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二十二章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

巫女行:第二十二章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

许埘望着姐姐娇弱有心无力的样子,哭了出,“姐姐,我我以为你过得很好,他对你很好呢!”“有什么好,有什么好呢?都是过日子,勉强好好活着罢了,姑娘你还小,不不懂得这里面的事情,也没人会对你始终好,父母也会。”“即使两人是因爱相结合,走到一起的,也会永“即便两人是因爱结合,走到一起的,也不会永远都好,夫妻就是最后总要相看两厌的人。”。...

许埘看着姐姐柔弱无力的样子,哭了出来,“姐姐,我以为你过得很好,他对你很好呢!”

“有什么好,有什么不好呢?都是过日子,勉强活着罢了,姑娘你还小,不懂得这里面的事情,没有人会对你一直好,父母也不会。”

“即便两人是因爱结合,走到一起的,也不会永远都好,夫妻就是最后总要相看两厌的人。”

许埘哭着:“姐姐,他是不是还在外面有人?”

“嗯。”许姐姐美目流转,凝望着许埘,“姑娘,你这张好看的脸,只怕会让他着迷呢。”

姐夫竟然是这样一个人,他以前完全看错了姐夫,以为他是个青年才俊,觉得姐姐找对了人。

他真傻啊。

经常登门,也看不出姐姐和姐夫的异常。

“姐姐,跟他和离,回家过!”许埘哭道。

“家?我哪有家呢?女子只要一出嫁,便没有家了,那是你的家,不是我的家。”许姐姐苦笑着,“我离了,再找,也还是这样的人,凑活过吧。人生能有几年呢?抛去吃喝拉撒睡,弹指一挥间罢了,忍耐几年便是。”

许姐姐伸出手,攀上面前美人的肩膀,笑着流泪,“我真羡慕那位王姑娘啊,她有钱真好,可以不用找丈夫。”

许埘擦擦眼泪,轻轻扶姐姐起来,语气坚决而又充满恨意,“姐姐,我们走,不在这个鬼地方待了!”

许姐姐像个梅花桩,杵在原地一动不动,“你谁啊?我们很熟吗?”

是夜。

萧七总是不放心住在自己屋子里的许埘,找了个借口,从许大脑袋的眼皮底下溜了。

她一口气跑到自己住的小茅屋。

远远望着,里面点着蜡烛,给这个小院带来了唯一的光。

萧七敲了几次门,无人应答,便找了块石头垫在脚下,翻身上墙,来到正屋,见房门半掩,里面有飘来呜咽之声,越发奇怪,推门进来,问道:“怎么了?”

是许埘趴在床上哭,还哭的很伤心。

萧七走到床边,许埘也抬起了头,蛾眉微皱,梨花带雨,端的是我见犹怜。

“怎么了?”萧七皱眉问道,她经历过不少苦难,走过不少路,从来没哭成这个样子。

许埘个大男人是在搞什么?

“啊啊啊——”许埘昂着头嚎叫着,“我姐姐被打了——”

萧七道:“看你哭成这样子,我还以为你被打了呢。”

许埘拍着床板,哭道:“都什么时候了,还说风凉话!”

“死者为大,我便不说了。”

“我还没死呢!”许埘本想爬起来与萧七争辩,哭了许久,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刚刚起身,便又倒下。

萧七站在床头抱着双臂,不冷不淡的关心道:“你为何在此啼哭?”

许埘听得萧七关心他,又流露出可怜的想要倾诉的神色。

“可别把我的绣花枕头哭湿了。”萧七不无担心的翘脚低头,望着枕头。

许埘的感动酝酿了才一半,又被这话生生憋了回去。

原来萧七不是在担心他。

“湿了,我会给你洗干晾干。”许埘愤愤道。

萧七笑道:“你会干这些活吗?”

这几日,她只是稍微打扫了一下衙门和许埘的家,就引来众捕快和那许大脑袋的惊诧,可见许埘从来不做这些。

许埘语塞,“以前都是我姐姐做这些,我从来不做。”

提起姐姐,许埘又眼泪不断,“我姐姐被打了,她是那么好的人,不能被打啊!”

