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14章 云南之行

玉断横生:第14章 云南之行

两周无事,周四上午,我和赵子豪就去了机场,董雯对赌石不感兴趣,就没跟来。我们也不想再带她,娇生惯养的,给自己找麻烦。去到昆明,在昆明短暂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赵子去到昆明,在昆明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赵子豪就租了一辆越野车,我们就赶往瑞丽,到了那里,已经是晚上了,我俩也没想怎么玩,就出来随便晃荡了一下。。...

一周无事,周五下午,我和赵子豪就去了机场,董雯对赌石不感兴趣,就没跟来。我们也不想带上她,娇生惯养的,给自己找麻烦。

去到昆明,在昆明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赵子豪就租了一辆越野车,我们就赶往瑞丽,到了那里,已经是晚上了,我俩也没想怎么玩,就出来随便晃荡了一下。

街头巷尾,都是玉器店,不过我对这些摆在店里的东西不感兴趣,说实话,这些东西要么是下脚料,要么就是被开过的被选下的料子。

我和赵子豪走到街头,被人给叫住了:“嘿,两位大帅哥,买块石头送女朋友呗。”

我回头望去,是个皮肤黝黑的云南人,戴着一顶棕色的草帽,穿着名族服装,他说着便从兜里掏出两块玉石丢给我们,我们一人接了一块。

这两块石头,确实漂亮,蛋黄的玉质中间夹杂了乳白色的纹路,如同动画片里的云彩,在黄昏时飘动的样子。

“多少钱老哥。”我问道,其实我也是想了解一下当地的市场,看看这里和我们那里的差价,以后倒卖点东西什么的,也方便。

那人比划了一个剪刀手,我就问道:“两万?”

“二十万。”

尼玛,虽然这东西好看,但是这价格也太坑爹了,真以为我傻子小白不懂电是吧。

我也没说啥,就把石头塞到那人手里去,赵子豪还多说了几句:“就这东西,市场价也就一两万,你这翻了好几倍。”

我两准备走,那人就把我们叫住了,用很奇怪的普通话说道:“看来两位小哥还是很懂行勒嘛,要不要玩点大的?”

这话就激起我的兴趣来了,我问他怎么玩,他丢个名片给我,说明天打他电话,带我们去看看才新鲜出炉的料子。

于是我们互留了电话号码,在街上晃荡就回去睡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中午,我和赵子豪打通了那个电话,昨晚上那人接的,让我到某个街口等他。

第三天我们到了以后,那个人就用电动三楼车带我去一块大空地里,那块空地有点像农村卖猪卖牛的市场,人很多,到处都是卖原石和赌石的人,刚走进就听到笑声哭喊声唏嘘声。

“两位小哥,到了,这里是瑞丽最大的原石倒卖市场,别看场地不咋地,肯出货。”

于是我和赵子豪一头就扎了进去。

果然,这市场和我在揭阳佛山见到的赌石一条街不一样,这些原石都是用报纸包裹着的,露出一部分,看样子是新鲜出土的,有的都没怎么洗干净,上面还混着泥土,价格嘛自然也要便宜一些。

这时,开过来一辆小面包车,车上来两个男人,看样子是父子,从面包车上抬下来几块了料子,料子被牛皮纸包裹着,缠上了胶带。

刚下车,就听他俩再喊:“快来看,正宗的抹岗乌沙料子勒……”

抹岗乌沙料,我爸的笔记有记载,这种料子皮比较厚实,皮呈灰白或者灰黄色,底纹较好,裂纹比较少,如果出货,就是满绿色的高翠品种,而且很少有杂质,产量少,可是假货也多。

刚喊出料子的名字,很多人就聚集了过来,都知道这东西一旦开出货,就是发财的节奏,可很多人都是只敢看,不敢下手。

我俩也在旁边看着,我经验还足一点,我感觉赵子豪就是个二愣子,半瓶水,在旁边问着问那的,真让我烦躁。

“你说这料子不是不是真的,我看上面都还抹着泥,搞不好是一手料。”

我咳嗽了一声说道:“抹着泥就是一手的吗?主要是看质量,这里假货肯定不少,别乱动,看看情况再说。”

很多人都在观察料子,拿着放大镜手电筒看了又看,就是没人敢出手。

我说了,这料子皮厚,手电筒照进去,丫的根本不透光。

至于用放大镜看纹路,我觉得不可行,这料子皮太厚了,看不出什么名堂来。

终于,有人动了,是个胖大叔,操着一口北京腔,说话挺拽的:“看什么呢?我来,我来第一个吃螃蟹。”

