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006私情

把酒话桑竹:006私情

栖迟两家就着儿女婚事畅聊了许久,主要原因是栖家宝在同迟家夫妇商议。王氏在一旁默默的听着,听见不不满意的地方也不说话的,是一劲儿地朝栖家宝使眼色。王氏牙尖嘴利的,也不是不爱王氏在一旁默默听着,听到不满意的地方也不说话,就是一个劲地朝栖家宝使眼色。。...

栖迟两家就着儿女婚事畅谈了许久,主要是栖家宝在同迟家夫妇商量。

王氏在一旁默默听着,听到不满意的地方也不说话,就是一个劲地朝栖家宝使眼色。

王氏牙尖嘴利的,不是不爱说话,是这两天实在是被栖行云这个没良心的给气着了。

王氏是说迟子鱼都那样不检点了,竟然还有脸面倒贴到他们栖家来,那人就不能娶,天知道她还有没有过别的男人。

栖行云毫不犹豫就拒绝了。

王氏向来不敢惹毛他,只好退一步,提出聘礼不能给,反正迟家姑娘爱嫁不嫁,他家不稀罕。

栖行云也没当场反对。

反正实际做法是,聘礼该给的绝不会少,不是很必要的也添在了里头,王氏不肯给的,他自己临时凑了钱去买了。

所以,所有的聘礼加起来有二十多两银子。

王氏简直要被他气死!

栖行云那块死木头什么时候对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那么上道了?竟然还敢背着她搞小动作!

王氏自问自己养了栖行云十几年,就算栖行云的脾性再怎么不好,这还是第一次立场分明地跟她对着干!

还是因为一个外人,所以王氏怎么看迟子鱼怎么不爽!

幸好栖家宝没那么多偏见。

栖家宝就直白地问迟子鱼对栖行云是什么感觉。

姜氏使劲给迟子鱼刮眼风,她想让迟子鱼多说点好话出来。

这门婚事都说到这个点上了,可不能再被吹了。

其实栖家也还不错,这次的聘礼给的那么足,够看得起迟子鱼这个名声败坏的未来儿媳了。

迟子鱼却清了清嗓子,“栖伯父,我就实话跟您说吧,我真的不喜欢您儿子,我和他也一点事都没发生,那天在鱼塘里,我是去寻死的,您儿子只是过来捞鱼顺手救了我而已……”

“小鱼儿你给我闭嘴!”姜氏怒道,转而笑容可掬地同栖家人解释,“两位亲家,你们别听小鱼儿胡说,花二婶那天都看见他俩抱在一起了,还能有假不是,我家小鱼儿从来不主动和别的男人接触,你家老四还是第一个……”

迟子鱼毫不客气地打断,“娘,要不是你逼我嫁给那个杨地主,我也不会去寻死,就不可能碰见……”

姜氏剜她一眼,若无其事道,“什么杨地主,我怎么没听过,小鱼儿你又胡说!你明明就是和栖老四有私情!”

“我才没有!”

“事情究竟如何,问问老四不就清楚了。”迟真忽然发话道。

于是众人的视线纷纷落向一直置身事外的栖行云,从他到迟家来,还真是一句话都没开口说过。

不过大家都习惯了他与众不同的行为方式,他要是说话了,反而还有些蹊跷。

王氏听迟子鱼这么一说,突然意识到这里头有隐情。

她就说嘛,依着她对老四的了解,老四怎么可能会主动和别的女人厮混,肯定是花二婶看错了!

只怪这几天老四和迟子鱼的事闹得满城风雨的,栖家和迟家都很不太平,王氏根本没心思去追究这一茬。

把酒话桑竹

把酒话桑竹

作者:禾禾分类:言情甜宠点击: 7123  

  很久以前,小鱼儿就据说村里有个种地的糙汉声名狼藉,多年来无人敢嫁。被糙汉骗财骗色后,小鱼儿我以为眼睛一闭,一睁,一辈子就混过去的了。但是,不久以后,小鱼儿就意外发现这个糙汉迟家坐落在山腰上,低缓幽碧的青石窄路走过院门,弯去了云雾深处。。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