生机,她决定原谅老天爷了。

所谓的原计划是因为这个剧本的女主角早就敲定了的,可就在前几天她因为发生了绯闻,与一位有妇之夫发生了一些事情。而这位有妇之夫的老婆是这个剧本的主要投资人,所以她打算更换女主,可能会无法按照原计划开机。

有可能会就意味的有希望,陈扯清此刻的心里是这样想的。

原剧中的女主因为绯闻已经引发了一系列的反应,使得这个剧本未拍就已经火了,她若是提出接这部剧,一向精明会算计的丁圆圆,应该是不会反对的。

因此,如果陈扯清提出接这部剧的要求,打算接下这部戏的话,应该会很顺利的拿下,那么,就不会影响这部戏原定的开机时间,而她今晚就可以以拍戏的名义,顺理成章地暂离天都,不会引起老爷子的怀疑。

此时,陈扯清的心里不免又生出了一点点的失落。以前,她喜欢吴秋生的时候,做梦都渴望可以靠近他,得到他,可是自已现在却是时时刻刻地想逃离。

也许她的这一生,注定与吴秋生是有缘无份了,他注定只能是她的男神,而不是男人。

此时,陈扯清稳定了一下自已的心神,便向丁圆圆发了几条微信过去。

这一个晚上,陈扯清都不能入睡,直到天亮,她才又被一阵手机铃声给吵醒了。

丁圆圆给她回了消息。

正如陈扯清心中所想,丁圆圆果然答应了她的提议。

丁圆圆的办事效率一向很高,上午十点钟,她就给陈扯清回了电话,说合同已经签好。

陈扯清去了一趟吴家老宅,她把这一消息告诉了吴老爷子,然后便收拾行李,从吴家老宅出发,去往超音速火车站。

从美国回来,呆了才一天一夜,陈扯清又要匆匆地离开,再去异国他乡,陈扯清现在感觉自已就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四海漂泊的人,心里的那份痛又增加了几分。

三个多月的时间,这部戏在南山国的河内杀青。这部戏主要描述的是发生在边境的贩毒的事情。说的是天朝国为了打击毒品犯罪,派出了一名美女级的卧底,打入到犯罪集团里,与犯罪分子斗智斗勇,协助天朝国警察与国际组织一同合作打击国际犯罪的事情。

庆功宴在南山国的首都河内举行,陈扯清和丁圆圆有兴与来自世界上很多国家的优秀演员一起相聚,认识了一些国际大腕。

结速庆功宴后,陈扯清和丁圆圆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坐上超级中南国际高铁回到天都市。

到了天都后,陈扯清也不打算立即回家,先在外吃过了晚饭后,才让司机开车送自己回到吴秋生的别墅。

车到别墅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别墅的门口的路灯还亮着,但整幢别墅却死一般的沉寂。

皱了一下眉,才反应过来,今天是周六,管家休息的日子。

今天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吴秋生应该也不会回来,陈扯清一回到卧室,将行李箱随手往更衣室里一丢,就进了洗手间,然后打开水龙头,挤了卸妆膏,冲着脸上揉去。

虽然自已长得与艾天娇十分的相似,但人的相貌虽然容易出现相像的,人的精神形态上却很难做到一模一样,陈扯清为了扮演好这个替身,不得不处处地去刻意模仿艾天娇。从就连平时的妆容仪貌,生活习惯,一言一行都是要着意的去模仿,有时陈扯清在自已无意识中还真把自已当成了艾天娇了,已经分不清彼此了。

陈扯在自已的脸上抹上了卸装膏,把自已完全的还原成陈扯清本人,她仔细地看着自已卸了装以后,还真发现自已长得跟艾天娇一模一样,真的很象是一对双胞胎,她真怀疑自已是不是与艾天娇是一母同胞了。

可是她也知道她与艾天娇在性格上,生活习惯上,还有一些为人处世的方法上,特别是身世上有着天壤之别。人家是千金大小姐,而自已出身贫寒,正因为这样自已才不得不放弃学业,出来打工挣钱,正因为这样自已都不得不当这个替身,替艾天娇受这份单恋之苦。接受一份不爱自已的男人的情感折磨。

陈扯清也弄不明白吴秋生根本不爱艾天娇,她为什么还要这样死皮白脸的贴,为了这份实际上并不存在的爱竟然下那么大的本钱,请了替身替自已结婚,干出了这一份世上最荒唐的事情,害得陈扯清也跟着一起荒唐。

