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30章 暴走的胡媚

失忆总裁缠上来:第30章 暴走的胡媚

“温齐?”唐梓乐将胡媚送进小区门口后就匆匆忙忙的赶回来到医院了,他还记挂着顾怀南的伤势。当然,他是不知情人之一。当胡媚自己走到家门的时候,却看见了她许久看不见的好友,当胡媚自己走到家门的时候,却是看到了她许久不见的好友,温齐。。...

“温齐?”

唐梓乐将胡媚送到小区门口之后就匆忙的赶回到医院了,他还惦记着顾怀南的伤势。毕竟,他是知情人之一。

当胡媚自己走到家门的时候,却是看到了她许久不见的好友,温齐。

脑子嗡的乱了一下,胡媚紧紧地咬住了下唇,双手不自觉的搓着衣服的一角,不敢去面对他那和善温润的瞳孔。

当初的婚礼,她是瞒着他的。

胡媚本就是孤儿,她在情急之下和顾怀南结婚本就是失策的举动,更不想让那么多人知道她嫁给了一个傻子。

所以结婚的婚礼,胡媚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她孑然一身,和当时是傻子的顾怀南踏入了婚礼的殿堂。

可现在温齐来这里是干嘛?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居住,你不是要跟着单位深造,没有多少闲工夫吗?”

心中虽然有些忐忑,但胡媚还是轻声的问道。

在他的面前,她不必那么拘束。

“顾怀南和你是什么关系?”温齐往日里温润有礼的外表已经不见了,看到胡媚回来焦急的问道,“你怎么会是他的家人,还被他的兄弟称呼为嫂子?”

温齐懊恼的看着她,干净的瞳孔中有的都是着急!

前段时间医院里面要挑选上进的医生去深造一段时间,回来就会得到更好的待遇和更高的工资水平。

虽然离开的时间有点久,但温齐却还是义无反顾的去了。

他本以为,自己换个好工作,在再见到胡媚的时候,就能够对她表明心意,有和她在一起的资本。

虽然知道胡媚的身世,可是在他的眼里,胡媚就是胡媚,是最完美的女人。

没想到一去经年,当他回来的时候,却意外的听到了这件事!

“这件事我并没有告诉任何人,你是怎么知道的?是谁告诉你的?顾怀南的兄弟,难道是他们和你说了吗?”

听到温齐的责问,胡媚的心头有些尴尬,但她还是咬着嘴唇,轻声的问道。

“我怎么知道的,还不是那些人在背后称呼你为嫂子?顾怀南在重症病房里,我是负责消炎和观察的医生!”

原来,温齐和秦远是同一所医院的,秦远是顾怀南的主治医师,但温齐却是负责观察顾怀南炎症等并发症的医生。

毕竟术业有专攻,不同的病症,就需要不同的擅长的医生来专门对待。

温齐本来并不怎么在意顾怀南的,不管顾氏集团的总裁少爷还是平民百姓,在他的眼里都是病人,没有什么区别对待。

可是当他给顾怀南测量白细胞的时候,却听到了唐梓乐在病房外面称呼胡媚为三嫂!

这样的称呼,只有当胡媚真的成了顾怀南的女人之后才能够得到的!

“你说什么?顾怀南在重症监护室?他到底怎么了?”

温齐还要接着说下去,却是被胡媚匆忙的打断了话语,“你快点将这些事都给我讲清楚了,我要知道他到底如何!”

不是说他在隔离室吗,只是观察药物的效果害怕传染才会让他隔离的。怎么在温齐的口中,顾怀南就到了重症监护室那里去了!

胡媚对这个地方只有一个印象,那便是死亡。

小胡媚的父亲是个酒鬼,生平最好的就是嗜酒。在胡媚的母亲带着姐姐远走他乡之后,胡媚看到的最多的便是父亲的嗜酒。

嗜酒的人,身体总归是差劲的。在小胡媚苦苦劝说哀求无用的情况下,她的父亲终归是在嗜酒上丢了性命。

那时的她,也是在重症监护室外等候的。死亡的近距离威胁感和对父亲的思念,让她牢牢地记住了这个地方。

凡是进入了重症监护室的,生命都有危险!

被胡媚打断了话语的温齐,哀伤的看了她一眼,“你果然只在意他,在你的眼里,也只有他了吧?”

虽然看出来了温齐的情绪不对劲,但胡媚现在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理论。她抛下了还在黯然神伤的温齐,转身就向着医院的方向狂奔而去。

顾怀南,你一定要等着我!

她的身影如同是秋风下的落叶,毫不迟疑。望着那奔走的女人在他的视线中逐渐消失,温齐的眼角有破碎的晶体,悄然落下。

但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身后的别墅花园阴影中,一道曼妙的身影同时消失在了原地。

“司机,去中心医院,最快速度!”