“是被她的丈夫,也就是你的姐夫打得?”萧七问道。

“嗯!就是那个不要脸的!他娶了我姐姐,在这县城里成了有脸的人,人家都让着他,他做生意可赚了不少钱,现在反过来说我姐姐,还有我和叔叔,都是用了他的钱,把他的钱都搬走了!这不是睁着大眼说瞎话吗?”许埘愤愤不平。

“这种人多得是,何必为这种人生气?”萧七打量着许埘,不太敢相信这个捕快为这种事情义愤填膺,气得捶胸顿足,他在衙门里也几年了,昧良心的事天天见,还没有习惯吗?

“可他是我姐夫啊,他怎么能变得这么坏?以前他不是这样的!”许埘哭天抹泪,想到姐夫说他占便宜,用了他不少钱,气得话都说不利索。

原来如此。

萧七在心里冷笑了一下,这捕快啊,因着是自家的事,才如此伤心,若是别人家的,也就一笑置之了。

“也许他本来就这么坏,只是以前善于伪装,蒙蔽了你们的双眼,现在看清了也不算晚。”萧七道。

“我们家对他都很好!从来没有把他当成外人!”

“白眼狼是永远也喂不熟的,你若用上好的肉喂它,它不会存有感激,只会更加贪婪。这不是你们的问题,是你姐夫的问题。”

“我姐姐也很好,是一个贤妻良母,勤俭持家,他竟然打我的姐姐!有一个好媳妇,好好过日子不行吗?”

“人面兽心的人与常人很不一样。”萧七道,“你都这么大一个人了,还会为这样的人生气,为这样的事伤心啊?原来你是这么一个……脆弱的人。”

许埘哭道:“年纪大怎么了?年纪大的人就要接受世上的这一切吗?年纪大的人就该去死吗?年纪大的人就不能脆弱吗?”

“人越长大便越有责任,不能任意脆弱了,活一天便老一天,总是脆弱可不能好好活在这人间。”

许埘闷闷地道:“我懒得跟你说话!”

萧七没去多管许埘的沉闷,只顾自己的来意。

她环视一周,东西都没有被破坏,也没有被移动位置。

看来这小捕快还挺信守承诺,没有出于报复之心毁坏他的东西。

是个守约之人。

鉴于他的良好表现,萧七缓缓开口,不冷不热的表达了自己的些许关心。

“你还活着吗?”

这时的许埘已经放弃了大声哭泣,只是埋着头,一声也不吭,他已经哭不出来了。

“瞧瞧,你说的是人话吗?”许埘昂起头,悲愤地说到,“你就没有伤心的时候吗?”

巫女行

巫女行

作者:作家AhRjJh分类:富豪总裁点击: 14027  

  以舞降神、与神沟通者为巫女。许埘没想起,自己有天会和十分讨厌的巫女互换身体。这个讨人厌的巫女还明明那么有人气,真是是妇女之友,他这个粗人每天要耐着性子负责接待这些哭哭啼啼的女人,倾听一个又一个令人令人发指的故事。变为他的巫女萧七则每天倜傥逍遥快活,可以得到县令赏识,升迁涨薪,名利双收,眼瞅着就得为妻他心中的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许埘急了:我会觉得这样很好。萧七淡定:我会觉得这样十分好。表面:性格她坚强冷面非常热心巫女x莽撞率直本性善良真诚捕快看似:关爱和弱势人群心理治疗师vs县大队不非常优秀骨干许埘心中郁郁,此时他正在一间满是杂物的小木屋四处搜寻,屋里厚重的灰尘与扑鼻的霉味让他防不胜防,用衣袖捂住鼻子,还是惹得他喷嚏连连。。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问题不

    直到他领县令之命,挨家挨户查看各家人口,查到这个萧七的时候,才发觉这里面问题不小。

    2021-07-24 11:35:30详情点赞(0)回复(0)
  • 许埘又&小狗在

    许埘又要打喷嚏,但他听到有人进来,便拼命用衣袖捂住嘴和鼻子,使劲憋着。发出的声音极像是小猫小狗在打喷嚏。

    2021-07-24 08:25:00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朝死&准许我

    我在外面卖鱼赚的一点点钱全让他送给了赌桌上的人,我劝一句就把我朝死里打,我不给他钱,更是要打死我。我上官府请求青天大老爷准许我俩和离。

    2021-07-25 12:45:14详情点赞(0)回复(0)
  • &意调动

    县官也将此事全权交给了许埘,准许他随意调动衙内的所有人员,除了他县官本人。

    2021-07-23 12:32:4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