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二十三章顶天立地的汉子

巫女行:第二十三章顶天立地的汉子

“有,但我会为了这种小事难过。”“小事?你姐姐被打了,你不难过吗?”“我姐姐被打了,我会帮姐姐打回家去。比如你的这位姐夫,倘若我的姐夫,他见将近明日的太阳。阎王爷即使切记他,我也要把他给塞到地府里。”萧七冷冷道:“像你这般哭哭啼啼,有什么用“小事?你姐姐被打了,你不伤心吗?”。...

“有,但我不会为了这种小事伤心。”

“小事?你姐姐被打了,你不伤心吗?”

“我姐姐被打了,我会帮姐姐打回去。譬如你的这位姐夫,若是我的姐夫,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阎王爷即便不要他,我也要把他给塞到地府里。”

萧七冷冷道:“像你这般哭哭啼啼,有什么用?是能把他给哭死吗?”

许埘揉揉哭得发红的眼睛,呜呜咽咽,“我已经给他下毒了。”

“……”

萧七一脸无语,“用了多少?”

“两粒。”

“那你还哭什么?你姐夫活不过十日。”

“他打了我姐姐­——我姐姐是那么好的人——”

“可是你已经给他下毒了,他马上就要死了。”萧七无奈的说:“以后不要滥用我的毒药,把毒药还给我。”

许埘下意识的翻了个身,将毒药藏在自己身下,想法设法转移萧七的注意力。

可惜功力太过浅薄,萧七早已识破,透过这具左右扭动的身体,萧七已经知道毒药就藏在这人身下。

一面回答他的话,一面不动声色的拦腰抱住他,手不断地在他身上搜寻。

许埘见状,哪里肯让,拼命往下压低身子,不让萧七拿走那瓶毒药。

已经占据了许埘身子的萧七很有力量,拿捏此时身体瘦弱的许埘轻而易举。

只见她不甚用力,便将面前的娇躯轻轻抬起。

许埘为了不让萧七拿走药瓶,也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却被轻轻举起,无奈只得使出杀手锏,张开双臂,牢牢抱住眼前人的上半身,死活不撒手。

两人便在床边,如此僵持着,一个想要甩下却甩不下,一个不想要被甩下。

萧七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纠缠着自己,别是一番滋味。

一想到这具身体里是个男人,还是个经常找自己麻烦的男人,万般滋味只化为一腔嫌弃。

她猛地将这个缠人的家伙摔到了地上,发出重重的降落声。

比降落声更大的是许埘的哀嚎。

“你这女人!心真狠!疼死我了!”他心疼的摸着自己,刚才那一摔,简直要把他摔得半身不遂。

“这可是你的身体,你怎么那么狠心!”

“心不狠,立不稳。”萧七淡淡的说,快速的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一个简陋的绿色药瓶,她一检查,里面只剩下三粒,很是心疼。

许埘不顾自己身体疼痛,挣扎着起来,想要去抢夺萧七手里的药瓶。

整个身体都倾斜了过去,张开双手,跳跃着去夺。

终究是萧七眼疾手快,不慌不忙微微一闪躲,许埘扑了个空,扑倒在硬邦邦的床上,差点磕到了门牙。

“哎呦——”许埘再次发出惨叫,心里又气又急,他怎么就这么弱,连一个小丫头都制服不了?

“不是你的东西,你抢去也不是你的!”萧七道。

“我现在就是你,你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

“那你的东西也都是我的东西了?我这就去把你枕头底下那根绿簪子扔了。”

“你敢扔!——那我把你的家全部砸坏,还要让外人住进来!”

“你敢!”萧七瞪着眼睛警告,“你若是敢动我屋子里的东西,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口吐飞沫,目露凶光,加上气势逼人的身高,着实将许埘吓了一跳。

“打断就打断,反正这是你的腿。你不把东西还给我,那我立马就把这屋子的东西通通卖掉!”许埘似乎是找到了萧七的一个软肋,得意洋洋的又说了一遍。

萧七又气又笑,这威胁人的方式——

也太讨厌了吧!

她的牙齿微微一露,皮笑肉不笑,“那我只好住进来,整日看着你了。”

“嗯?”

“反正现在你是女儿身,我是男儿身,住进来,人家也只会说你,说你不守妇道,勾搭一个年华正好,大有可为的捕快,非要他住在你家,他们会说你水性杨花,不守妇道,不用我动手,他们的唾沫星子就能把你淹死,你会尝到天天被人指指点点的感觉。”

“那是败坏你自己的声誉,你不会那么做的。”

“反正现在我是你,还不知道能不能换回来,也许这辈子就这样了,我当了个捕快,还挺好,我看县令大人对我比较器重,日后说不定能咸鱼翻身,挣个好前程,娇妻美妾是少不了,我就找若玉姑娘当正房……”

萧七笑着又道:“也许以后我都看不上若玉姑娘了,再找好的,把她休了,应该也不会多费事。”

许埘气得连连咳嗽:“做你个大头鬼的春秋梦呢!”

萧七一本正经的笑着:“姑娘此言差矣,我的头不大。”

许埘抄起床上的绣花枕头砸向萧七,骂道:“恁的,叫谁姑娘呢?谁是姑娘,老子才不是娘们呢!”

