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16章 是爱是恨说不清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第16章 是爱是恨说不清

“水水!!!”吴秋生仍在不停地地叫着,陈扯清的脚步再也没有迈不开。她回了床边,拿了一旁的水杯,倒了一杯温水,再次回了床边,扶起吴秋生的头,侍候着醉得迷迷糊糊的吴秋她回到了床边,拿了一旁的水杯,倒了一杯温水,重新回到了床边,扶起吴秋生的头,伺候着醉得迷迷糊糊的吴秋生。一直到他把水喝完,陈扯清才重新把他放下,让他躺好,然后再给他把被子盖好。盯着他看了几分钟。才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水水!!!”吴秋生仍在不停地叫着,陈扯清的脚步再也迈不开。

她回到了床边,拿了一旁的水杯,倒了一杯温水,重新回到了床边,扶起吴秋生的头,伺候着醉得迷迷糊糊的吴秋生。一直到他把水喝完,陈扯清才重新把他放下,让他躺好,然后再给他把被子盖好。盯着他看了几分钟。才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此时陈扯清才拿起了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手机的屏幕上显示——凌晨五点。

妈呀,自已竟然在房间里整整呆了四个小时,用了四个小时回忆着那一段过往的时光。

八年了,陈扯清不知道自已在这八年的时光里,会因为某时,某一句话,某一件事,某一个场景会回忆起那一段往事,每每想到这些,她都象是丢了魂一样,沉浸在往事里不可自拔。

只是陈扯清觉得,在自已与他的那一段往事里虽然很美好,但现在的自已与他却成了很遥远的距离,他与她再也没有什么的交集,只是陈扯清很是不甘心,她很期望有一天能让自已告诉他,他们曾经相爱,他曾经真的来过她的世界,住进了她的心里。

他不知道她有多爱那段过往时光,她是爱那段过往时光里的他。

天完全的亮了,已经是七点钟了,陈扯清再一次抬起头,静静地看了一会吴秋生,他的脸上因为酒而染红的颜色已经消散了许多,睡得正沉。

他睡前吐过,几乎把肚子都吐空了,睡醒了,想来胃里一定会很难受吧。

管家还没有来到,厨师也没有起来,平时里因为陈扯清起来得都比较晚,用早餐的时间都很晚,所以厨房都是会在八、九点钟的时候才会起来为她做早餐。

现在陈扯清自已来到厨房现煮粥,她想为吴秋生煮一碗粥,陈扯清出身贫寒,从小都是她在替她的父母照顾弟弟,所以她很独立,五岁时都会做饭。

自从来到了吴家后因为心情的原因,加上这里有厨师,有管家,她也懒得进厨房,才变得懒了许多,没有亲自下厨过。

给吴秋生做了一碗粥,陈扯清便悄悄地方下了楼。

她知道吴秋生不喜欢看到自己,因而她必须在他还没起床之前就必须离开这里,不让吴秋生看到自已。

她将粥保温起来,匆匆的回到楼上,换了衣服,就又急急忙忙的下了楼,冲着门外走去。

她本想给管家打个电话,告诉管家这些情况,让管家去侍候吴秋生吃早餐。可她没想到她刚走出屋,就看到管家进了院门。

“管家你来了?”陈扯清迎着管家问道。

“哦,少奶奶,你那么早就起来了,我还没有做早餐不好意思,我马上去做,你稍等一下。”管家有些不意思的说道。

“哦,不用了,我已经做好了。”

“哦,少奶奶,你亲自做了早餐呀?”管家有些吃惊。

“哦,我给少爷做的,你一个等少爷起床再给他吃就是了。”

“哦,好的!”管家看了陈扯清带着手包,一副要出门的样子,有些好奇便又问道:“少奶奶你要出去呀!”

“嗯,今天有公告,我得上班去了。”

“哦,好吧,少奶奶,你就放心去吧,我会照顾好少爷的,你放心好了。”

陈扯清刚想离开,突又想起了什么,接下来又对管家说道:“他昨晚喝了很多的酒,可能会头疼,你给他泡杯蜂蜜红茶,喝了会舒服一些。”

“好的,少奶奶,我都记住了,我会做好的,你就放心吧,您还有什么别的要嘱托的吗?”

