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2章 记住你是谁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第22章 记住你是谁

一股不祥的随感涌上心头,从地上爬了出来的吴秋生随后楞一下,猛地回过头,只盾到马路边上一台奔驰车停在离处奔驰车前身穿一个人。一个他十分陌生的人。在这个人的离处散在这个人的不远处散落着一件西服,那件衣服他很熟悉,那就是自已刚刚脱下的丢陈扯清的那件衣服。。...

一股不祥的随感涌上心头,从地上爬了起来的吴秋生先是楞一下,猛然回头,只盾到马路边上一台奔驰车停在不远处

奔驰车前身着一个人。一个他非常熟悉的人。

在这个人的不远处散落着一件西服,那件衣服他很熟悉,那就是自已刚刚脱下的丢陈扯清的那件衣服。

艾天娇就是陈扯清,所躺在地上的人就是一艾天娇,那个名义上是他老婆的人

他看到她的身上的衣服烂了,于是他脱下了自已的衣服给他披上,然后他听到身后一声大喊,他没有停下,接着是刹车声。

吴秋生身体微微震动了一下,他脑子里有些乱,眼睛盯着躺在地上的陈扯清和那一件他丢的西装,整个人安静的像是一副定格的画面。

奔驰车车主显然已经被眼前的一切给吓住了,也是一脸呆滞地站在那里面

躺在地上的陈扯清,动也不动。

许久两个男人都似乎才醒了过来,一起走向陈扯清,蹲下身来,试试了陈扯清的鼻息。此时陈扯清的眼睛却缓缓地挣开。

小小姐你怎么样,你还……

陈扯清迟疑了一会儿,她才晃了晃脑袋,四处张望了一下,看到站在身边的吴秋生,她的神情好了许多,然后对车主说了声,我还好的

车主先怔了一会儿,然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好好好好就好,就好,我马上打120,110然后迅速地在自已口袋里翻找起来。

不用了,你就直接送我去医院就行了,陈扯清说道。

“哦,好。”车主愣愣的回完话,过了一小会儿,才彻底的反应过来,然后急忙伸出手,将陈扯清从地上搀扶了起来。

车主把陈扯清扶了起来,此时一直站着发楞的吴秋生似乎醒了过来,他捡起地上的西装,再次披在陈扯清的身上。

她身上原被他撕烂的衣衫,经过地面的摩擦,变得更加破碎不堪。

她裸露在外的白皙肌肤上,血迹斑斑,几乎没一处是完好无损的,甚至有好几串血珠,顺着她左边的小腿肚往下流淌。

肇事车主更是惊慌,几次想扶住陈扯清都没有做到,陈扯清站不稳又几次想要跌倒。

吴秋生的拳头摞了起来。

他的脑海里始终回荡着陈扯清的那个声音,吴秋生他

他记得很清楚,就在陈扯清的那句吴秋生喊了来不久,她大力的推开他时,有没有想过自己会出现危险?

随着这个念想,闪过他的脑海里,他感觉到自己的做胸膛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击中了一般,猛地收缩了一下,然后他忽的就站直了身子,三步两步的追上前,一把抓了陈扯清的胳膊。

他把她扶到了自已的车上,然后回头对着那个仍然是被吓得直哆嗦的车主大声地说了一句,你走吧,不关你的事了,我送她去医院。

肇事似乎才醒过来,似是得到了大赦令一般,箭一般地冲上自已的奔驰车,一脚油门,飞速而去。

在去医院的路上,两个人一言不发,车上除了发动机的声音,没有任何的杂音。

到了医院,吴秋生先让陈扯清到脑科去做了ct,又带着陈扯清到骨科去检查了一遍,几乎对陈扯清全身每一处都做了检查,而陈扯清却没事似的,完全不顾身上还流着血,掏出手机给丁圆圆发了微信,告诉她自已受了车祸,让她来一趟医院。

微信发出后,陈扯清一直盯着手机,等着丁圆圆的回音,对吴秋生说了句:“我给丁圆圆发过微信了,她一会就会来,你…你如果没空,你去忙你的,不用你管我。

这句话她一直都想说,但因为在吴秋生的车上的时候自已的身体的确不舒服,怕是半途自已昏过去,所以才没有把话说出来,现在到了医院,陈扯清觉得自已安全了,没有多少的危险性了,才对吴秋生说出这番话来。

其实她不是想他留下来陪自已,这些年她一直想在他的身边,与他相守一起,可是那她现在明白了,吴秋生这个男人,不喜欢自已打扰他,即使人家不乐意,自已又何苦招惹他。

她此刻心里在想,如果自已不是因为救他才受的伤,他也不可能送自已来医院。

在车祸发生前,他对自已说让她滚远远的,不要打扰他,不要烦他,那她只能选择远离他。

她是真的怕极了他的曲解,所以还是解释清楚的比较好吧,免得到后来,遭殃的是自己。

说完这一句话,陈扯清发现吴秋生没动静,好象并不想走,于是她又说到,我不是真想救你,这只是一个意外,不管是谁都不会见死不救的,换作任何人我都会救。

听到陈扯清这句话,吴秋生的内心纠了一下,脸上抽搐了一下,但他仍然没有说话。

吴秋生的心里此时正在回响起陈扯清刚才的那一句“我坚决保证不会在缠着你”时,心里有着一种难以言状的痛楚。

吴秋生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烟,刚要点燃,身边的护士盯了他一眼,这里是医院,不许抽烟。

