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八章: 巾帼敛眉烛花融(一)

剑气侠虹:第八章: 巾帼敛眉烛花融(一)

那少女离开后,苏探晴一时之间心乱情迷,站在原地怔了老半天,适才回过神来。他一点儿也摸不清那神秘的少女的来历,明明对方却一下便认出来了自己,还说肯定会再朋友见面......四周灯火依旧,苏探晴却再也没有提不起半点去游玩的兴趣,找人问清了方向,带着满腹疑团缓四周灯火依旧,苏探晴却再也提不起半点游玩的兴趣,找人问清了方向,带着满腹疑团缓缓回到侯府中,脑海中翻来覆去却都是那少女清秀的面容,回味二人颇戏剧性的相识,猜想她最后话语中的意思,直至夜半三更,仍是难以入眠。。...

  那少女离去后,苏探晴一时意乱情迷,站在原地怔了半天,方才回过神来。他一点也摸不清那神秘少女的来历,偏偏对方却一下便认出了自己,还说一定会再见面......

  四周灯火依旧,苏探晴却再也提不起半点游玩的兴趣,找人问清了方向,带着满腹疑团缓缓回到侯府中,脑海中翻来覆去却都是那少女清秀的面容,回味二人颇戏剧性的相识,猜想她最后话语中的意思,直至夜半三更,仍是难以入眠。

  苏探晴武功高强,相貌俊秀,人亦风趣潇洒,这两年游历江湖也惹来不少女子的垂青。但他虽到了慕少艾的年纪,平日却皆是眼高于顶,对那些女子不甚理睬,这才得了一个无情浪子的名号。不过他出道两年来屡逢强敌都能轻松应对,唯有此次洛阳之行却是前途未卜,加之又时刻耽心顾凌云的处境,本就处于极大的压力之下,乍见那神秘少女,惊艳之下一股异样的情绪油然而生,已是暗生情愫而不自知。

  苏探晴左思右想,魂不守舍地捱到深夜,忽听到墙头风声暗动,竟有夜行人从屋顶上越过。那衣袂飘动之声原是极轻,若非苏探晴一直神智清醒,又值此夜深人静之时,原也不会发觉。他心中微惊:莫非是擎风侯派人来监视自己?反正也睡不着,倒不若出去看看。

  当下也不及换上夜行服,轻轻从窗口跳出,依稀见到前方一条黑影在房舍树木间窜跃,不由大奇:以摇陵堂在洛阳的实力,擎风侯府中必是藏龙卧虎高手众多,竟还有人敢夜探。虽是元宵节间府中戒备稍弱,但此人亦算是胆大包天了。心中一动,莫非是炎阳道中人为了顾凌云而来?当下提一口气,借着树木房屋的掩护小心避过守卫的耳目,远远蹑着那条黑影,想趁机查明顾凌云被关押在何处。

  在此初春之际,树木仅余光秃秃的枝干,原是极难隐藏形迹,何况侯府内灯火彻夜不熄,守卫不时巡逻,苏探晴使出浑身解数方避过各种明岗暗哨。却见远处那条黑影如一道轻烟般在房舍间高来低去、时快时慢,对地势极为熟悉,若非苏探晴一早盯住了他,定是被他鬼魅般的身法甩开。苏探晴心中更惊,此人身手如此敏捷,这一身轻功简直已臻化境,必是天下屈指可数的一流高手,却不知是何来历?

  擎风侯府占地数亩,房屋逾百,若是无人指引极易迷失路途。但那黑衣人似乎早就了解过地形,径直窜向北边,越过一片花园,来到一座被砖墙围住的二层小楼前,方才稳住身形朝小楼内里窥望。

  苏探晴从后悄悄掩近,他知道此等高手耳目聪敏,不敢太过靠近,隔远找一棵大树掩住形藏,仔细朝那黑衣人的背影望去。只见他个头不高,身材瘦削,且以黑布蒙着面目,浑身上下充满了一触即发的弹力,似乎随时准备暴起迎敌,显得警惕性极高。在他背后还背着一个小包裹,腰下挂着一条长约三尺、外缠黑布的硬物,看来是随身携带的兵刃。

  黑衣人朝小楼凝神望了一会,见周围并无异状,无人发现自己的行踪,反手从背后小包中取出一物,将手一扬,一条极细的丝线弹出勾在小楼的飞檐下,借力一拉,身体凌空飞起,轻轻巧巧地落在二楼屋顶上,先将那条丝线射出勾在楼旁一株大树上,再伏下侧耳倾听房内的动静。那条丝线几近透明,在黑暗的掩护下几不可察。

  暗随于后的苏探晴将这一切均看在眼里,心底赞了一声。此人心机缜密,已提前预备下退路。这条丝线虽然未必派得上用场,但以他这样擅于利用环境的高手来说,若是不巧被人发现行藏,相斗之中一条不起眼的丝线亦会发挥出最大功效,或足以改变战局。

  黑衣人听了一会并无动静,将双脚倒勾在屋檐上,一个倒挂金钟,朝楼里翻去。苏探晴心咐难道顾凌云被关在此处?怕那黑衣人入楼后跟丢了他,关切之下亦是毫不犹豫地跃身朝楼里飞去。

  却见那黑衣人翻下的身子猛然一顿,蓦然倒卷而上,手腕一抖,腰间的兵刃已然出手。苏探晴心知不妙,还未能立隐身形,一道乌光挟着风声已直劈而来,不及思索,右掌使一招"举火烧天"击向黑衣人面门,左指在屋檐上轻轻一勾,将扑前的身体强行拉了回来。黑衣人那尚未从裹布中脱出的奇形兵刃从苏探晴肩侧半寸的地方掠过,将衣衫撕了一条大缝,当真是险到毫厘。