不过,陈扯清很感激她,是艾天娇给了自已一条生路,让她做了她的替身,如果当初她不是让自已做了这个替身演员,自已心中的愿望就会遥遥无期;如果不是艾天娇让自已做了吴秋生的妻子的替身,陈扯清也许下辈子还不能体会到自已这位男神的狠毒,自已也不会由爱生恨,彻底地看清了自已所崇拜所深爱的男人是这样的一个无耻之徒。

泡了一个热水澡,陈扯清舒服了许多。

也许是因为这一次即完成了一次当替身女演员,成功地演了一个女主角,又能逃开吴秋生的伤害,心情好了很多的缘故,陈扯清在从南山国回天都的路上就在车上狠狠地睡了一个觉,此时困意全无。

她在卧室的床边站了一会儿,就拿起手机,走向了阳台。

别墅外秋风缓缓,令人很是惬意,心情大好的陈扯清躺上一张红木摇藤椅上,拿着手机随意的玩,转眼二个多小时就轻易地流逝了。她收起了手机,正打算回房休息,一道强烈刺眼的灯光从别墅的门口打了过来,恰好照在她的脸上。

刚开始她以为是过路的车辆,并不是很在意,抬起手遮掩了一下光,从红木摇椅上站起来,打算回屋,就听到楼下传来了车子熄火的声音。

她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向下面。

吴秋生的车子已经停在了楼下,司机小王先跳下了车,正在打开车门。

接着是管家的声音,吴老板回来了。

陈扯清的心一紧,吴秋生……他怎么忽然回家了?

望着楼下吴秋生的车,陈扯清的心此刻七上八下,很是紧张。

此时的吴秋生总是让陈扯清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她慌张的转了两下眼珠子,想都没想的就冲回了卧室。

此刻,她的心里想着的是自已得在吴秋生上楼之前,得找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

她刚刚拉开卧室的门,就听到楼梯口传来了脚步声。

陈扯清来不及多想,她急忙冲入卧室,慌乱中到处寻找可能藏身的地方。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

作者:孤儿永无泪分类:穿越附身点击: 7426  

  一对双胞胎姐妹,爸爸妈妈所以家庭贫困家庭的原因,养不起她们而将她们都送了人。姐妹二人在三十年的不期而遇,却不明白真相,姐妹二人只我以为她们是这个世界上长得很像的人。由因为长得像,常被旁人说成双胞胎,特别是同学们常常拿他们开玩笑,说她们就是一个人。。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做艾天&生有着

    她之所以答应做艾天娇的这个吴家太太的替身,不仅仅是因为要还父亲生前欠下的赌债,而是她与吴秋生有着一段很奇特的缘分。

    2021-01-16 11:24:13详情点赞(0)回复(0)
  • 到他的&时的心

    可吴秋生此时仍然是不管不顾,完全没把陈扯清此时的心情放到他的心里,不管陈扯清此时的心中感受如何。

    2021-01-17 12:01:57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时候&男人。

    一直到快天亮的时候,她才迷迷糊糊地勉强入睡。这个时候她觉得自已的身体有些重,感觉到自已的身上压了一个人,一个男人。

    2021-01-16 04:21:35详情点赞(0)回复(0)
  • 平静地&后他却

    果然如丁圆圆说的,吴秋生一直不回家,陈扯清一直很平静地在别墅里生活,可是三个月后他却回家了。

    2021-01-17 01:25:55详情点赞(0)回复(0)
  • 丁圆圆&的心立

    丁圆圆两次提到了吴秋生,陈扯清的心立即动了:“好,我答应你!”

    2021-01-15 11:05:56详情点赞(0)回复(0)
  • 要让她&做生活

    奇葩的是今天艾天娇不仅要请她做演员替身,还要让她做生活上的替身,就是到她的新婚丈夫家当假太太。

    2021-01-16 11:36:15详情点赞(0)回复(0)
  • 计说动&的想把

    面对陈扯清的抗拒,吴秋生似乎觉得很好笑,咬着牙骂道:“你还装,你装,你不是日夜都想和我这个的吗?你还敢去骗我爷爷,施用诡计说动了我爷爷逼我跟你结婚,千方百计的想把我逼回家,说,你是不是这个目的?”

    2021-01-16 03:55:4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