他烦燥地把烟拿了下去,丢到了垃圾桶坦克,却又听陈扯清说道:“这真的一个意外,我没别的意思,救你,并不是想着要和你纠缠不清。”

吴秋生莫然僵住,思绪再一次凌乱。

陈扯清仍然在不停地唠叨,还是重复着那几句话,想要把他赶走。

吴秋生又掏出一香烟,护士仍然大声地对他叱喝,不许在这里抽烟者

吴秋生一把将香烟咂向垃圾。吴秋生生气了,

看来吴秋生又生气,陈扯清立即被吓得立刻噤声。

正如陈扯清所猜想的那样,吴秋生生气了,他对着陈扯清的耳朵狠狠地说道:“既然没想和我纠缠不清,那以后我的事就少管!”

陈扯清的脸色立即被吓得煞白,她的双手握成了拳,她这般的举动牵引了她身上的伤口,加剧了本来的疼痛,使得她浑身禁不住颤抖起来。

“你要学习雷锋,你找别人去贡献去,我不需要你救我”

陈扯清的身体又是一阵剧烈的震动,痛得她快在昏厥过去。

这一幕没有逃得过吴秋生眼光,看到这一切,本来吴秋生还准备了更狠的话却给咽了回去。

他安静了两秒钟,才意识到自己说着说着话,竟然停了下来。

他脾气一向不好,他知道,冒起来火,不管对方是谁,说话从来都不客气。可竟然是为了她,他的脾气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感觉自已在变,不知道为什么。妈的,我这是怎么一会事。我会为她改变自已?

吴秋生一生气就要抽烟,可是他一摸自已的口袋才想起了烟已经被他丢进了垃圾桶。这又是为了她所做的改变为

妈的,今天老子到底是中了邪怎么的,竟然为了这个女人,这个自已不待见的女人把一切都改变了。

本来他还要生气,可这时却看到丁圆圆走了过来,他觉得自已真的可以走了,他终于迈开了脚步,扬长而去。

幸亏奔驰车的车主踩刹车踩得及时,虽然撞倒了陈扯清,但撞得不是很严重,只是皮皮外伤,不过伤口比较大,小腿上缝了好几针。

离开医院已经是次日的凌晨四点,圆圆把陈扯清送回了吴秋生的别墅。

车一停下,陈扯清就一句话也不说,推开车门,下了车,刚要走,丁圆圆忽然喊了她的真名:“陈扯清!”

自从陈扯清做了艾天娇的替身,为了防止意外,丁圆圆吩咐所有的工作人员一律喊陈扯清为“艾小姐”或“小娇”,就连在私底下,也被强制性要求这样称呼。

可是现在,她竟然忽然客套的喊了她本身的名字,陈扯清愣怔了片刻,才转头看向了丁圆圆。

丁圆圆微微笑了一下,开口:“看来陈小姐还知道自己是陈小姐。”

丁圆圆这话说的明显话里有话,陈扯清抿了一下唇,没出声。

“陈小姐,虽然你现在是艾天娇,但是,你并不是真正的艾天娇,等到小娇回来的时候,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要还给她的,所以我希望你能记住本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要痴心妄想。”顿了顿,丁圆圆似是怕陈扯清没听懂一样,继续补充了一句:“据我所了解到的情况,小吴秋生不管小娇怎么的对他死缠烂打的阜宁,他都不会让他上他的车的,可是现在他他竟然用他的车把你送去了医院。”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

作者:孤儿永无泪分类:穿越附身点击: 7426  

  一对双胞胎姐妹,爸爸妈妈所以家庭贫困家庭的原因,养不起她们而将她们都送了人。姐妹二人在三十年的不期而遇,却不明白真相,姐妹二人只我以为她们是这个世界上长得很像的人。由因为长得像,常被旁人说成双胞胎,特别是同学们常常拿他们开玩笑,说她们就是一个人。。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也想过&顺从,

    其实,她此刻也想过抗拒,但她却做不到,只能顺从,象一只待宰的羔羊。

    2021-01-22 01:36:35详情点赞(0)回复(0)
  • &乎化为

    两个人的身体亲密地接触,就在这一刹那之间,陈扯清对他的怨恨几乎化为零,陈扯清此时只感觉身体浑身的燥热,有一种奇怪的期待。

    2021-01-20 05:32:24详情点赞(0)回复(0)
  • ——吴&秋生。

    对于丁圆圆的这一些话,陈扯清大部分都是没听清,只听到了三个字——吴秋生。

    2021-01-22 05:41:42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直到&男人。

    一直到快天亮的时候,她才迷迷糊糊地勉强入睡。这个时候她觉得自已的身体有些重,感觉到自已的身上压了一个人,一个男人。

    2021-01-21 08:58:25详情点赞(0)回复(0)
  • 声,不&思夜想

    “咦,他真回来了?!”陈扯清心里突然惊叫一声,不过奇怪的是此时的她却没有当初的期待,更没有那种日思夜想后梦想变成现实的那种真实与欣喜,相反却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与厌恶,这是怎么一回事?

    2021-01-20 10:01:4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