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12章 甜蜜的往事伤痛的往事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第12章 甜蜜的往事伤痛的往事

她关上门卧室的门,眼光在卧室里到处疯狂扫射,企图找个地方躲。“吴老板,您慢点。”紧关的门外,传来了司机小王的声音。“没事儿。”随着吴秋生和司机小王的声音不断地地传进她的耳“吴老板,您慢点。”紧闭的门外,传来了司机小王的声音。。...

她关上卧室的门,眼光在卧室里四处扫射,试图找个地方躲。

“吴老板,您慢点。”紧闭的门外,传来了司机小王的声音。

“没事。”

随着吴秋生和司机小王的声音不断地传入她的耳朵,使得已经有些六神无主的陈扯清更慌乱,她像是无头苍蝇,掀了掀被子,拿了拿沙发的靠枕,拉了拉化妆柜的小抽屉……最后,发觉这些地方,根本藏不下她。

一时找不到藏身的地方,陈扯清更是急得跳脚,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怎么办?怎么办?死了死了死定了!”陈扯清急象热锅上的蚂蚁,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脚步声在门口停下,有门把转动的细微声响传来。

她全身汗毛直竖,眼珠子乱转,四处察看,然后不管不顾的就趴倒在了地毯上,爬到了沙发的下面。

就在这千均一发的时候,卧室门被推开了,吴秋生和他的司机小王,走了进来。

十秒钟不到,脸贴在地面上的陈扯清,看到有四只脚冲着自己走来。

她的心悬到了嗓子眼上,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眼光死死地盯在两双鞋上。

谢天谢地,眼看着有一只鞋已经快要踢上她眉心,那四只脚终于停了下来。

她的心中舒了一口气,可是她高兴不了多久,离她最近的那两只脚,裤腿忽然往上提高,露出精致白皙的脚腕。

她们一眼就认出,这是吴秋生的脚,他这大概是坐下了。

“吴老板,管家今天放假了回家了,您一个人可以……”安静的卧室里,响起小王毕恭毕敬的声音。

吴秋生没有回答。

沉寂了一会儿,小王又说道:“吴老板,我昨天上网看到了消息,艾小姐的戏已经杀青,她肯定已经返回天都了,我是不是给艾小姐打个电话,看看她是不是已经回到了天都,如果回到了天都,要不要请她回来……”

“不用,好不容易的让她从我的眼前消失了,我安静了一些日子,才不想再让她烦呢!叫她回来做什么?”小王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吴秋生打断,声音带着磁性和暴膩,还有几分的厌烦。

小王不敢再出声。

藏在茶几下的陈扯清,轻抿了一下唇角,尽管她知道,此时不会有人看到自己的落寞,可是却还是垂下了眼帘,遮掩住了眼底的黯淡。

卧室内再次沉寂,也不知道是不是吴秋生的要求让小王走,小王此刻说道:“那好吧,吴老板,那我先走了,您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打我电话。”

吴秋生仍旧没出声,过了几秒钟,陈扯清看到其中的一双鞋,转了个方向,走出了卧室。

卧室的门再次发出一开一合的声音,随后卧室里再次陷入了可怕的沉寂。

吴秋生皮鞋的后跟正对着陈扯清的脸。

一直在沙发下的陈扯清不敢有丝毫的动静,长时间的只用一个姿势,陈扯清都快僵住了。

就在她觉得自己很有可能会卡死在底下的时候,吴秋生的鞋子终于动了。

吴秋生终于站起身走向卫生间里接着是流水的声音,吴秋生可能是洗澡,陈扯清的心里猜测着。

陈扯清好象抓住好不容易等来的时机,她不敢再犹豫,急忙从沙发里悄悄地一点一点的往外爬。

终于,她一把脑袋探出沙发,就立刻张开口,狠狠地吸了一口气。

陈扯清刚想松一口气,可是就在此时陈扯清又看到了吴秋生的鞋子,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吓得整个人一哆嗦,立刻又缩回了沙发下面。

刚刚重新藏好,又看到吴秋生重新坐回了沙发上,好像是弯身从茶几上拿了什么东西,就往后退了两步,倒躺在了床上。

随着一阵子窸窸窣窣的声响,陈扯清听见打火机的声音,然后卧室里就弥漫着呛人的烟味。

此刻卧室里除了吴秋生吸烟时发出的很轻微的声音外,没有任何的杂音,很安静,陈扯清看不清屋内的场景,不敢轻举妄动。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渐渐地进入到了深夜,此时陈扯清才敢悄悄地,小心翼翼的从沙发下慢慢的又爬了出来。

陈扯清终于看清了卧室里此刻的情景,吴秋生没脱衣服,闭着眼睛,躺在床上。

吴秋生很安静地躺着,陈扯清不知道她是否是睡着了,或者只是闭着眼睛在养神。

陈扯清盯着他观察了一会儿,看他动也不动,才继续蹑手蹑脚地向门口走去。

就在她快走到门口的时候,陈扯清听见身后床上的吴秋生,发出了一道含糊不清的声音。

陈扯清的心都快被吓破了,一阵阵的狂跳,急忙扒倒在地上,

吴秋生,他、他该不会醒了吧?