  苏探晴一个跟斗朝后翻去,落在一棵大树上。黑衣人如影随行般疾扑而至,手中兵刃横划苏探晴的喉头。黑衣人的身法极其怪异,不但方向捉摸不定,速度更是奇快,苏探晴虽是变向在先,亦被黑衣人后发先至,竟是没有一丝喘息之机。苏探晴百忙中使个千斤坠的身法,借着树枝下沉身体落下半尺,方避开这一割喉险着,左手连发数指迫开黑衣人,右手已从腰后擎出那支玉笛,往黑衣人的胸口膻中大穴刺去。那玉笛虽然无锋刃,但上面附着苏探晴凌厉的内劲,加之认穴奇准,黑衣人知道厉害,连忙侧身避开。

  两人几乎贴身相博,以快打快,招招险象环生。不过他们均怕引来擎风侯府中人,不敢发出半点响动,每每兵刃欲要相交,都不约而同地变招错开。苏探晴出道数仗皆以濯泉指法应对,此刻乍遇强敌,这只玉笛还是第一次派上用场。但连出几记巧招,都被那黑衣人以绝妙的身法闪开,而那黑衣人掌中也不知是什么奇形兵刃,点拨时似剑之轻灵,劈砍处似刀之沉雄,不按常规,迭出奇招。苏探晴虽然武功稍胜一筹,但一来被黑衣人占得先机,二来十分顾忌对方诡异的身法,三来亦知道对方是擎风侯的敌人,处处皆有留手。一时双方斗个旗鼓相当,谁也点不到半点上风。

  原来杯承丈以剑法成名,知道江湖中有人认得自己的剑路,而苏探晴要想报仇却绝不能暴露是杀手之王徒弟的身份引起擎风侯的警惕。所以杯承丈先传授苏探晴濯泉指法,那是杯承丈早年无意间得到的一本失传以久的武林秘籍,连他本人亦未曾修练过;杯承丈又将自己的剑招大加变化,再以笛中短剑传于苏探晴。苏探晴幼时本就爱吹笛子,这下正是投其所好,自己还创下不少新招,练成了一套"一曲梅落吹裂云"的笛中剑法,共有四十九招,皆以前人弄笛之雅事为名,而那玉笛中还暗藏机关,挥动时更可发出风声扰敌耳目,可谓一举数得。加之杯承丈这些年带着苏探晴隐于华山之上,深居简出,所以浪子杀手虽在江湖上名声大噪,却是无人知道苏探晴的师门来历。

  苏探晴不愿与这黑衣人糊里糊涂打下去,趁二人身体交错时低叫了声:"彼此是友非敌,不若停手吧。"

  黑衣人手中招法不停,口中轻声应道:"默数三下,一并收招。"

  苏探晴点点应承。两人在心中各自默数三下,一齐倒翻朝后退开。

  其实这般于博斗中蓦然停手原是非常危险的事情,若是一方不肯罢手,趁对方停招时施出杀手势必会立时大占上风。但这两人皆是光明磊落之辈,均是同数三下收招,互相对望一眼,不约而同都在心头浮起一份相惜之意。

  二人剧斗近百招方缓了下来,借着树枝的起伏调节体内一片紊乱的内息。苏探晴轻抚肩头被撕开的衣衫,回想刚才惊险万状的情景,心头暗惊。那时他急于跟上黑衣人,稍有响动立时被黑衣人发觉,突施反击。这黑衣人的应变之敏捷也还罢了,最可怕的是他本是朝楼内使力,竟能于半空中不合常理地逆力倒翻而上,武功上实有惊人之处。

  苏探晴想来想去,炎阳道中几位成名人物中却没有类似的高手。微一拱手,轻声发问:"这位朋友好俊的身手,却不知是何来路?"

  黑衣人目光闪烁,冷然反问道:"既是蒙面夜行,岂能随便告知?"

  苏探晴微微一笑:"只看刚刚一并收手之举,可知兄台素来为人光明磊落,又何必遮掩行藏?"

  黑衣人目中闪过一丝笑意:"你错了,我平日做得皆是最见不得人的勾当。"

  苏探晴听说话似有深意,正要继续发问,却听得小楼中微有响动。只见那黑衣人眼中寒光一闪,轻声道:"你我道不同不相为谋,后会有期。"足下微一用劲,毫无预兆地弹起,朝黑暗中飞去。

  苏探晴虽听到小楼中稍有动静,但料想若是被人发现自然早就叫嚷起来,或只是房内人起夜,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他心知这黑衣人轻功极高,让他走远了只怕再难追上,而自己初来洛阳对营救顾凌云一事没有半点头绪,如何肯轻易放走了这个"盟友",急忙飞身赶去,口中还笑道:"兄台慢走。初次见面,又怎知彼此道不相同?"

剑气侠虹

剑气侠虹

作者:时未寒分类:古典仙侠点击: 22723  

  • 番大事&"

      小牧童大笑:"看不出你小小年纪就一付老江湖的口吻,现在要什么名气呀,学好了本领以后才能做一番大事业。"

    2020-11-25 01:59:38详情点赞(0)回复(0)
  • :"&...

      左边神像犹豫道:"我看这两个小子有趣,倒不忍废了他们......"

    2020-11-26 03:28:34详情点赞(0)回复(0)
  • 牧童刚&站住!

      小牧童刚刚推开庙门,就听到一个声音喝道:"站住!不要过来。"

    2020-11-25 12:05:08详情点赞(0)回复(0)
  • 稍安心&里岂不

      小顾吓了一跳,他记得父亲说过这三人十分自私重利,若不收钱便不取人命,本来尚稍安心,谁知听这神像如此说,心头鹿撞,心想若是不明不白死在这里岂不是冤枉?

    2020-11-24 08:48:1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