正吵闹着,

门突然一开。

“啊——你——”

推门进来一个人。

三个人楞在当场。

许埘目不转睛,很是尴尬的看着来人,“姐姐,你怎么来了?”

萧七愣了一下,想起来是自己的“姐姐”,连忙反应过来,“姐姐,你怎么来了?”

许姐姐也很是尴尬,“我来找七娘子有事,弟弟,你怎么在这儿,还——”

许姐姐的目光连连后收,不敢细细打量自己的弟弟。

成了个什么样子啊!

衣衫不整,怀里抱着姑娘家的绣花枕头,那床上坐着的姑娘也鬓发凌乱,身上的衣服皱皱巴巴,床上铺着的衾被更是推到一旁。

场面混乱丰富,许姐姐想不到第二种可能。

萧七连忙上前,给许姐姐解释:“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来找七娘子看看——”

许姐姐暗暗颔首,一个字也不信。

她进来以前,就听到屋里的打闹声,朝气蓬勃的语气哪里像不舒服?

许埘也怕姐姐会误会,忙附和着:“她最近脑子有点坏了,经常不说人话,不干人事,来找我看看。”

又问道:“姐姐,你怎么进来的?”

他没有听到敲门声啊。

许姐姐叹了一口气道:“我是翻墙进来的,刚才多次敲门无人应答,我以为房内无人,便进来看看。”

萧七觉得这话很怪,敲门无人应答就可以翻墙进来了吗?

这对姐弟真是一家人啊。

之前许埘也曾经几次翻墙进入她的院子,被她驱赶。

这姐弟像,真像!

许埘无奈的想起姐姐未出阁的时候,总是不经他的允许进入他的房间,说还说不得,现在他成了另一个人的模样,也能大着胆子吐槽姐姐,“姐姐,你以后不能这样!”

许姐姐忙道:“七娘子,我是心急,怕您在房内有事,所以才跳墙进来。”

遭了“七娘子”一顿抢白的许姐姐,将怒气撒在了自己的“弟弟”身上,“以后不许你找七娘子的麻烦,听到了没有?以后也不许见到人就跟人家说七娘子是巫女,巫女是骂人的话,不能随意栽赃给一个女子。”

“见人就说?”

“我哪有说?”

萧七和许埘一前一后,声音碰撞到了一起。

萧七干笑着,带点阴沉的语气,威胁般道:“好,我知道了。”

许埘坐在床上,吓得一激灵。

这个女人生气的样子,还是蛮可怕的。

巫女行

巫女行

作者:作家AhRjJh分类:富豪总裁点击: 14027  

  以舞降神、与神沟通者为巫女。许埘没想起,自己有天会和十分讨厌的巫女互换身体。这个讨人厌的巫女还明明那么有人气,真是是妇女之友,他这个粗人每天要耐着性子负责接待这些哭哭啼啼的女人,倾听一个又一个令人令人发指的故事。变为他的巫女萧七则每天倜傥逍遥快活,可以得到县令赏识,升迁涨薪,名利双收,眼瞅着就得为妻他心中的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许埘急了:我会觉得这样很好。萧七淡定:我会觉得这样十分好。表面:性格她坚强冷面非常热心巫女x莽撞率直本性善良真诚捕快看似:关爱和弱势人群心理治疗师vs县大队不非常优秀骨干许埘心中郁郁,此时他正在一间满是杂物的小木屋四处搜寻,屋里厚重的灰尘与扑鼻的霉味让他防不胜防,用衣袖捂住鼻子,还是惹得他喷嚏连连。。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县官也&衙内的

    县官也将此事全权交给了许埘,准许他随意调动衙内的所有人员,除了他县官本人。

    2021-07-24 03:47:36详情点赞(0)回复(0)
  • 术肯定&法术。

    巫女自然会巫术,巫术肯定不是什么正经的道术,必定惯会用传闻中的采阳补阴之类的不正经的法术。害了那些男人。

    2021-07-25 04:10:55详情点赞(0)回复(0)
  • 七娘子&大礼,

    七娘子受不得这样的大礼,连忙将那女子搀扶起来,温柔道:“大姐起来说话,不用如此大礼。”

    2021-07-24 03:37:19详情点赞(0)回复(0)
  • 与人来&平本地

    表面上萧七不与人来往,背地里却结识了不少茌平本地人,且大都是妇人,有年长的有年轻的。

    2021-07-24 10:43:19详情点赞(0)回复(0)
  • 视调查&。

    他不禁对这屋子的主人,也就是他今天监视调查的人非常不满。

    2021-07-24 06:30:20详情点赞(0)回复(0)
  • 边地,&年何月

    “七娘子,我的命好苦啊!家道中落,父母多病,弟弟被征到边地,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我一个人难以支撑,便找了个男人做上门女婿,实指望他能与我一道撑起整个家,照顾我的父母。

    2021-07-23 11:29:44详情点赞(0)回复(0)
  • 天又要&求您救

    “我们做这种小生意的,哪里敢得罪主顾?人家说不好听的浑话,我也只得受着,还得陪说几句,让他听去了,倒成了我不守妇道的证据,这几天又要打死我。我好不容易从家里逃了出来,七娘子,求您救救我!”

    2021-07-25 01:10:3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