来不及等唐梓乐的车子来接她,胡媚直接拦下了一辆的士。看到她这火急火燎的样子,司机也不敢耽搁,出租车像是飞龙般在车流中滑过。

顾怀南他到底怎么样了,出了什么事情,能坚持么?

一路上,胡媚的脑海都被这样的问题所淹没,根本就没有别的空地去想事情。

车子到达了医院,胡媚匆忙的跳下了车,随手甩给了司机一百元钱就跑到了重症监护室所在的科室。

她曾经在这里失去过父亲,但她不要在这里失去顾怀南!

当胡媚匆忙的身影出现在这门外的时候,将秦远等人都给吓了一跳。秦远的手中更是拿着一张诊断证明,赵凯臣则是握着一支黑色签字笔。

“嫂子,你怎么来了?”

一眼看到了胡媚的唐梓乐惊讶问道,几个人的动作也都僵直在了当场。胡媚推开了赵凯臣,看到了那张诊断证明上,鲜红的“放弃治疗”四个大字。

果然,就和当年的父亲是一样的吗?

她的身体晃动了一下,无声的眼泪仿若是破碎的水晶,尖利而疼痛的划过了在场的人心脏。望着她伤心的样子,没有人敢来上前打扰她。

他是个神智稍许有些痴呆的人,所以在他的身边,她从来都体会不到正常男人所能够给的爱情。

在他的身旁,有的永远都是担心和照顾。他就像是一个紧紧地线,将她的心都缠在了一起。

以前照顾他很是吃力的时候,胡媚曾经想过让他离开自己。那种操心的压迫感,曾经让她一度以为自己坚持不下去了。

可是现在,看着他在那重症监护室中无力的苍白,胡媚终于明白了她是离不开他的!

听到唐梓乐的声音,胡媚缓缓的抬头。赵凯臣等人震惊的看到,在她的眼中已经是一片的血红。

她,就像是一个被血液浸透了的女人!

“你们,这样骗我真的是好玩么?他到底怎样了,我要听实话。”

冰冷的语调从胡媚的嘴里慢慢的说出来,那种恍若来自地狱的口吻,让赵凯臣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

他不喜欢这种口气,但看在胡媚是顾怀南妻子的份上,他还是忍了下来。

唐梓乐是最懂得兄弟性格的人,也是这六兄弟中唯一的一个和事老。他赶紧凑到了胡媚的跟前,转移开了赵凯臣等人的视线。

“你是说,他现在的情况很危险,就等着他自己清醒才能够度过危机吗?”

听到唐梓乐解释完毕了顾怀南现在的身体状况,胡媚的大眼睛充满了水雾,眼看就要再次哭出来,但还是生生忍住了。

“那为什么要等他清醒,还要放弃治疗?”

听到胡媚这话,秦远赶忙上前解释。他说的很简单,胡媚也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

原来,顾怀南在中枪了之后,身体机能下降到了几不可闻的地步。用医学的话来解释,就是陷入了深度的休克地步。

外界的刺激秦远已经用到了最大化,不能再次使用了。现在的顾怀南就是处于危险期,只要他能够扛过这段黑暗清醒过来,也就好了。

可若是抗不过……

那么,顾怀南要么逐渐衰竭到死亡,要么这样深度休克一生!

换句话说,他便成了植物人!

当听到这话,胡媚的眼泪终于是忍耐不住掉落了下来。她紧紧地用手掌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让她哭成任何声音。

“不对,他怎么会中枪,你们不是说要让他隔离起来,帮他看看有没有恢复的可能吗?”

突然,胡媚意识到了这话语中的漏洞,紧紧地盯住了眼前的秦远,声音尖利。

甚至,在胡媚的脑海中还闪现出来了和顾怀南初遇的那个晚上,那阴森的巷口中,顾怀南大声叫嚷着“怎么是你!”

难道,是这些兄弟们对他下的手么?

胡媚不能不乱想,她是个聪明的女人,所以即使在嫁给了顾怀南之后,看到了他兄弟们的好,但也始终对这些人有着防备。

人心隔肚皮,多年的兄弟反目并不是什么稀奇的剧情。

当日让她去旅游的时候,这些男人的行为举止就十分怪异。现在想来,是不是他们害怕让胡媚发现他们的计划,所以就让她先走躲避她的眼睛?

失忆总裁缠上来

失忆总裁缠上来

作者:月长歌分类:都市异能点击: 6119  

  第一次再度相遇时,她睁睁地望着他倒在她的面前,惊慌之下她只拨打电话了120后便离开了了。本我以为但是是一次擦肩而过,缘分却在这一刻注定一生。再度遇上变傻了的顾怀南,她因为愧疚看着那空荡荡冰箱,胡媚忍不住叹了口气。。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