想了想,确定自己要说的都说了,便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匆匆上了车,绝尘而去。

陈扯清离开了没多大一会儿,吴秋生就醒来了。

兴许正是因为昨晚上喝的酒太多了,吴秋生醉得很厉害,现在睡醒了,脑袋还是很疼,他睁开眼睛,强撑起身,在床上坐了片刻,才下了,走向洗手间。

吴秋生洗了一个热水澡,身体才感觉好了一些,他换了一套衣服,然后走出卧室,此时,他忽然想到昨晚迷迷糊糊中,他好像吐了。

吴秋生往床上扫了一眼,床单和地毯,干净整洁,完全看不到有被呕吐物污染的痕迹。

难道是我记错了吗,吴秋生自言自语道。

他微微地皱了皱眉,收回视线,拉开门,下了楼。

“吴老板,您醒了?”看到吴秋生走下楼来,管家急忙招呼。

吴秋生没有回答他,只是轻轻地点了一下头,冲着餐厅走去,他的确是很饿了,昨晚把吃的东西全都吐得一干二净的。

管家急忙跟着吴秋生的后面进了餐厅,等到吴秋生坐下后,立刻按照陈扯清说的,先端上了一杯温热的蜂蜜茶,然后去厨房,将陈扯清熬的粥,盛了一碗出来。

吴秋生喝了大半杯蜂蜜茶,才放下了杯子,然后将粥单手拖到了自己面前,拿着勺子搅拌了两下,舀了一勺,塞进了嘴里。

陈扯清用心熬煮沉香蜂蜜粥,鲜香醇美,入口甘醇。

这是陈扯清从她那来自越南的母亲的手艺。

刚一入口,吴秋生就停了下来,心中似有所想,的眉心就微动了一下,然后继续舀了第二勺,送入嘴边。

很快那碗粥就见了底。

一直站在吴秋生身后的管家,立即又伏下身来,小声地问道,老板娘要不要再来一碗吗?”

粥的味道好象很对吴秋生的胃口,他便点了一下头,嘴里很平静地应了一声哦好

喝过完了粥,吴秋生的感觉到了胃舒服了许多,心情也她了很多,等到第二碗粥喝完了,他抬头看向管家淡淡地问道:“这粥是你煮的?”

听到吴秋生这么一问,管家一怔,脸色有些不自然,他本是想如实告诉吴秋生,这粥是少奶奶煮的,但他回头一想,这样不好,他知道少爷跟少奶奶一直不合如果自已告诉他这粥是少奶奶给他煮的,他肯定会不高兴,但是说是厨师做的也不行,这些天厨师请假了,回乡下去看他的母亲了,说自已的,只能说是自已做的了,但管家此时又想到,自已根本没有这手艺,他从吴秋生刚才喝粥时的表情已经看出,少奶奶的手艺真的不同一般,这粥一定做很很有特色,自已是做不出这样的味道的,所以自已得找个理由,让少爷相信自已于是他便说道:“是,前阵子在电视上看来的,清淡养胃,所以就自己学着煮了煮。”

吴秋生点了点头,但当他放下碗筷的时候却突然说了一句,这粥的味道我怎么感觉有点熟悉,他用疑惑的眼神盯着管家看了很久,似是想从管家那里找到答案,

管家心里一惊,他以为吴秋生看破了他的心思,知道他是在跟他撒谎,心中不免坚强起来。

幸运的是吴秋生好象也没有什么,他很快收回了眼光,然后又自言自语似的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说完吴秋生便走出了餐厅,去了洗手间,洗漱一番后回到了客厅。

“昨天晚上,只有你在家?”吴秋生突然问了一句。

“没…”管家刚想告诉吴秋生昨晚他回自已家里了,早上才过来的,可是他突然想起,如果自已说是昨晚不在这里,那说自已亲手煮这粥的话就不成立了,于是他便改口道:“哦是的,昨晚我在这里住下了。今早我看到大少爷醉了,怕大少爷早上起来会饿,所以我就起来早一点给少爷煮粥。”

吴秋生微微皱了一下眉,难道真是自已记错了,昨晚上明明自已感觉有人给自已按摩,给自已擦洗,本来自已是吐了的,可是今早上起来房间却很干净的,明明床单是换过的,这些事都是谁做的,难道是管家吗?不可能呀,管家是不能轻易进入自已的房间的呀!

“吴老板,你怎么了?”管家发现吴秋生一直皱着眉头不吭声,心里有些不安,急忙又问道。

吴秋生回神。

也许真的是自已喝多了,这一切都是在做梦,自已把做的梦当真了,吴秋生心里这样想。

想到这里的吴秋生,又对管家说道,:“哦,对了,她应该要从剧组回来了吧,你记得告诉她,让她下周三去老地方等我,爷爷的生日。”

说到这话,吴秋生的脸色又变成一脸厌烦的样子。

言毕,吴秋生便收拾起自已的随身物品,毫无眷恋地走出了别墅,上了自已的车,扬长而去。

吴秋生的家族在这个城市是个旺族,有很深厚的根基,人脉很广。吴老爷子的生日宴会当然是会很热闹的,社会各界的精英都来参加吴老爷子的生日宴会,都来庆贺。有不少想和吴家拉拉关系的人,借着吴老爷子的生日,拎着重礼,有很多人还是不请自来的登门祝寿来了。

这就是人们长说的富在深山有人寻,穷在路边没人问吧。

人情如纸,世事如旗,陈扯清突然的脑子里蹦出一个这样的奇怪的想法。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

作者:孤儿永无泪分类:穿越附身点击: 7426  

  一对双胞胎姐妹,爸爸妈妈所以家庭贫困家庭的原因,养不起她们而将她们都送了人。姐妹二人在三十年的不期而遇,却不明白真相,姐妹二人只我以为她们是这个世界上长得很像的人。由因为长得像,常被旁人说成双胞胎,特别是同学们常常拿他们开玩笑,说她们就是一个人。。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