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15章 沈夫失踪

昏嫁:第15章 沈夫失踪

初秋的夜幕降临时还带着寒冷的天气的冬日的冷气,我站在庭院里,立时会觉得到尾凉到脚。电话刚被挂断电话,别墅的大门就被暴力房门,沈睿祁穿了件褐色风衣,寒冷的天气地走入院子里。“刘叔,你给山庄保安电话刚被挂断,别墅的大门就被暴力推开,沈睿祁穿了件褐色风衣,寒冷地走进院子里。。...

初春的夜晚还带着冬日的冷气,我站在庭院里,登时觉得从头凉到脚。

电话刚被挂断,别墅的大门就被暴力推开,沈睿祁穿了件褐色风衣,寒冷地走进院子里。

“刘叔,你给山庄保安部打电话,派一部分人去山庄外面找,派一部分人在山庄开放区找,再留几个人守着别墅。”

他一边吩咐,一边走进自己的车子,看都没有看我一眼。

我见他上车,连忙打开车门坐进副驾驶。

他冷冷地看我一眼,眼神里像是凝结了千年寒冰,完全不复在他房间里的柔情。

我忍住心里一阵阵难受,解释道:“老爷子不见了,我是他的护理,这件事得负主要责任。”

而且,偌大个山庄,最了解老爷子的,也只有沈睿祁了,别人都找不到的,大概只有沈睿祁可以。

“那你就自己找,来烦我做什么?”

他直视我的眼睛,丝毫没有开车的打算。

我深吸一口气,“你晚开车一分钟,老爷子危险就多了一分钟。”

“你威胁我?”他脸色冷的不得了。

“对,我就是在威胁你。”我依旧不依不饶,抬着脸直视他。

他嘴角抿成一条线,眼神像是暴怒的狮子,僵持着足有一分钟,他插进钥匙,将车开出院子。

下了山,地势开阔,沈睿祁一踩油门,车速飙升到了150,他飞快地打着方向盘,手指关节泛着白色。

我赶紧系上了安全带,手扒在靠背上,但止不住胃里一阵阵翻江倒海。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停了车,我连忙打开车门趴在路边一阵呕吐。

“我都叫你别跟过来。”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刚想反驳他,回头就看到他递过来的矿泉水。

我接过来,一声谢谢还没说出口,他就迈着长腿向里面走去。

我几乎来不及想,简单地漱了下口,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

很快,我才意识到这里是墓地。

晚上,静悄悄的墓地里只有鞋跟与地面摩擦的声音,灯火昏暗,只看到一排排的石碑,沈睿祁却轻车熟路的在里面左拐右拐。

在这样的地方走丢了,光想象力就会给我吓死了,我忍住难受,勉强跟在他的后面。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觉得沈睿祁的脚步放慢了些,我渐渐跟着并不是十分吃力。

突然,他停了下来,我还保持着快步向前走的惯性,一下子撞在了他的后背上。

想象中的责骂声并没有来,我好奇地抬头,只看见他垂着头,眼里的寒冷早就不复存在,换上了难以捉摸的柔情,让人不忍心打扰。

我屏着气站在旁边,唯恐说话声惊扰了这份安静。

然后,我看到沈睿祁对着身前的墓碑认真地鞠躬,再起身,恢复了以往的冷静,吩咐道:“老爷子不在这里,我们去别的地方找。”

我愣愣地看着他,又看了眼墓碑,它笼罩在深夜里,我看不清上面的姓名。

我看着沈睿祁返回的背影,跟上去问:“那我们该去哪里找?”

他反问我:“山庄那里有消息吗?”

我摇头。

他眸色深沉了些,想了想,道:“我们回去找。”

山庄派出的人数绝对够用,如果那些人都找不到老爷子,也就说明老爷子去了一个不想让人找到的地方。

除了沈睿祁,也许没有人找得到。

回去的路上,沈睿祁放慢了车速,显得不慌不忙。

我们一路开进了山庄的最里面,一个向人开放的私人藏馆。

由于现在是晚上,只有安保人员在这里。

见沈睿祁来,安保毕恭毕敬地给开了门,沈睿祁带着我走了进去。

馆子不大,放的是一些名人字画和玉器,我一路看下来也没什么惊艳的感觉。

可是走到尽头,是一面雕花的墙壁,沈睿祁在上面摸了摸,找到了一个凸起,掏出一把钥匙插了进去,墙壁缓缓打开……

这居然是一道门!