我也不知道这人是不是请来的托,于是那人就选了一块,一问老板,老板说十万出手,我靠,我在美阳街买的那块,要十万,这块比我那块大多了,才十万,果然这边的原材料比较便宜。

我看着那人数了钱,然后当场开,开是开出货来了,只不过料子的皮太厚,货太少,没啥搞头。

小亏一点,这下好了,围观的人都看出货了,对人不多,但是也跃跃欲试,于是第二个,第三个人就上了,后面两块,傻子也知道啥都没开出来,那来那个人,肠子都悔青了。

我那个时候就知道了,这特么就是个骗局,第一块料子被动过手脚,那人就是个托。

于是我就没兴趣看下去了,赌都是不公平的,十赌九诈,还不如自己去捡捡漏。

那天,我和赵子豪就在市场里逛了一天,见有人开出货的,也见过有人亏得惨不忍赌的。

“我去瞎晃一下,一会打我电话。”

赵子豪数总额和就走了,我知道他早就跃跃欲试了,只不过我在一旁逼逼,他想下手又不敢,索性躲开我自己去玩一把,我也不点破,反正人家有钱,输了也不会很心疼。

我换了一下,见一个叼着水烟筒的老汉坐在角落里,生意冷清无人问津,我就走过去,想和他吹几句。

我掏出一根烟递给他:“叔,咋没生意呢?”

老汉抽了一口说烟说道:“人家都喜欢玩大的,谁看得起我这小玩意儿?”

我这才发现,这老头摆的都是些小东西,最大也不过巴掌大小。

我索性拿起一块在手中把玩起来,这时,一道蓝光闪过,我的心猛地颤了一下。

我知道这只是自己的错觉,可这错觉有些奇怪,很像是第一次赌石的那种感觉,我想这堆乱石头里,会不会有好货。

我的目光聚焦在一块两个拇指粗细的石头上,我越看那块石头,越感觉顺眼。

我拿起来看了看,这东西不大,但是压手,看不出场口来历,却给人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我就喜欢这种感觉。

“叔,这怎么卖?”

玉断横生

玉断横生

作者:石中玉分类:言情甜宠点击: 28184  

  我叫陈青玉,我爸卖了一辈子的原石,从来不不赌,惟一一次出手一次,以三百多万公司收购两块毛料,却付出过了生命代价。因此事,我卷进了风云汹涌澎湃的赌石世界,凭着老爹留下的的断玉心得,我叫陈青玉,家里在佛山平洲开了一家玉石小店,我爸卖了一辈子原石,就是翡翠料子,一刀切开如果有上等的翡翠,那就是赚了,没有,那自然亏本,所以我老爹只卖,不赌,老老实实靠贩卖原石,赚了点家底。。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一变,&说你不

    董雯咯咯笑着,语气一变,带着嘲笑:“那小子还睡着呢,要不要我把人叫醒,就说你不在?”

    2021-01-26 06:49:01详情点赞(0)回复(0)
  • 亮的女&国外回

    董雯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身段窈窕,皮肤白皙,刚从国外回来。

    2021-01-23 05:51:08详情点赞(0)回复(0)
  • ,使劲&出一声

    听到这,我一下瞪大了眼睛,使劲捂住了嘴唇,心里如翻江倒海,发出一声声咆哮。

    2021-01-25 11:31:29详情点赞(0)回复(0)
  • 出偷龙&神不知

    “幸好他这块石头开涨了,怪我咯?阿东居然还相信我把原石交给我处理了,我也没办法啊,赔了那么多钱,不是他死就是我活,我就这么来一出偷龙转凤,神不知鬼不觉的,这石头就成咱家的了!”

    2021-01-24 06:58:16详情点赞(0)回复(0)
  • ,叫“&见白蟒

    赌玉这一行有句老话,叫“白蟒下面有高绿”,见白蟒,去皮必见高绿!

    2021-01-24 07:07:43详情点赞(0)回复(0)
  • 佛山平&点家底

    我叫陈青玉,家里在佛山平洲开了一家玉石小店,我爸卖了一辈子原石,就是翡翠料子,一刀切开如果有上等的翡翠,那就是赚了,没有,那自然亏本,所以我老爹只卖,不赌,老老实实靠贩卖原石,赚了点家底。

    2021-01-23 06:56:25详情点赞(0)回复(0)
  • 公盘,&翠矿中

    隔天清晨他告诉我,豪叔十几天前去了一趟缅甸公盘,那一天他花了六百万买了块开了窗口的毛料,那毛料快一吨重了,皮黑,油亮,是缅甸翡翠矿中产量最大,变数最多,赌性最强的黑乌沙原石。

    2021-01-25 12:48:2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