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2章 残暴对待

昏嫁:第22章 残暴对待

猛地被他松绑,我还有点儿惊愕。再看一看他缠着纱布的后背,更不明白他为什么阴晴没准,也也没胆子去惹他。他不端正地坐在沙发上等着我,我赶快掏出急救箱,先用剪刀给他身上缠着再看看他缠着纱布的后背,更不知道他为什么阴晴不定,也没有胆子去惹他。。...

猛然被他放开,我还有点错愕。

再看看他缠着纱布的后背,更不知道他为什么阴晴不定,也没有胆子去惹他。

他端正地坐在沙发上等着我,我赶紧拿出急救箱,先用剪刀给他身上缠着的纱布剪开,露出了里面的伤口。

长长的一道,还是鲜红色的,根本没有愈合的征兆。

我先用碘酒给消了毒,再敷上一层药,最后又给他缠了起来。

空气里安静的不像话,只有两个人的喘气声,我甚至都不敢大声说话。

“我的技术也不是很少,先生还是找专业医生用药包扎才好。”我轻声地说。

沈睿祁眼光一凛,转过头盯着我道:“怎么?你嫌给我包扎麻烦?”

我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我就是觉得我的技术太差。”

这个男人是魔鬼么!

我就是简单地陈述下事实,在他眼里就是大逆不道了。

他冷哼一声,瞥了我一眼,一边扣着衬衫扣子,一边问我:“前夫?”

他还停留在上个问题里出不来。

我硬着头皮答道:“嗯,前夫。”

“呵,”耳畔传来他的冷哼声,“这和前夫的事情就成了私事,不能让别人知道?”

这句话明显触怒了我,我回怼道:“我和谁有什么事也不用别人知道吧!”

语出,我看沈睿祁的脸色陡然冷了下来,整个人阴鸷得吓人。

他“啪”的一声,把桌面上的琉璃烟灰缸摔在了地上,飞快地起身扼住我的下巴,盯着我的眼睛,问:“我,也是别人?”

他明显是怒了,我垂下眼睛,看着地面,缓缓道:“咱们,并没有什么关系吧?”

一瞬间,我感觉抓住我下巴的手又紧了几分,另一只手搂住我的药,向前迈步,逼的我只能步步后退。

退到了床边,我再无退路,只好咬咬牙,抬头和他直视。

一双冰冷的眼睛里充满了怒火,想要把一切燃烧掉似的。

我站直了身子,他却还一点点前进贴了上来,直到两个人间毫无缝隙,他再一用力,两个人双双摔在了床上。

大床受到了压力往上一弹,我和沈睿祁又贴近了一些。

兜头而来的荷尔蒙气息笼罩着我,我看着眼前骤然放大的冷魅的面孔,呼吸陡然加速。

“这下不疼了?”

他在我上方,有些玩味地问我。

我红着脸,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他接着逼问我:“咱们这个月内就要结婚了,你说我们没有关系?”

我费力地别过头,眼神飘到别的地方,“我没说要嫁给你。”

这句话,不知道又碰到了沈睿祁哪根神经,他眼底迅速降温,薄唇进抿,从嗓眼里冷哼一声。

我还没领会到他的意思,他一低头,就摄住了我的嘴唇。

霸道而蛮横的吻,带了点宣示主权的意味。

我被突如其来的吻吓得愣在了那里,还没反应过来,吻已游离到下巴上,脖子上,锁骨上。

我吃痛地叫出声来,“沈睿祁,你疯了?”

沈睿祁从我身上抬起头,意味深长地看我一眼,自嘲道:“我是疯了。”

我拼命地反抗,想要逃离他的桎梏,换来的都是更强硬地对待。

“你放开我!”

胸前猛地痛一下,沈睿祁嘲讽道:“怎么?见了前夫就开始反抗了?”

说完,炽热得大掌在我大腿内侧狠狠一掐,我本能地打开了腿,他顺势挺身进去。

我痛苦地弓起身子,眼泪夺眶而出。

我痛得说不出话来,躺在那里,任他摆布。

我的沉默换来的是他更用力更蛮横的动作,“是不是现在还在惦记着你的前夫?嗯?” 

“叫我的名字。”

我沙哑着开口:“沈睿祁……”

这一声沈睿祁,好像特效药一般,他动作更快了起来,几乎要让我支离破碎。

今天的沈睿祁,是毫无理智的他,动作机械而蛮横,说着让我难堪的话。

我的心一寸寸的凉了下去,恨不得就这样死掉。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他的动作更快了些,之后放开了我。

我如同一个残破不堪的娃娃般,被晾在一边,仿佛要没了灵魂。

迷迷糊糊里,我好像听到了他在我耳边讲话。

“卫清欢,我劝你不要想别人,你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

昏嫁

昏嫁

作者:安吾分类:悬疑灵异点击: 25816  

  不幸意外流产,却遭丈夫婆婆被人嫌弃,不得已远走他乡他乡后,却遇上了不愿意给与需要支持的男人。这个让人难以捉摸不透的男人,给了唯一的需要支持。而一切迷雾神秘面纱后,当初意外流产的真相摆在面前,这是那天上午,我如往常一样打扫好房间,烧饭,洗衣后,刚拎着垃圾袋出门,突然感觉腹内一阵翻江倒海的疼痛。。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