像是穿越进古代剧一样,我们走了进去,沈睿祁在墙壁上按下开关,整个房间都被昏黄的光线打量。

各位名家的画卷真迹,古代花瓶……一切古董应有尽有。

我有点明白老爷子说他沈家的财产这辈子也花不完的意思了,商业帝国可以倾塌,但这些名人字画在这里,绝对不会。

我跟着沈睿祁接着向里面走,就听到隐隐传来的对话声。

一对经年依旧的雕花红花木椅上,老爷子坐在一边,和一个女人讲话。

那女人三十岁左右的年纪,瓜子脸柳叶眉,优雅的气质,一种古典的美。

我总觉得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我随着沈睿祁一步步走近两个人,突然意识到,这个女人的气质,和沈睿祁那张照片上的女人一模一样!

昏嫁

昏嫁

作者:安吾分类:悬疑灵异点击: 25816  

  不幸意外流产,却遭丈夫婆婆被人嫌弃,不得已远走他乡他乡后,却遇上了不愿意给与需要支持的男人。这个让人难以捉摸不透的男人,给了唯一的需要支持。而一切迷雾神秘面纱后,当初意外流产的真相摆在面前,这是那天上午,我如往常一样打扫好房间,烧饭,洗衣后,刚拎着垃圾袋出门,突然感觉腹内一阵翻江倒海的疼痛。。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在病床&上的我

    婆婆在下午四点左右姗姗来迟,她一手挎着古驰新款的包包,嘴上涂着明艳的口红,映得穿着病号服躺在病床上的我更加面容枯槁。

    2021-01-22 05:30:38详情点赞(0)回复(0)
  • 来更多&的是想

    原本还以为她多在乎这个死去的孩子,原来更多的是想从我身上榨出点油水。

    2021-01-22 11:36:02详情点赞(0)回复(0)
  • 得鼻涕&指点点

    紧接着,她又开始了大吵大闹,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不明情况的路人看了还以为真有多大委屈,很快就吸引了一群人来拍照录视频,指指点点。

    2021-01-21 07:55:50详情点赞(0)回复(0)
  • 女的人&孕的时

    怎么会有这么重男轻女的人!在她刚刚知道我怀孕的时候就说我肚皮圆,怀的是女孩,天天逼我去打胎。

    2021-01-23 05:26:32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生个&000

    一进来就对我没有好脾气:“你可真让人扫兴,你生个孩子把我的牌运都抢走了!我这几天打牌输了5000块!”

    2021-01-22 10:47:15详情点赞(0)回复(0)
  • &,别耽

    接着又不耐烦地问:“孩子在哪里呢?抱过来让我看看,别耽误我回去打牌!”

    2021-01-21 10:16:03详情点赞(0)回复(0)
  • 打在脸&己好像

    一阵阵闪光灯打在脸上,自己好像是个任人观赏的猴子,我觉得十分害臊。

    2021-01-21 11:39:12详情点赞(0)回复(0)
  • 话给胡&我在开

    我打电话给胡博文,刚刚连上线,我还没说话,那边就传来他不耐烦的声音,“我都说了没事别给我打电话,我在开会,忙。”说完就匆匆挂了电话,根本不关心我要说什么。

    2021-01-23 03:51:44详情点赞(0)回复(0)
  • 白炽灯&光,只

    下身一阵阵火辣的痛,一动都不能,胸部因为涨奶痛得要死,口干舌燥也只能干咽口水,我盯着走廊的白炽灯光,只想着跳楼一了百了……

    2021-01-21 01:15:23详情点赞(0)回复(0)
  • 肉里面&的痛让

    产房里,我不断用力,下身一阵阵被撕裂的痛让我整个人都瑟缩起来,手指甲深深地扎进肉里面,锥心的痛让我恨不得咬舌自尽。

    2021-01-21 02:57:3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