陈扯清不敢回头,后背上已被汗水湿透。

陈扯清在自已的心里不停地祈祷,希望吴秋生不会醒来,不会突然地冲过来抓自已,不会发现自已。

终于陈扯清爬到了门口,正准备抬起手去打开卧室的门,身后又传来了吴秋生的声音。

这次吴秋生连续说了好几个字,陈扯清听得全身都炸了,就在她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她终于从吴秋生的嘴里,听清了一个字:“水!”

水?他要水,陈扯清明白了,吴秋生这是这是喝醉了,口渴了,想喝水!

陈扯清喝醉过酒,知道喝酒醉的人那种口渴的感觉,很难受,似火烧的一般,陈扯清已经迈出的脚步一时僵住了。

正在陈扯清犹豫自已是去是留,是愿意帮助吴秋生还是放任不管的时候,她又听到了吴秋生那断断续续的声音:“水……水……”

接着是激烈的呕吐声,随后就有着刺鼻的酒气快速的弥漫了整个卧室。

陈扯清楞神了片刻,缓缓地转过头。

看到了吴秋生已经吐完了,他像是很难受,脑袋垂在床沿外,闭着眼睛,时不时的发出一道压抑的闷哼。

陈扯清现在也不太确定吴秋生此时醉成什么样子,到底有多少严重,她试着喊了两声:“吴秋生,秋生?”

吴秋生没有丝毫的反应。

陈扯清这才大着胆子折了回去,走回到床边,她才发现这个男人的脸色苍白,很是吓人。

他的眼睛睁开着,一片的迷离,虽然是盯着陈扯清看的,却似什么也没看见,陈扯清明白了,这个男人真的是醉得不轻。

他吐出的污浊物把床单弄得一塌糊涂,把整个卧室弄得臭气熏天。

此刻的陈扯清心里想的是,如若自已现在是艾天娇,为了最基本的尊严,她绝对不会理会这么一个又狠毒又绝情的侮辱她的吴秋生。

可是她不是,她是陈扯清,是很多年前,第一眼遇见他,就再也没有忘掉过他的陈扯清。

女人的心总是软的,恨一个人容易,爱一个人也容易,为了爱会很轻易地放弃恨,改变自已。

“……水……”吴秋生的嘴里,又念出了这个字。

终于她们回过神来,没有再犹豫和挣扎,快速的跑出卧室,下楼倒了一杯温水,端了上来。

醉酒的吴秋生与清醒的吴秋生相比之下,完全是判若两人,一个暴膩的暴君,一个是温顺甜美的男生,这似乎正是陈扯清喜欢的那个男神。

撑起他身体的时候,他没有半点的抗拒,顺着她的力道就坐了起来。

她将水杯递到他的嘴边,他立刻就张开口,乖乖的喝了起来。

喝完水,吴秋生紧缩的眉心舒展了许多。

陈扯清重新把吴秋生放回到床上,他一躺下床,但很快就沉沉地睡去。

陈扯清给他盖上了被单,然后就起身去浴室,拿了湿毛巾出来,先将他头发上的脏东西擦干净,才去清理床单和地板。

陈扯清做完这一切后,又听到吴秋生的嘴里一直哼哼,好象很是痛苦。陈扯清又给他做了一会的按摩。

陈扯清坐到床边上,伸出一双手,在他的太阳穴两则轻轻的抒搓了一会。

这是陈扯清的母亲教给她的一套保健的手法,陈扯清的母亲是南山国人,会一些基本中草药和按摩技术。因为南山国人比较穷,以前陈扯清的外公家住在南山国的山区,家里特别的贫困,一般家里人有病都没钱治疗,陈扯清的母亲便拜师学了一些中医手法,平时里家人遇到了头痛脑热的小毛病都是她用这样的手法治好的。

陈扯清是个很好学的人,很小的时候就从母亲那里学到了这门技术,有时候为家人,治疗,有时候也能给乡里乡亲一些帮助。今天这门技术正好用到了吴秋生的身上。

她的举动可能真的起了作用,他慢慢的安静了下来,呼吸也渐渐地变得绵长均匀。

直到吴秋生沉沉入睡,陈扯清才停了下来。

此时的陈扯清才有机会象七年前的那个时候,静静地,用心地去端详着吴秋生,这个自已曾经的男神,他那双美得一塌糊涂的眉毛,那个恰到好处的鼻梁,那张嘴富有男性魅力的嘴唇,说话时富有的男人的磁性,这一切都是让陈扯清花痴一般的着迷的原因。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

作者:孤儿永无泪分类:穿越附身点击: 7426  

  一对双胞胎姐妹,爸爸妈妈所以家庭贫困家庭的原因,养不起她们而将她们都送了人。姐妹二人在三十年的不期而遇,却不明白真相,姐妹二人只我以为她们是这个世界上长得很像的人。由因为长得像,常被旁人说成双胞胎,特别是同学们常常拿他们开玩笑,说她们就是一个人。。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